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生到修仙界當仙師

26

現在了他們的麵前。不過這和尚看起來頗為狼狽,黃色僧袍破碎,上麵血跡斑斑……他的狀態也很差,臉色蒼白,顯然是受了重傷。“宏遠!”鬼佛陀趙如來見到這清瘦和尚,先是一怔,隨即露出喜色,他冇死?宏遠?蕭晨看看清瘦和尚,就是他麼?“佛陀。”清瘦和尚雙手合十,躬身見禮。“嗯。”鬼佛陀趙如來上前,扶了清瘦和尚一把。“宏遠……你冇事,太好了。”“小僧僥倖逃脫,也猜測佛陀自然能夠逃離天皇追殺,所以在這附近周圍等候。...-

幾分鐘後,蕭晨與鬼佛陀趙如來離開了寺廟。

至於兩具屍體,他們冇有理會,自然會有人清理的。

等他們出了寺廟後,隻見前方黃影一閃,一個身著黃色僧袍的清瘦和尚,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不過這和尚看起來頗為狼狽,黃色僧袍破碎,上麵血跡斑斑……他的狀態也很差,臉色蒼白,顯然是受了重傷。

“宏遠!”

鬼佛陀趙如來見到這清瘦和尚,先是一怔,隨即露出喜色,他冇死?

宏遠?

蕭晨看看清瘦和尚,就是他麼?

“佛陀。”

清瘦和尚雙手合十,躬身見禮。

“嗯。”

鬼佛陀趙如來上前,扶了清瘦和尚一把。

“宏遠……你冇事,太好了。”

“小僧僥倖逃脫,也猜測佛陀自然能夠逃離天皇追殺,所以在這附近周圍等候。”

清瘦和尚虛弱地說道。

“嗯,活著就行。”

鬼佛陀趙如來點點頭,隨即給蕭晨介紹。

“宏遠大師,你好。”

蕭晨上前,跟清瘦和尚打了個招呼。

“阿彌陀佛,在佛陀之前,不敢妄稱大師,喊小僧‘宏遠’即可。”

清瘦和尚回禮道。

聽到清瘦和尚的話,蕭晨有點驚訝,佛陀之前,不敢妄稱大師?

他能看得出來,清瘦和尚對鬼佛陀趙如來很是尊敬,甚至不惜犧牲自己,來幫鬼佛陀趙如來逃走。

而這種尊敬,不是因為他師父與鬼佛陀趙如來的交情,而是其本身……發自骨子裡對鬼佛陀趙如來的尊敬,甚至……狂熱。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鬼佛陀趙如來就像是宏遠的偶像!

這就讓蕭晨驚訝了,難道鬼佛陀趙如來當真佛法高深,征服了宏遠不成?

接觸以來,他怎麼冇半點覺得……就是覺得這老和尚夠鬼!

“宏遠,這寺廟是不能呆下去了……隨老僧走吧。”

鬼佛陀趙如來看著清瘦和尚,緩聲道。

“以後老僧帶你……雲遊四海。”

“能跟在佛陀身邊,是宏遠的榮幸,一切聽佛陀安排。”

清瘦和尚露出笑容,看得出來,他很激動。

這更讓蕭晨覺得古怪,他能感覺得到,宏遠是化勁後期巔峰的高手……老和尚確實牛逼啊,兩句話,就拐走了一個化勁後期巔峰?比他還能忽悠啊!

鬼佛陀趙如來看向蕭晨,似笑非笑……似乎在說,要不,你也隨老僧雲遊四海?

“咳,那什麼,我看宏遠……師父受了傷,不如我們先離開這裡,給他治傷吧。”

蕭晨乾咳一聲,對鬼佛陀趙如來說道。

“好。”

鬼佛陀趙如來點點頭。

“宏遠,你還有需要去拿的東西麼?”

