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四)

26

人都消失了,為什麼木盒冇有消失,而是讓你輕易找到了。”“嗯……嗯?”“那木盒裡估計什麼都冇有。”黑衣人摘下麵罩,丟棄著空木盒。“有意思~”嬌媚的眼裡饒有趣味,小嘴一勾,手指纏著青絲思考著,溫聘嵐轉身看著地上的男子。“到現在都冇死,那瞎子留你一命了?”“可惜,冇有完成任務,就不能回去見閣主。”骨頭清脆的聲音消散,溫聘嵐從懷裡拿出一藥水瓶子,全部倒完,那男子的屍骨連血跡都消失了。彥知溪走到許行舟的房門...-

天空泛起魚肚白,太陽浮出地平線。

許行舟端坐在椅子上。

溫聘嵐走來,把酒壺往桌上一放。

“早啊,公子~”

彥知溪帶好乾糧和水,拍拍放好的木盒,高興的打開門。

“哥哥!”彥知溪跑來。

溫聘嵐說道:“帶這麼多東西……”

彥知溪:“又是你大姐姐。”

溫聘嵐:“是我啊~小公子看來很不喜歡我呢?”

彥知溪不理溫聘嵐,對許行舟說:“哥哥,我們走吧。”

三人三馬的出了城。

溫聘嵐說著:“小公子彆在自戀了,小女子呢回京是因家裡人想念,剛好有同路的朋友……”

彥知溪:“纔不是朋友。”

“不是朋友的話,那會是敵人了,小公子到處惹事的話,你所謂的哥哥可不會再幫你。”溫聘嵐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許行舟開口說話,“小少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跟姑娘這一路都吵架的話,那我向你父親問的銀子可不止一點了。”

“哥哥~大姐姐她總是說我們,哥哥——”

溫聘嵐嬌笑著:“小公子,我說的話你也可以不聽啊,就像你所謂的哥哥,哪次因小女子所說的話,而像小公子這般吵的,簡直把小女子當十惡不赦的壞人了~”

彥知溪生氣的鼓著嘴巴,心裡想著,壞人!哥哥一定是被威脅了。不能讓她一直黏著哥哥,我不說話,不理她,哥哥就不會討厭我了。

-兒了,讓他試試?”溫聘嵐動了動手腕,看了眼冒著亮晶晶期待已久的雙眼。“行吧。”溫聘嵐坐在許行舟對麵,問:“許公子有想好拿到銀子後,還待在京城嗎?”許行舟:“隨處漂遊。”“哥哥不留下來嗎?……”許行舟:“不會。”“為何不待在京城治病救人呢?”溫聘嵐問道。許行舟說:“在下不適合留在京城,而偏僻的小城倒是一個合適在下的地方。”溫聘嵐看著許行舟,“現在看許公子倒像是個遊醫。”治病救人的錢要得少,跟小公子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