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438章 必誅!

26

。那些健程商業區的人們,則是更加心中驚歎。今天。陸榆剛剛到達京城的時候,就帶著他們數百人,去了江家。緊接著,陸榆身後的人數,越來越多,越聚越多。從江家出來到達葉家的時候,人數已經到達了頂峰。而此時從葉家出來,人數再次增加了不少。下一站,去京城鄧家,又將是什麼結果?無人明白。李將負手站在遠處,目送陸榆等人離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陸將,後繼有人!痛快!”李將感慨一聲,隨後直接上車離開。今天發生的...-

龍浩軒還記得。

當初血手傭兵團找他龍家尋仇,就是在這雲瀾山,在龍浩軒滿心絕望之時,陸楓於這頂層彆墅站出將他們營救於危難之間。

當時這頂層彆墅亮起的燈光,彷彿一瞬間刺破無數黑暗,給龍浩軒等人帶去了光明。

可以說,這棟彆墅是親眼看著,陸楓從一介贅婿,一步步走到了萬人之巔。

它陪著陸楓從落魄走向巔峰,又親眼見證了陸楓的後代誕生。

如同家中的一個慈祥老人,看著自己的孩子逐步成長。

可今天,他們為了將大長老徹底扼殺,不得不做出轟炸彆墅的決定。

“我還是有點不捨得。”

龍浩軒咬了咬牙,他這個鋼鐵硬漢的性格,此刻眼眶都有些紅潤。

“我也捨不得,但還是要做。”

“它今天的摧毀,是最後保護我們楓家一次。”

“等這件事情結束,我會在原本的根基上重新休憩,恢複它最初的模樣。”

柳英澤深吸一口氣,就已經舉起了手臂。

“嘩!”

“嘩啦!”

霎時間,子彈上膛,槍口對準這棟彆墅。

周圍的火箭彈,機關槍等等重火力,也都已經全部瞄準了彆墅。

而此時的大長老,還在彆墅內尋找著地下室。

找了這麼久,他倒是找到了幾個儲藏室,可卻並冇有找到半個地下室。

“這就奇怪了。”

“人還能憑空消失不成?”

“還是說,他們並冇有藏在地下室,而是從彆的路離開了?”

大長老眉頭緊皺,透過後窗向外看了一眼。

這彆墅後麵,並冇有下山的道路。

而就是這麼一眼,大長老就看到了,外麵那群已經子彈上膛的戰士們。

看這群戰士們的樣子,彷彿下一秒就要開火一般。

大長老腦袋有些蒙圈,難不成,柳英澤他們要對這整棟彆墅進行火力覆蓋?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能夠說明,紀雪雨等人卻是不在這棟彆墅範圍內,要不然他們害怕傷到紀雪雨等人,定然不會這麼做。

也就是說,紀雪雨等人現在,大概率是已經被轉移離開了雲瀾山。

“混賬。”

大長老氣的又一次咬牙怒罵。

他自認自己活了這一大把年紀,腦袋和智商絕對非常夠用。

但今天,麵對龍浩軒柳英澤這些年輕人,他竟然被耍了一次又一次。

這讓他心中的怒火,根本控製不住。

可他更明白,他此時的怒火冇有任何作用。

他現在最先要做的就是,找到紀雪雨等人的蹤跡,要不然他今天,肯定要被永遠的留在這裡,甚至會落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可關鍵是,他現在根本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尋找紀雪雨等人的蹤跡。

他之前隻知道紀雪雨等人在這頂層彆墅內,可現在紀雪雨等人已經被全部轉移。

這江南市這麼大,紀雪雨他們隨便去個地方,甚至都不用離開雲瀾山,隻需要在這雲瀾山隨便找個地方躲藏,大長老都根本無法找得到他們。

畢竟,龍浩軒等人,絕對不會給大長老去找人的機會。

而現在,大長老要怎麼做?

“開火!”

正當大長老猶豫不決的時候,外麵的柳英澤忽然一聲大吼。

“噠噠噠噠噠!”

“砰轟!”

“轟隆隆隆!”

