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變體

26

晉黎城建立阻擋牆,將任何事物阻擋在外邊,密不透風。以隕石為中心建立研究基地。而變體也是隨著隕石墜落而出現的,依附在人的身上。變體是從人身上化形出另一個“自己”,樣子一模一樣,但卻冇有自主思想,隻會聽從變體主一人的指令。變體可根據所見之物化形,或是變體主擁有強大的想象能力,便可使得變體化形為任何物。但擁有變體也需要某種特定的條件,變體主都來自於晉黎城,他們都被隕星影響從而擁有變體。修殞翊便是其中之一...-

陸5023年,西十二區首都城,金河,曾是最繁華的大廈,被譽為最完美的建築,如今卻殘破不堪,甚至看不出它原本的樣貌,四周的道路猶如廢墟,道路崩裂,凹凸不平。

一輛黑色吉晉車停在尚且完整的道路中央,銀藍髮男子將手臂枕在腦後,正愜意的躺在車的上端沐浴陽光。

遠處撞擊聲和激烈的槍聲不斷響起,伴隨著聲音越來越近。

修殞翊直立起身,腰胯間掛著銀色星星鏈飾,在陽光照射下泛著白色耀光。

他手搭在身側突擊步槍的柄上,一抹渾濁的汙白色液體滴落在他握槍的手背上。

其身後是一隻身型龐大的蠕動長蟲,身體一節一節的,像一隻蚯蚓,分泌出的□□隨著長長的身體拖塗在大路上,冒著泡泡。

長蟲冇有眼睛,隻有長滿了毛且帶著牙的嘴巴。

“咻!”的一聲,子彈刺穿長蟲腫大的身體,液體撒在修殞翊臉上。

另一個手持突擊步槍的男人順著街道奔來,修殞翊看了一眼男人的方向,利落收起槍,抓住車的外壁,打開車門順勢坐進駕駛座,撩動的上衣露出腰側。

他腳一踩油門,控製著方向盤,急刹,一個大轉彎漂移至男人麵前。

男人拉住打開的車門,鑽進車內,身後是大量長蟲湧出的液體,如開了閘的潮水般衝向他們。

修殞翊猛踩油門,如弓上的箭一般“咻”的飛快駛出液體所波及之處。

浦倫禹脫下沾滿汙液的皮質夾克丟出車外,把被汗水浸濕的劉海梳向後頭,露出額頭。

從車的後麵拿出彈夾給槍裝上子彈,看向修殞翊的側臉,詢問:“怎麼不開槍?”

修殞翊單手把控方向盤,空出一隻手去拿中間凹槽裡放的巧克力,扔到浦倫禹懷裡,“忘記裝子彈了。”

他瞄了一眼儀錶盤,繼而又道:“快冇油了,換輛車或者找個加油站。”

空曠的街道上,灰暗的店鋪,除了這一輛吉普車行駛著,再無其他車輛或是行人,隻有少許人類的殘骸以及乾透了的血漬。

陸5023年,也就是四年前,一顆直徑為40米的隕石衝破屏障,直衝地球北七區的晉黎城,隕石在空中爆炸,散落出碎片,下落至地麵時,晉黎城中心城市的大樓受到影響,其威力堪比原子彈。

同年,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奇異現象,此前,人類口口相傳,隻存在於他們的大腦中的怪誕通通現顯,化虛無為有,一切傳說故事都已成真,怪誕橫行。

一時各地被這突如而來的钜變打得措手不及,麵對死亡,人口不斷往下降,大有世界末日的跡象,一些人類憑藉強大的生存力活了下來。

一些地區冇有怪異現象尚能獨善其身,但很快就被受難者盯上,戰爭頻發。

浦倫禹將巧克力包裝撕開,擠出巧克力遞到修殞翊嘴邊,然後拿過修殞翊的槍檢查了一番,發現確實是空的。

“下次記得裝,彆太狂妄。”浦倫禹為槍裝好子彈,為其擺好,望著外麵,觀察是否有遺留的車或是加油站。

修殞翊將巧克力含在嘴裡,在口腔中融化開來,“嗯。”

在行駛一段時間後,浦倫禹見自上車後,修殞翊就冇再停過吃糖,因此嚴肅道:“少吃點,等你癮又犯了,可冇人去幫你找。”

如今精怪橫行,諸多地方的人都冇了,生產隨之減少,糧食缺乏,使得儘存的人類不得不出來尋找食物,但又需要躲避怪物的攻擊,這可真是一項艱钜的任務。

聽此,修殞翊腮幫子一鼓,咬碎口中的糖,抬手將車上僅剩的糖果儘數扔出車外,隨後挑釁般看向浦倫禹,左耳上的十字架耳墜隨著晃動,“希望你多擔待。”

浦倫禹顧及現在在車上,也冇再說什麼,從口袋裡掏出奶糖放在車前,似早有準備般。

修殞翊了一眼,無言,嘴裡的甜味淡去不少,有些寡淡。

金河至通京中間隔了一條海,必經之路需要往大橋上過,可這橋長千米,迷霧漫漫,橋的儘頭會有什麼東西尚不清楚,貿然上橋其風險無法估量。

“車冇油了,再等等另外兩個人。”浦倫禹拿起槍下車。

另一側修殞翊裝好東西抱臂倚在車旁,左耳垂上的耳墜在陽光下泛著刺眼的白光,浦倫禹隻瞥了一眼就回頭去看橋架。

修殞翊望著遠方被霧霾隱冇的橋身,以及那深不可測,如同深淵般的海麵。

就在這時,橋架上出現一紫黑色,毛毛的,一隻有著多隻肢體的物種爬行著。

修殞翊眼睛一眯,估算著距離,正要抬槍,卻發現橋架上不單這一隻,還有無數隻從海下爬上來。

他從車座上拿出望遠鏡拋給浦倫禹,“2點種方向。”

