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412章 保證!

26

嗎?”“哪怕是江南市的龍氏集團,在陸家麵前也是屁都算不上,你告訴我陸榆是陸家子弟?”“你真以為陸榆姓陸,他就能跟陸家扯上關係了?他也就是占了陸這個姓氏罷了!”“我告訴你,我還姓湯呢!大明星湯唯就是我女兒嗎??”湯秋雲語氣無比蠻橫的說道。“媽你不懂,我其實之前就有猜測,隻是一直不敢往那個方向去想罷了!”“咱們現在坐著的賓利慕尚,還有那中心彆墅,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這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拿出來的,就...-

無論是從楚國境內發家,還是在楚國之外南征北戰,楚嬴曾經做過的事情並不算什麼秘密。

或許他暗中還有其他成績,但擺在明麵上的成績隻要肯費一番功夫,都是能收集到的。

而在楚嬴這一係列發家史中,仔細想想就會發現,無論楚嬴走到何處,似乎都有人願意提供幫助。

他彷彿總能在無形中將自己所能遇見的人全都變成友軍,甚至連此前在北元時,北元皇帝蕭啟年都不惜千裡奔襲,來營救楚嬴。

歸根結底,卻是因為從始至終,楚嬴都有一顆能容天下之心。

“兄長,你在想什麼呢?”

香香見到夏維聽完自己講述來龍去脈,就陷入了沉思,忍不住出聲打斷。

夏維這纔回過神來,歎了口氣道:“香香,從今日開始,你就留在楚國吧,等羅刹十二城城破之後,我會再來看你。”

他抓起香香的手,柔聲道:“委屈你了。”

“兄長,香香不委屈。”

香香搖了搖頭,她這番話倒是真情實意,在剛纔與楚嬴那一番交談之前,她或許還會有這樣的念頭,但自從見過楚嬴之後,她對楚嬴的看法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至少她相信,自己接下來在楚國這段日子,不會遇到太多刁難。

“如此便好。”

夏維的眼眶有些泛紅,此刻他的心中愧疚萬分。

楚嬴會不會善待香香是一回事,可她終究是以人質的身份被送到楚國。

想到這裡,他便越發覺得自己無能,不僅正麵戰場上一次冇贏過,就連給自己的妻子報仇,還得靠自己的妹妹委曲求全。

他還想再說些什麼,但張張嘴又感覺,自己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是徒勞。

“香香,保重。”

他又揉了揉香香的腦袋,這才下了馬車。

在他轉身那一瞬,夏維臉上的表情瞬間收斂,等他在來到楚嬴麵前時,隻剩下了無悲無喜的淡漠。

“陛下既然已經答應,不知準備何時動手?”

他現在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推翻羅曼諾夫皇室的統治,帶著香香回到草原。

哪怕到時香香還願意留在楚國,那也是她自己的選擇,但至少到時候的香香是自由的,絕不是如今作為一名質子毫無尊嚴的留下。

楚嬴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不知將軍覺得應當何時動手?”

“最好是明日。”

夏維一天也等不下去,他現在滿腦子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攻入皇城,將那三皇子千刀萬剮。

誰知楚嬴卻搖了搖頭:“不,我覺得將軍把此事想簡單了。”

根據楚嬴得到的情報,北麵羅刹十二城的十一名領主各自擁兵十萬,羅曼諾夫手中更有一支二十萬人的皇城守衛隊,相比之下,楚國的軍隊在羅刹十二城麵前不過是個領頭,就算加上銀狐軍團,也還不到他們兵力的一半。

三皇子就算真是個白癡,她身邊的人也肯定不傻,加上此前夏維麵對楚國屢戰屢敗,不出意外的話,肯定會對夏維心生提防。

在絕對的人數差下,隻要對方不想著反攻,他們是肯定冇法攻破任何一座城池的。

被楚嬴這麼一提醒,夏維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確忽略了三皇子這一點。

他麵色凝重,有些凝重的問道:“陛下,如今之計,我們應當怎麼辦?”

“將軍今日前來,知道的人多嗎?”

夏維搖搖頭:“不多,除了我的幾名心腹之外,其他人都還不知道我的決定。”

楚嬴這才鬆了口氣,如果此事在草原上人儘皆知,相信要不了多久,羅曼諾夫就能收到訊息,但既然他們還不知道,那就說明還有斡旋的餘地。

沉吟片刻之後,楚嬴又繼續道:“既然如此,不如請將軍親自前往莫城一趟,向羅曼諾夫質疑此事,如果朕猜得冇錯,羅曼諾夫表麵上不僅會給你補償,暗地裡還會接管這場戰爭。”

銀狐軍團的人全都是夏維的心腹,也是夏維最大的底牌,和其他皇帝與臣子關係區彆最大的地方,也就在這裡。

就算夏維願意交出兵權,羅曼諾夫肯定也清楚,他是無論如何都冇法控製這支軍隊的。

相比之下,他最好的選擇就是另外派出一支軍隊接管這場戰爭。

隻要能在草原之外解決掉這支兵力,再度攻打莫城時,自然會輕鬆許多。

被楚嬴這麼一頓分析,夏維頓時眼前一亮。

“妙啊,陛下這番算計,當真神妙至極,你們楚國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這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裡之外。”

他話音落下,就見到楚嬴用一種微妙的眼神看著自己,稍加思索,連忙改口道:“應當說,是我們楚國。”

這模樣倒是把楚嬴給逗樂了。

“將軍無需拘束,等這一仗打完之後,我們再去商量其他。”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三皇子自從害死了索菲亞之後,就意識到自己辦了蠢事,連夜帶著皇家守衛隊的士兵一路逃回了莫城。

在得知此事之後,羅曼諾夫鼻子都被氣歪了,把三皇子給抓起來抽打了幾十鞭子,打入了大牢中。

然而事情既然發生了,就不可能這麼草草結束。

所以在處理完了三皇子之後的第二天,羅曼諾夫就將心腹全都召到自己的書房中。

此刻能坐在書房中的,無不是在羅刹國舉足輕重的官員臣子,以及皇室成員。

翌日,書房內,大臣們麵麵相覷,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就在眾人都等得不耐煩的時候,羅曼諾夫終於來了。

“諸位,朕今日將你們喊來,是有一件大事要和各位商量。”

他簡單將三皇子在草原上的所作所為講述一遍,大臣們聽完這些講述,無不是義憤填膺。

“無恥,當真是無恥至極,身為皇室成員卻做出這般粗鄙之事,簡直是有辱皇威。”

“陛下,這三皇子強搶民女,還濫殺無辜,按照朝廷律法,應噹噹眾斬首,以儆效尤。”

大臣們一時間都在責怪三皇子行事下作,但聽著他們的交談,羅曼諾夫越發麪色鐵青。

-將陸家建造的更好罷了。”陸榆片刻不停,說出了心中的所有心裡話。這些話,也一直是陸榆的人生價值觀,從未覺得自己地位高了,就可以看不起彆人。“榆少爺,我知道您的品性,確實是這樣的,從來冇有改變過。”“但,命格這個東西,您真的不能不信。”“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老奴如今,也算是到了知天命的年紀,有很多事情,也是從不信,慢慢開始信了。”劉萬貫的語氣,滿是感慨。想當年他年輕的時候,也是一腔孤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