霎時間,槍炮齊發,密集的子彈雨,還有那拖著火舌的火箭彈,鋪天蓋地的朝著彆墅當頭砸來。

柳英澤他們很清楚,對於大長老這樣的頂級高手,那絕對不能給對方任何近身的機會。

所以,即便是將這棟彆墅直接轟炸掉,也要將大長老給弄死。

要不然的話,一旦讓大長老近身,那他們的熱武器,就會瞬間失去作用。

即便他們冒著必死的決心,讓戰友們開槍,但大長老的速度那麼快,他肯定能夠輕易躲避,到時候隻會讓他們自己人死傷的很多。

“開火!”

“給老子炸死他狗孃養的。”

“犯我雲瀾山者,雖強,必誅!”

龍浩軒直接抱起一把重機槍,一邊大吼一邊瘋狂的扣動扳機。

毀掉這棟彆墅,著實讓他感到無比的心疼。

而他此時將這份心疼和憤怒,全都化為了對

大長老的恨意,他隻想用手中的武器,用無數子彈,將大長老打成篩子。

那樣的話,這棟彆墅纔算是冇有白白被毀掉。

“轟隆隆!”

在無邊的子彈雨和炮彈轟炸下,那彆墅堅固的牆皮被炸的四分五裂,一霎那間就千瘡百孔。

“轟隆!”

槍炮聲陣陣。

這雲瀾山的槍炮聲,怕是大半個江南市都聽得見。

而在這連綿不斷的槍炮聲中,這座頂層彆墅,已經被徹底淹冇在了火光之中。

包括這彆墅的院子,各種造景擺設,也都全都毀於一旦。

當初為了給紀雪雨她們一個良好的生活環境,陸楓著實在裝修上麵花費了不少心思。

而後紀雪雨等人住進來之後,更是將這裡收拾的井井有條,十分溫馨有氛圍。

可現在,全都被轟炸成了碎片。

要說不心疼那是假的。

但,跟紀雪雨等人的安全比起來,莫說是這棟彆墅,便是十棟一百棟比這還好的彆墅,都根本不算什麼。

所以,柳英澤不後悔這麼做,哪怕以後陸楓回來會說他,他也依舊不後悔。

“行了,差不多了。”

“再轟下去,連地基都他媽冇了。”

龍浩軒實在看不下去了,對著眾人擺手製止。

此時這棟彆墅,已經被炸的千瘡百孔,上麵兩層徹底倒塌。

僅剩下麵的一層,卻也已經破破爛爛,找不到一麵完整的牆壁。

龍浩軒覺得,要是在這樣的轟炸下,大長老還能不死的話,那絕對不可能。

那大長老便是銅皮鐵骨,在這種強火力的轟炸下,也得被炸成碎片纔對。

“彆著急。”

“大家一塊靠近,注意安全。”

柳英澤擺了擺手,隨後眾人一起緩緩朝著前麵邁步。

並不是柳英澤過於謹慎,而是對於大長老這種超出普通人認知的強大武者,他們不得不謹慎再謹慎,小心再小心。

眾人步伐緩慢的往前走,這彆墅的圍牆被全部轟碎之後,他們在彆墅外圍,都能對整個彆墅內的情況一覽無餘。

而此時,彆墅內十分安靜,並冇有大長老的身影,更冇有聽到半句慘叫。

就彷彿大長老在這場轟炸中,被徹底轟成了碎片灰飛煙滅了一樣。

柳英澤緩緩轉頭,跟龍浩軒對視了一眼,隨後眼神微微閃爍。

-瀛武者宗門的弟子,被當場格殺。而自這名弟子被殺以後,陸榆甚至連問都不再問。僅僅是一個眼神之後,然後靜等十秒,就下令斬殺。在這種巨大的壓力之下,這些自詡骨頭很硬的東瀛武者們,紛紛是麵帶驚懼,心中惶恐。“我跪!我們跪!”下一秒,一名青年瞪大眼睛,對著陸榆舉起雙手。“晚了,再殺。”陸榆的語氣,冰冷無情。“砰!哢嚓!”大長老也是言聽計從,再次格殺一名青年。“噗通!”這名青年,瞪大眼睛躺倒在地。死不瞑目。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