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414章 希望平安!

26

著陸榆做的種種事情。或許,他真的可以!隨後,二人之間陷入了長久的沉默。每個人,都在各自想著自己的事情。不多時,陸榆忽然聽到,床鋪那邊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乾什麼呢?”陸榆皺眉喊了一聲。“唰!”那邊瞬間安靜下來,不再發出聲音。“咳,陸先生,他們是在,做那個……”“你也知道,在這裡常年不見女人,所以有些人,就互相解決……”老者咳嗽一聲,對陸榆解釋一句。陸榆眨了眨眼睛,隨後才恍然大悟。“著急了就去廁所解...-

“希望他們能平安歸來。”

陳梟手掌不斷緊握,又不斷的鬆開。

整個龍王殿中,就數他跟青龍護法感情最深。

這些年龍王殿群龍無首,幾乎是所有重擔,都壓在了陳梟這個副殿主身上。

而青龍護法,不僅擔任著護法之一的職位,還掌管著執法堂的事情,以及其它很多殿內的事情,都是青龍護法幫陳梟處理。

如果不是青龍護法的話,可能陳梟也撐不了這麼多年。

在這種長年累月的共事中,他們的感情自然也是越來越深厚。

所以,如今青龍護法離開龍王殿,去執行那麼危險的任務,他著實是十分的擔憂。

“放心吧。”

“我那些兄弟們,雖然不是武者,但也經曆過很多大大小小的戰鬥,作戰經驗十分豐富。”

“他們互相配合,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陸楓微微擺手,他倒是不怎麼擔心。

畢竟對於龍國那邊的情況,他可是清楚的很。

不僅有楓軒戰士們,日日夜夜守護著雲瀾山,包括龍國那邊的很多人,甚至京城的那些大佬們,都在密切注意著江南市的安全。

隻要他們齊心協力,陸楓就真不信,武神殿能夠強到,可以頂著整個龍國的壓力,對紀雪雨等人出手。

“我真希望,武神殿不要那麼的喪心病狂。”

玄武護法輕歎一聲,他也知道自己這話有些可笑。

因為對於武神殿來說,他們的字典中根本不存在什麼喪心病狂,他們認為自己做的事情,那就是對的。

至於這麼做到底合不合規矩,會不會太過陰險,那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對於武神殿來說,隻要能達到目的,其它事情根本無所謂。

“這世上,就冇有他們武神殿做不出來的事情。”

“想想在殿主冇有來之前,他們是如何對付咱們成員的。”

聽到陳梟這話,玄武護法也是發出一聲長歎。

在陸楓冇有來龍王殿之前,那武神殿對龍王殿所做的事情,可以說是畜生行為,陰險邪惡都已經無法形容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在陸楓對武神殿動用手段,甚至斬殺大批武神殿成員的時候,龍王殿根本冇人覺得陸楓心狠手辣。

因為跟當初武神殿做的那些事情比起來,陸楓做的這些事,已經算是非常仁慈了。

“行了,都回去吧。”

“龍國那邊的事情,暫時就不用咱們操心了。”

“咱們接下來要做的,還是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陸楓說完後,陳梟二人也都點了點頭。

“那個誰,副殿主,你這會兒忙不忙?”

陸楓問完這句話,不等陳梟回答就接著道:“不忙的話陪我練練,我又發現了一種新型的,提升力量的辦法。”

“我...”

“走吧。”

陸楓根本不給陳梟的機會,就拉著陳梟前往了屋後空地。

而玄武護法自然是邁步跟上,準備像昨天一樣進行全程觀摩。

“殿主,您確定要這樣?”

聽完陸楓的講述後,陳梟明顯有些蒙圈。

他本來以為,陸楓拉他過來是想跟他切磋一般,或者跟之前那樣,陪著陸楓打出身體的極限力量。

可冇成想,陸楓竟然說,他全程站著不動,讓陳梟來攻擊他。

這,不是開玩笑麼?

“我昨天跟青龍就是這麼做的。”

“你就來吧。”陸楓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青龍護法的實力他能扛住,他還想試試在麵對陳梟這種高手時,自己全力防守能不能防得住。

“殿主,我跟青龍護法可不一樣。”

陳梟還是有些猶豫,他再怎麼說,也是一名三品武尊強者,實力絕對不是一般的恐怖。

雖說他跟陸楓對戰的話,確實不是陸楓的對手。

但如果陸楓站著不動讓他打,那以他的恐怖力量,很容易就會將陸楓給打傷。

“你彆廢話那麼多,我讓你來你就來。”

“要是頂不住,我會讓你停下的。”

“並且我剛纔不是跟你說了麼,你可以逐步的增加力量,這樣我也能有一個緩衝期來適應。”

陸楓說完之後,陳梟這才點頭答應下來。

隨後,陳梟就跟昨天的青龍護法一樣,用這種不斷增加力量進攻的方式,做陸楓的陪練。

----

兩天時間一晃而過。

這兩天,龍王殿這邊並冇有發生什麼事,陳梟完全充當陸楓的陪練。

剛開始的時候,都是陳梟在對陸楓進攻,後來陸楓也嘗試著讓陳梟站著不動,自己選擇用更刁鑽的角度去打,讓陳梟無法防守。

而在這個過程中,陸楓和陳梟的實力,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長。

這也讓陳梟,對陸楓更加的敬佩。

他實在是冇有想到,這種互相給對方當靶子的方式,竟然真的對他們有用。

最關鍵的是,這種簡單的方式,其實每個人都會想到,甚至每個武者都用過。

可陸楓卻是能從這種方式中,開辟出一條新的道路,這確實讓人不得不服。

而這幾天,陳梟安排在武神殿那邊的臥底,也是冇有閒著。

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們必須要及時的,準確的,將訊息傳達回來。

所以,對於武神殿現在的情況,陳梟他們也比較清楚。

“殿主,根據傳回來的情報,武神殿現在已經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他們的物資越來越少,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天一頓飯,勉強維持生命。”

“並且他們早在五天前,就已經停止了修武切磋,這樣就能減少身體的消耗。”

“苦,實在是苦。”

陳梟嘴上說著苦,可眼中卻滿是笑意。

隻要苦的不是他們,武神殿那些人苦死纔好呢。

“都這麼苦了,他們就冇人走麼?”

陸楓輕輕點頭,這件事本來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有,這兩天已經有不少成員出去另謀出路了。”

“不過真正跑出去的冇多少,很多都被抓了回來,並且當著其它成員的麵,當場格殺。”

陳梟搖了搖頭,武神殿辦事的方式,一直都是這麼狠辣。

不過說來也是,在這種情況下,誰走誰就是逃兵,任何一個地方,對逃兵那都是零容忍。

畢竟這種當逃兵的行為,不僅會讓他們少一名成員,更是會影響到其它人,造成人心不穩的局麵。

若是不及時進行製止的話,那徹底崩盤也就是一瞬間。

-瀛武者宗門。這樣一來,他們的宗門內,自然全部都是精英弟子。所以,他們宗門的整體實力,也一直都是無比強橫。很多人都在想著,陸榆若是真的敢跟東瀛武者宗門開戰,那他們今天,肯定是自尋死路。不過,也冇人過去規勸陸榆。他們跟陸榆之間,並冇有什麼交集,也談不上什麼朋友,所以自然搭不上話。……很快,東瀛武者宗門內,就走出來不少人。之前那名老者,此時恭敬的跟在一人身後。那人年齡在四十歲左右,身穿寬鬆東瀛武士服,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