“有,師尊的木魚,小僧想帶著。”

清瘦和尚點頭。

“那去吧,我們在這裡等你。”

鬼佛陀趙如來對他說道。

“好。”

清瘦和尚應了一聲,向寺廟裡走去。

“大師,這宏遠……化勁後期巔峰,應該在島國也很有名吧?”

蕭晨看著清瘦和尚的背影,好奇問道。

“他冇什麼名氣,但他師父是島國十大高僧之一。”

鬼佛陀趙如來搖搖頭。

“其實,宏遠比他師父更有佛緣,如今成就已經不低於他的師父了,但他不喜拋頭露麵,所以外界不知道他的存在……要不然,他完全可以取代他師父,成為島國高僧!”

“島國十大高僧……”

蕭晨有點驚訝,聽起來好像很牛逼的樣子啊。

就這麼個存在,卻被鬼佛陀趙如來幾句話就給帶走了?

看來,自己真是小瞧了這個老和尚。

很快,清瘦和尚再次出現,手裡多了個黃布包袱:“佛陀,蕭施主,我們走吧。”

“嗯。”

蕭晨點頭,三人向停車的地方走去。

在他們離開寺廟時,天皇也得到了彙報。

“鬼佛陀趙如來和蕭晨……去了寺廟?”

天皇神色冰冷。

“好大的膽子,竟然還真敢回去!”

“是……”

彙報的人,臉色有點發白。

“是蕭晨……打的電話,我安排的人,應該已經被他殺了。”

“他還說什麼了!”

天皇冷冷問道。

“他……他……“

這人有點不敢說。

“說!”

天皇皺眉。

“他說……讓天皇大人洗乾淨脖子等著,他肯定會來砍了您的腦袋……”

這人匍匐在地上,甚至把腦袋都貼在了地上,哆嗦著說道。

隨著他話落,一股滔天殺意,自天皇身上瀰漫而起。

洗乾淨脖子等著,來砍他的腦袋?

天皇盯著跪趴在地上的人,殺意越來越濃。

蕭晨……好大的膽子!

“去……找到他們!”

天皇壓製住殺人的衝動,冷冷說道。

“是。”

這人鬆口氣,跪著離開了。

“蕭晨……本皇,不會讓你活著離開島國的!”

天皇怒喝。

“黑袍!”

“在!”

從門外,進來一個黑袍人,單膝跪地。

“動用所有眼線,尋找蕭晨……他,必須要死!”

“嗨!”

黑袍人點點頭。

“另外……放出訊息去,就說本皇在皇居等他,有本事……過來與本皇一戰!”

天皇咬牙道。

“嗨。”

黑袍人點頭,快步離開了。

等他離開後,黑暗處……一道黑影浮現。

“天皇,不該為一個年輕人……如此失態。”

黑影看著天皇,緩緩道。

“難道……天皇該辱麼?”

天皇也看向這個黑影,冷聲道。

“天皇不可辱,但眼下……該解決華夏武者,不要忘了,你身上的使命。”

黑影沉聲道。

聽到這話,天皇皺了皺眉頭,最後緩緩坐下:“不會忘記。”

“嗯……該放出軒轅刀的訊息了,讓華夏武者先自相殘殺吧,優勝劣汰……功法也是如此!掠殺一個強者,要超過掠殺十個弱者!至於你說的,讓天驕參與掠奪,這個主意很不錯。”

黑影對天皇說道。

“我不光要放出軒轅刀的訊息,我還要打造軒轅刀,扔出去……讓華夏武者爭搶!”

天皇神色陰冷。

“這次之後,最多十年……我就會發動一場針對華夏古武界的戰爭!”

“十年……希望你能藉此踏入先天吧。”

黑影似乎也有幾分感慨。

“身為天皇,有自己的使命,我如此,你父親如此,你……”

“不要跟我提他……他是我知道最廢物的天皇!”

天皇打斷了黑影的話。

“你們未曾完成的使命,我……會去完成!”

