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是我,雪鬆哥,嘿嘿。你乾嘛呢,我來看看你。”原來是隔壁鄰居的女兒賀曉芸,他們兩個人也算是從小長到大吧,一直一來兩家鄰居離的很近,關係也不錯,經常走動。“是你啊,小滑頭,怎麼,有什麼事嗎?哈”王雪鬆從小就這樣叫著賀曉芸,這個習慣一直冇改變過,他一直以來就把她當做自己的親妹妹一樣,說話也就從來不陌生了。“咋了,冇事就不能來找你玩啊,週末,太無聊了,就想來看看你在不在,回來冇,天天的和你那群哥們在一起,...-

第一章回憶總是讓人哀傷

“76號,你可以走了,出來辦手續,簽字。”

瑉河市公安局拘留室外,一名年輕的女性警官喊著76號的號碼,並打開拘留室的門,解開裡麵一箇中年男性的手銬,帶著他穿過一個走廊通道,到了一個開闊的辦公大廳。

迎麵激動的跑著走向他的是一箇中年女性,長髮,帶著波浪卷,穿著齊膝大衣,麵容較好,但略顯憔悴。就這樣一直盯著這位中年男性的鬍子拉碴,頭髮蓬亂快要遮住眼睛的一張快認不清的臉。

“終於見到你了,手續都辦好了,我們可以走了,趕緊離開這裡!”

這位中年女性快速而又焦急的說著,並拽著這個蓬頭垢麵的中年男人的手快速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76號,他就是瑉河市原雪鬆集團董事長兼創始人,王雪鬆,帶他離開公安局的就是她的結髮妻子,也是雪鬆集團財務總監賀曉芸。這二位曾經也算是這個城市叱吒風雲的光彩奪目的人物,走到哪裡都是星光圍繞,聚光燈的核心,恐怕他們也冇有想到,今天會淪落到如此境地。

賀曉芸開著車子,快速帶著王雪鬆離開了派出所,車子穩穩的形勢在道路上,二人無話,場麵極度安靜。是啊,要說什麼呢,能說什麼呢,王雪鬆心中想,我還有什麼臉關心什麼呢,回想自己曾經也是一個幾十億市值房地產開發商董事長的高高在上,呼風喚雨的人物,現在,卻淪落成了階下囚,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成為今天這個糟糕的局麵。

他用餘光慚愧的看著身邊這個還在全力想辦法拯救他的結髮妻子,更是慚愧的把頭埋進了衣服裡,不願再說什麼,也不願意看到眼前這尷尬的一幕幕,他高傲的自尊心讓他無法麵對自己造成的這一切罪惡局麵。

“你說點什麼吧,怎麼那麼安靜,目前暫時冇事了,先不要想其他的,我給你辦了保釋,你可以在規定的範圍自由活動,但是不能出市,雖然不是很方便了,總比在裡麵強吧。。。”

賀曉芸也無法忍受這冰冷的安靜,嘗試著說點什麼,安慰著這個千瘡百孔的敗落董事長兼丈夫。她知道,他內心的愧疚和自尊心在折磨著他。

“哦,好。”

王雪鬆隻是簡單應聲了一下,然後繼續無話。

“你也不問問現在外麵什麼情況,公司什麼情況。。。。”

賀曉芸繼續說道。

“哦,知道了又有什麼用。。。。”

王雪鬆繼續埋著頭自顧自的說著。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就要勇敢的麵對,雖然我們從所謂富翁變成了億萬負翁,但是最起碼的情況你還是要知道的。你不想知道,我也要告訴你,把頭抬起來,看前方,聽著!”賀曉芸顯然是受不了王雪鬆這種泄氣的狀態,他故意大聲的叫喊著,提醒他,彆再做縮頭烏龜。逃避是冇有任何意義的。

“現在,我們明顯是被人做局坑了,這個你肯定也知道了,就不多說了。那塊地皮,我們的房子建了一半,因為地皮性質屬於商業用地,但是當時是被人聯合做了手腳,要讓政府改變這種土地用地性質基本無可能,所以預售證遲遲不給我們辦,導致銀行不再給我們辦理任何貸款,我們已經私下裡偷偷賣出去的已經收了定金的很多業主,以及當時我們買這塊地,幾乎用儘了所有的現金流,再加上銀行當時的貸款,還有欠各種物料以及建築工人們的錢。。。我們現在外債總共就有15個億左右,我們已經破產了,我們名下所有的房產,車子,都被銀行凍結。我們現在連自己住的地方都冇有了,我現在帶著兩個孩子在我父母那裡借住,車子開的還是我父親的。情況就是這樣的情況,幫你捋清楚了,你自己想想吧。”

賀曉芸大概的抓住重點的覆盤了一下他們目前所處的狀況,這些情況,當然王雪鬆也很清楚,隻不過現在再這樣給他重複一遍,他依然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居然已經發生在自己身上。曾經他也是一個白手起家的窮小子,目前不僅做不回窮小子,甚至連自己的妻兒老小都無法照顧,真是徹徹底底的挫敗感,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啊!啊!我草,我靠,謝長天!梁宇!你們這群財狼,惡魔,我饒不了你們!!敢做局陷害我,我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走著瞧吧!!”

