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402章 拚得過麼?

26

傳來一聲聲語氣不善的嗬斥聲。“房租該交了啊!上回跟你們說的漲五百,那就必須得漲!”“彆以為你弟弟很能打,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房租一分都不能少,我也不是吃素的。”房門外,房東那色厲內茬的聲音響起來。紀凝雪無奈搖頭,這房東要是不怕陸榆,怎麼不等陸榆在家的時候,來要房租呢?“知道了。”紀凝雪輕聲回道。“記住,最多兩天時間,要是再不交上,你們就趕緊搬走吧。”房東冷哼一聲說完,這才轉身離開。紀凝雪想了一下...-

霍慎之從雲姒開始準備給萬錚手術,就已經在屏風後麵了。

雲姒他們過分的專注,所以一直冇有注意到。

“九爺!”雲姒趕緊從地上起來,把身上的衣服脫了,扔在了角落裡麵,還囑咐陸鶴:“燒了就行。”

“好了?”士兵推著霍慎之上前,看了一眼萬錚現下已有血色的腿。

雲姒剛要開口,萬錚就壓著激動,粗聲粗氣地道:“九爺,這小兄弟,真乃是神仙啊。要是早一些出現就好了,咱們軍營裡麵的那些兄弟,也不至於落得個斷手斷腳,隻能回家安置的地步。”

說罷,還惋惜地長歎了一聲。

雲姒笑著道:“現在還不算是完全治好了,後期萬副將不發燒,纔算是可以。”

霍慎之頷首,示意那血漿袋:“那是何物?”

雲姒:“血,因為在醫治的過程中,傷者可能會失血過多,所以得給萬副將輸血。”

陸鶴原本是想要攔住雲姒,叫她不要說的。

誰知道,晚了一步。

“怎麼了?”雲姒看著陸鶴一張臉都擰巴了,又看向了萬錚。

萬錚正在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她。

“你給我輸血?”萬錚狠狠地吞嚥了一口,“那是誰的血?我爹的還是我孃的?”

雲姒還有些不明所以,“彆人的血啊,我早早準備的,適合你血型的血。再說了,你爹孃的血型,也不一定合適你。”

萬錚咬住下唇,一拳捶在了床板上:“你你你你……你怎麼能胡亂給我輸彆人的呢!那我還是我爹的兒子嗎,我身上流的,豈不是彆人的血了?”

雲姒:“……”

“九爺……”雲姒警惕地走到了他的身側,伸手就抓住了霍慎之後背的輪椅靠背。

這古代的人,對血脈觀念,也太強了。

“我還是我爹的兒子嗎?”萬錚淚眼婆娑地看著陸鶴,見陸鶴不說話,又看向了霍慎之,“九爺……這……這可如何是好,我身體裡麵,有彆人的血了!”

“嗯。”霍慎之應了一聲。

雲姒還以為九爺要說點什麼呢,冇想到直接給應了。

一下子,萬錚一個糙老爺們,更加的難受了。

一覺醒來,忽然變成了彆人的兒子,這誰能受得了?

“你先出去。”霍慎之吩咐雲姒。

雲姒也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跟一個古代的人講,關於這血脈的事情。

“血就是血,頂多隻有血型的區彆,哪有什麼高低貴賤,身份符號之分?”雲姒嘀咕著,收拾了醫藥箱,轉身就走。

外麵的天,都已經暗了。

營地裡,到處是帳篷。

火把的光,照在雲姒的小臉上,看著暖意洋洋。

她纔出來,就被一群笑容洋溢的年輕士兵圍住了。

“哎,聽說你把萬副將斷了的腿都接起來了,是真的嗎!”

“是真的我作證,我親眼看見萬副將的腳指頭都會動了!”

“神醫啊!這麼年輕,醫術就這麼厲害,你能給我們九爺把雙腿治好嗎,這樣他就又能上陣殺敵了!”……

雲姒笑容洋溢,被簇擁著,直接到了營地吃飯的地方。

其他的士兵瞧見了雲姒,也全圍了上來,擁著坐在她的身邊,一個個地翻出了什麼豬肉乾,牛肉乾,點心乾果,要招待她。

“大男人吃什麼乾果,來,咱們喝酒,邊喝邊說!”

做大鍋飯的大爺抱著一罈子酒,直接塞在了圍著火堆席地而坐雲姒懷中。

“神醫,來,喝!”

-這個,是凝雪的生母留下來的,當年她留下了一百萬,還有這些東西。”“我想了想,還是交給你最合適,至於你要不要告訴凝雪她的真正身世,那就全憑你做主吧!”紀玉樹一邊說著,擦了擦眼角,就把盒子放到了陸榆麵前。好在這個小盒子,倒是冇有什麼鎖,陸榆輕輕打開,一個造型精緻的吊墜,瞬間映入眼簾。吊墜大約有大拇指甲蓋那般大笑,通體湛藍色,看起來異常好看。像是水滴,又像是一顆眼淚的形狀。明明隻是一片玉石,入手卻是一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