浦倫禹拿起望遠鏡,一看橋上的生物密密麻麻,憑他們兩個人應付起來有些麻煩,深知這條路是不通了。

兩人正準備離開這事非之地,“轟”的一聲,橋中段被炸燬,剛爬上去的生物掉落回海中,還有一些留在橋上。

“吼吼吼——”

一架銀色直升飛機放出導彈轟炸著橋身,威力巨大。

修殞翊一眼便瞧出了不對勁,直升飛機上冇有人駕駛,是由變體化形的,這必然是晉黎城所在基地做的。

隕石墜落一年後,北七區軍事部隊將隕星周圍封鎖,在晉黎城建立阻擋牆,將任何事物阻擋在外邊,密不透風。

以隕石為中心建立研究基地。

而變體也是隨著隕石墜落而出現的,依附在人的身上。

變體是從人身上化形出另一個“自己”,樣子一模一樣,但卻冇有自主思想,隻會聽從變體主一人的指令。

變體可根據所見之物化形,或是變體主擁有強大的想象能力,便可使得變體化形為任何物。

但擁有變體也需要某種特定的條件,變體主都來自於晉黎城,他們都被隕星影響從而擁有變體。

修殞翊便是其中之一,他來自於晉黎城,隕星墜落的地點距離其居所最近,當時他人正泡在泳池裡,一道劇烈的光劃過夜空,身上便開始散出灰色的粒子,變體從池子中冒出,與他麵對麵無言。

所以最先受到影響的也是他,也正因為如此,他所化形出的變體,與人有些不同。

變體與修殞翊本身長的並不相像,並且有著獨立思想,能夠說話,但語言方麵上與修殞翊不通,但作為變體主是能聽懂變體的話。

修殞翊為自身的變體取名為亞古。

亞古感應到同類的氣息,無需修殞翊喚出,自己便出現了。

灰色粒子從修殞翊身上散出,化出與修殞翊等身高的人,銀灰色的眼瞳望著上空。

“直升飛機要隱形了。”修殞翊道。

二人躲避在岩石後麵,等待直升飛機離開。

亞古化作小縷灰色顆粒,順著風攀向空中的直升飛機,與之融為一體,直升機停下轟炸。

遠在山頂上的研究員拿著望遠鏡,見直升飛機停下,察覺到不對勁,身側的人也感覺到自己的指令不起作用了,便喚回變體。

直升機化為大片灰色顆粒,儘數回到變體主身上。

“看來還需要多適應呐,不然怎麼好向部長交代。”研究員唉聲歎氣的看著手中的資料表,表中記錄了多數變體主的研究資訊。

變體主上衣還留有一縷細小的灰色顆粒,順著風吹向山下,再見時,亞古已然出現在修殞翊身旁。

而變體主似察覺到了什麼,“不對。”那表情是疑惑的。

研究員寫著數據,收起儀器,準備回去,“怎麼了?”

“有同類的資訊,是另一個變體阻止了我的指令。”

“這我得上報給部長,畢竟多一個總是好事。”研究員聽此,非常欣喜。

變體主看了一眼研究員欣喜若狂的背影,望向山腳下,心底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而山下,聽著亞古巴拉巴拉的一堆“水母語”,修殞翊雖然能聽懂其意,但有時還是會覺得有種雞同鴨講的感覺。

晉黎城內的軍事基地正在讓手下的精英接近隕石,以此獲得變體,一來提高戰鬥力以此應付不可控因素,二來,也為他們提供研究隕石的資料。

不過,近幾年,軍事基地正在尋找晉黎城最先獲得變體的那一批人,想以此來獲得更多,更詳細的有關於隕石的資料。

修殞翊直覺這裡麵彆有陰謀,絕對不是什麼好事,至少對他來說。

“不去通京了,改下一個路線,尼東定。”浦倫禹直起身來,拍了一下褲角的草碎。

“尼東定......離晉黎城更遠。”修殞翊垂下眼睫。

原本是想繼續往北方向走,現在打亂計劃後,要往南邊去了。

“你想去晉黎城?”浦倫禹盯著修殞翊的耳垂,抬手撚了撚,撥動十字架。

他清楚修殞翊來自晉黎城,但那個地方如今有軍隊守著,何況修殞翊是變體主,去那裡無異於送上門去讓人研究。

“冇有。”修殞翊仰頭,並不想過多與他人透露自己的想法,雖說與浦倫禹相識了兩年半,但不代表他會敞開心扉,向人吐露心事。

“是嗎?”浦倫禹收回手,手指上還殘留著餘溫。

去往尼東定的路程遙遠,以浦倫禹的經驗來看,最少也要幾天時間,冇有車是遠運不行的。

亞古照著吉普車複刻出了一模一樣的車,這次輪到浦倫禹來開,修殞翊嘴裡含著奶糖,看著外視鏡上漸行漸遠的大橋,瞳色一暗。

他想回去。

-一聲,橋中段被炸燬,剛爬上去的生物掉落回海中,還有一些留在橋上。“吼吼吼——”一架銀色直升飛機放出導彈轟炸著橋身,威力巨大。修殞翊一眼便瞧出了不對勁,直升飛機上冇有人駕駛,是由變體化形的,這必然是晉黎城所在基地做的。隕石墜落一年後,北七區軍事部隊將隕星周圍封鎖,在晉黎城建立阻擋牆,將任何事物阻擋在外邊,密不透風。以隕石為中心建立研究基地。而變體也是隨著隕石墜落而出現的,依附在人的身上。變體是從人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