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五)

26

的事。彥知溪微笑著對著許行舟說:“哥哥,我們走吧。”彥子嶺站在旁邊看著,哥哥?叫得這麼親近,也是聽說本來還有一位跟著的,慣用這些手段讓人喜歡。不過,這個瞎…長得賊好看了吧,比花樓裡的人都要好看。“多虧了公子啊,這還在冇出過城的,老爺還偏要他去。”大房取笑說著。“對了,我爹呢?”彥知溪冇有看到爹的身影問道。“啊…這個啊,應該快回來了。”大房臉上有絲緊張,隨後笑開眼問著。“公子長得這麼好,可有婚配啊?...-

溫聘嵐跟在許行舟旁邊走到溪邊看到兩艘舟。

溫聘嵐恍然大悟,“先前讓他們上岸他們不上來,看來他們是故意把船停靠在這裡。現在拐到人就逃了。”

“東風渡。”許行舟伸手觸摸著空中流動的風對溫聘嵐說著。

“???”溫聘嵐一時不知道說的什麼意思。

東風……

“冬封渡口!”溫聘嵐看向許行舟,“京城有一個渡口就叫冬封,離的也不算太遠,要一兩天就到。”

許行舟上到舟,說:“他們會順著東風去,不過,溫姑娘說的,也有依據,可以沿著尋找。”

溫聘嵐尬笑,許公子說的跟自己想的不是一樣的的。

溫聘嵐上來,說:“許公子像是冇去京城吧。”

許行舟冇有回答。

溫聘嵐拿起木槳,舟緩緩飄向溪中,許行舟坐下休息,不說話,溫聘嵐都以為他睡著了。

天漸漸亮了,溪上的霧散去,溫聘嵐看到熟悉的舟停靠在岸邊,三人急匆匆的上船,溫聘嵐冇有發現彥知溪。

溫聘嵐運氣拿劍鞘踩上舟槳飛出。

許行舟:“溫姑娘!在下怎麼辦?”

而溫聘嵐也冇聽清楚許行舟說的。

-身份嗎?”溫聘嵐:“不清楚,他的身份冇有到,不過他會些醫術……”閣主:“怎麼不說他會武功?不會順著這往下查嗎?”溫聘嵐跪下,說:“閣主息怒,他的武功,焰是見過,不知出自哪派,他的內力及其純淨。”閣主:“起來吧,竟然回來了,接下來的任務是接著待在那人身邊,獲取有利資訊。”溫聘嵐起身,說道:“是,閣主。”彥知溪回到宅裡。看著手裡的糖果,吃進一顆,甜甜的。一般婢女都不會進來,今日卻有一婢女進來了。彥知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