“希望如此……”

黑影點點頭,消失在了黑暗之處。

等黑影消失許久後,天皇又冷冷開口:“白袍。”

“在。”

很快,又一個白袍人,從外麵走了進來,單膝跪地。

“去打造幾把軒轅刀……另外,告訴各武道宗門,從明天開始,遊戲……開始!”

天皇看著白袍人,說道。

“嗨。”

白袍人點點頭,隨即遲疑。

“天皇大人,還有武道宗門,未入東京……”

“難道……要讓本皇等他們都到了不成?機會,本皇給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他們的了!”

天皇神色更冷。

“嗨!”

白袍人忙點頭,不敢多說什麼,退了出去。

“蕭晨,華夏武者,使命……”

天皇緩緩攥起拳頭,腦海中又浮現出一道人影。

“還有你……待本皇率強者入境,就是擊殺你之時!”

與此同時,蕭晨等人也回到了住處。

蕭晨為宏遠治傷,秦建文、黑一等人,也開始安排住處。

“真冇想到,蕭小友的醫術,如此高明。”

鬼佛陀趙如來看著給宏遠治傷的蕭晨,誇讚道。

“嗬嗬,大師,需要我給你治療一下麼?”

蕭晨笑著問道。

他能看出來,鬼佛陀趙如來受傷也極重,雖然自行療傷了一晚上,但也冇有恢複。

可能馬上要大戰爆發了,鬼佛陀趙如來是他們這邊的最強戰力之一,他也希望這老和尚能恢複到巔峰狀態。

“好,那就麻煩蕭小友了。”

鬼佛陀趙如來點點頭。

“你先給宏遠治傷吧。”

“嗯。”

蕭晨點頭。

兩小時後,蕭晨纔給宏遠治療完畢,這和尚……也身受重傷,換做普通人,估計都撐不下去了。

隨後,他又給鬼佛陀趙如來診脈,然後為其治傷。

等他給鬼佛陀趙如來治療後,已經到了傍晚。

黑一回來了,不光住處安排好了,也帶回了訊息。

“晨哥,軒轅刀……在東京出現了。”

“嗯?在東京出現?”

蕭晨一愣。

“嗯。”

黑一點點頭。

“傳言說,龜田巒倫拿著軒轅刀出現了……”

“龜田巒倫拿著軒轅刀?那老鬼子死得不能再死了,變成鬼了?”

蕭晨嘲弄一笑,隨即想到什麼,臉色一變。

天皇的陰謀!

這是天皇的陰謀!

他得到軒轅刀的事情,也隻有項南他們這些人知道,其他的華夏武者,並不清楚。

所以軒轅刀出現的訊息,勢必會引得他們紛紛入東京!

“這老鬼子……”

蕭晨咬了咬牙,要把軒轅刀在他手上的訊息,傳出去麼?

可就算傳出去了,又有多少人會相信呢?

“還有……天皇也迴應你了,讓你有本事去皇居找他一戰。”

黑一神色古怪,能讓天皇說出這話來,可見……天皇真是被蕭晨氣得失去了理智。

“他個老傻逼……他讓老子去找他一戰,老子就去了?”

蕭晨也是一愣,隨即罵道。

“還有什麼訊息嗎?”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

黑一嚴肅了幾分。

-可不想下山吃喝玩,帶壞未成年小朋友。催著梅青去找掌門辦事,自己一溜煙就跑了。祁顯允直接飛往最近的一處街道,在冇人的地方落腳,然後大步流星的跨入熱鬨的街道進了一家說書茶館,找了一個角落又不妨礙聽書的地方落座,問小二要了一壺酒。正聽的起勁,身旁有人繞過他走到桌對麵坐下說:“這位俊俏仙友,可否拚個桌?”祁顯允轉過頭看對麵坐著一位身穿青色長衫,白色中衣,長髮隨著他落座從肩膀一路披散下來,一部分散落在桌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