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五)

26

大姐姐,你怎麼跟著我們?”溫聘嵐說道:“我哪跟著你們了,我去看河燈,小公子彆自戀了好嘛?”“你——”許行舟:“小少爺。”彥知溪氣憤的癟著嘴乖乖的走回許期舟身邊了。溫聘嵐愉快笑著說:“來呀,你還不一定能打得過小女子~”許行舟輕言細語的說著:“小少爺,麵對這樣的人,不要理會,看完河燈,我們去良府拿回木盒。”彥知溪:“嗯嗯。”溫聘嵐瞟了眼許行舟,“一個瞎子帶一個傻子,還真是活久見了。”彥知溪聽了,說:“...-

“哥哥,是怎麼找到我的呀?”

彥知溪看著許行舟,溫聘嵐。

許行舟說:“多虧溫姑娘,才能找到你。”

溫聘嵐說:“許公子,如果你冇叫醒小女子,那又怎能知道出事了。”

彥知溪開心的說著:“哥哥和溫姐姐都是知溪的恩人~”

溫聘嵐對彥知溪問道:“你會劃船嗎?”

“啊?”

溫聘嵐說道:“想感謝搶著劃船又不會,小公子,我們在原地打轉呢。”

彥知溪撓撓頭歉意的說:“對不起……”

溫聘嵐拿過槳,彥知溪坐回位置。

許行舟睡了一覺醒來。

“溫姑娘也累了吧,小少爺看了有一會兒了,讓他試試?”

溫聘嵐動了動手腕,看了眼冒著亮晶晶期待已久的雙眼。

“行吧。”

溫聘嵐坐在許行舟對麵,問:“許公子有想好拿到銀子後,還待在京城嗎?”

許行舟:“隨處漂遊。”

“哥哥不留下來嗎?……”

許行舟:“不會。”

“為何不待在京城治病救人呢?”溫聘嵐問道。

許行舟說:“在下不適合留在京城,而偏僻的小城倒是一個合適在下的地方。”

溫聘嵐看著許行舟,“現在看許公子倒像是個遊醫。”

治病救人的錢要得少,跟小公子要銀子是少一分都是不可能,為什麼不想留在富饒的京城。

看不出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無慾無求,無波無瀾,倒比自己乾淨,相反狠厲的自己用著一張媚惑的皮囊迷惑他人。

-行舟試吃了一口自己做的菜。立馬就吐了。“咳咳。”許行舟手放在嘴上遮著,太鹹了。許行舟又嚐了嚐另一道青菜。“唉……”冇有一點味道,至少熟了。吃了幾口,收拾完,出門。下午的天氣不是很好,時不時的颳著大風。彥知溪看著桌上的書,抬頭看了眼旁邊站著的婢女,視線又移向書中。彥知溪忽的抬起頭。“溫姐姐!”溫聘嵐應了聲,“誒。”彥知溪問:“溫姐姐,我們纔多久冇見……怎麼溫姐姐當婢女了……”溫聘嵐說:“回到家,看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