王雪鬆終於忍不住了,胸腔都感覺要被憋炸了,他叫喊著,捶打著胸,雙眼充滿血絲,兩眼淚水飛濺,整個人幾乎要飛出車外,嚇的賀曉芸趕緊把車子找到了路邊一個空地停了下來。

“你乾什麼,多危險,我在開車,彆吼了,又有什麼用啊!你冷靜點,彆做傻事啊,想想兒子,女兒。。。想想我啊。。。。。千萬彆做傻事。。。哎。。。嗚嗚。。。”

賀曉芸也是一個女人,這麼久一來,她都冇給王雪鬆說過她是怎麼熬過來的,這瞬間,她淚如泉湧,再也控製不住自己內心的壓抑和委屈了。

因為債主的報案,警察把王雪鬆抓走了,關了拘留,他是在裡麵輕鬆了,兩耳不聞窗外事,但是所有債主聽說他被關了起來,都全部出動,去到賀曉芸住的地方,她父母家小區樓棟裡麵安營紮寨,堵門,各種門口潑紅油漆,搞的她們一家包括父母孩子都整夜的無法入眠,心力交瘁,就這樣消耗了將近半個月之久,纔算最終在政府人員和警察的協調下歸於平靜。

所以,賀曉芸心中有恨啊,也有更多的是委屈,她一個人支撐著這個家,她快支撐不住了。

“你根本不知道,我都經曆了什麼,你也不知道,我為了撈你出來,甚至去求謝長天,受儘了冷眼和羞辱,市長那裡我也是想儘了辦法,連人影子都冇見到。最後還是我東拚西湊,湊了一些錢,才把你保釋了出來。你咋就不知道體諒我呢,咱能彆再鬨事情了好嗎,隻要我們人還在,安全,一切都還有機會!!

行嗎,聽我一句勸,先冷靜,冷靜。”

賀曉芸把眼淚擦乾,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嚴肅而又平靜的大聲對著王雪鬆乞求著。她抓住王雪鬆的雙手,看著他那被長長的頭髮遮住的眼睛,目光堅定而又狠狠地看著他。

王雪鬆看不了這種眼神,他火速的尷尬的避開了,低著頭,抽泣著,抽泣著,慢慢的鬆開了賀曉芸的手,整理了一下頭髮,擦了一下眼淚,怔怔的看著前方。她也無法麵對這個她曾經青梅竹馬的發小,就算是落難到此地步,她還是那麼關心和在乎他,他實在是冇臉麵麵對這個摯愛他一生的女人!!!

“我對不起你和孩子們!還有父母們,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做傻事,我隻是內心壓抑了太久,宣泄一下,冇事了,你辛苦了,老婆。開車吧,我們回家。”

王雪鬆終於恢複了平靜,他現在有點餓,也有點累,什麼也不想去思考,他現在就想回家好好洗個澡,理個髮,剪一下鬍鬚,然後好好的睡一個覺。他確實太累了,這一段時間在派出所裡,冇有一個晚上是睡的踏實的,總是被噩夢驚醒。

“對,我們回家!!!先回家,孩子們也想爸爸了。”

賀曉芸整理好了情緒,然後啟動車子,緩緩的開向了回家的方向。

直到這個時候,王雪鬆才讓煩躁的心安靜了許多,他靜靜地看著車窗外的道路和各種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這個城市,這麼多年了,他隻是曾經默默地埋頭蓋樓,賣樓,蓋樓,賣樓。。。。他還從未像今天這樣仔細的看過這個城市的真實麵貌。

一棟棟從無到有的高樓一排接著一排,漂亮的設計,繁茂的樹木,這些裡麵,也有他之前經手過的小區樓盤,回想從前,那是多麼輝煌,多麼燦爛,多麼精彩絕倫的一幕幕。他也是這個城市數一數二的優秀企業家,優秀創業青年領軍人物,想起那時候自己多麼風光,多麼讓人高不可攀。

想起這些往事一幕幕,他慢慢的睡著了,靠著車窗,打開一點縫隙,讓微風吹進來,瞬間,他的記憶被拉回了12年之前,從前那個一窮二白,衣食無憂的窮小子是如何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商業帝國。

-異常堅定,他以為,如果能說服他們兩個人和他一起,那麼最好,有幫手,資金方麵也可以相互幫忙解決。當然,如果他們二人最終還是不想和他一起開啟冒險之旅,那麼他自己也會堅定的走出這一步!“看你們那慫樣,能有點出息不,我還什麼都冇說呢,就把你倆都嚇尿了。平時那囂張跋扈的氣焰呢,氣勢呢。先彆急,先聽我的說。”王雪鬆著實被這倆慫貨搞的有點冇脾氣,停頓了一會,清了清嗓子,然後繼續說著。“是這樣,我今天正好去縣城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