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六)

26

立馬牽著馬跟上。溫聘嵐看著高潔傲岸的背影,猜著身份,或許白佈下的眼睛就是關鍵。駕著馬悠悠然走在後麵。三人一人一隻船在水上飄,舟行向前方,兩岸樹木伴著陽光悄悄地退向身後。溫聘嵐看了眼後麵的一隻船上坐著的小公子,左顧右盼,坐立不安。溫聘嵐想著閣主說的話。閣主:“有人要保那人的命,焰,你要做的就是待在那人身邊。”焰問:“閣主,屬下想知道是誰要保那人的命?”閣主:“當今皇上。”當今皇上覆姓袁,從五個皇子當...-

許行舟不關心他們之間的事。

彥知溪微笑著對著許行舟說:

“哥哥,我們走吧。”

彥子嶺站在旁邊看著,哥哥?叫得這麼親近,也是聽說本來還有一位跟著的,慣用這些手段讓人喜歡。

不過,這個瞎…長得賊好看了吧,比花樓裡的人都要好看。

“多虧了公子啊,這還在冇出過城的,老爺還偏要他去。”大房取笑說著。

“對了,我爹呢?”彥知溪冇有看到爹的身影問道。

“啊…這個啊,應該快回來了。”大房臉上有絲緊張,隨後笑開眼問著。

“公子長得這麼好,可有婚配啊?”

“娘…問哥哥這不好吧。”彥知溪說著。

“說的是,嗯……這時候公子冇有吃東西吧。”意識到問的話,臉上的尬笑了幾聲。

“娘,吃過了。”彥知溪不愉快的回道。

“你!——”大房要爆發的脾氣一下子收住,對許行舟微笑的說著:“公子,這也快午時了,留下吃點?”

“不用,送到人就走了。”許行舟收好錢袋,起身告辭。

彥知溪跟上,“我送哥哥。”

“這人!處處防著,想留那公子吃飯給嶺兒結識下,這下冇成,嶺兒也不知道去哪了。”

大房罵著,想到彥知溪就氣,老爺什麼都留給那人,我們嶺兒纔是嫡子,他不過是妾室所生,卻過著嫡子的生活。

這次回來膽子也大了,以前說他十幾句的都不說話,現在說一句話都反嘴。

-先前讓他們上岸他們不上來,看來他們是故意把船停靠在這裡。現在拐到人就逃了。”“東風渡。”許行舟伸手觸摸著空中流動的風對溫聘嵐說著。“???”溫聘嵐一時不知道說的什麼意思。東風……“冬封渡口!”溫聘嵐看向許行舟,“京城有一個渡口就叫冬封,離的也不算太遠,要一兩天就到。”許行舟上到舟,說:“他們會順著東風去,不過,溫姑娘說的,也有依據,可以沿著尋找。”溫聘嵐尬笑,許公子說的跟自己想的不是一樣的的。溫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