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四)

26

著,他能知道?“小少爺,你去找東西來。”“哥哥想要做什麼?”“挖開你麵前的土地。”“好的,哥哥!”挖了好一會兒彥知溪挖到木盒。彥知溪開心的拿著木盒說:“哥哥,真的挖到了耶!”“哥哥,好厲害!”溫聘嵐被吵鬨的聲吵醒。溫聘嵐看了看彥知溪手裡的木盒,“小公子動手速度可真是慢,小女子都睡著了~”彥知溪不想理溫聘嵐,這個大姐姐一直跟自己過不去,哥哥說過不要理她。“哥哥,我們明天一起回去。”“嗯。”溫聘嵐:有...-

許行舟牽著馬兒接著趕路。

彥知溪立馬牽著馬跟上。

溫聘嵐看著高潔傲岸的背影,猜著身份,或許白佈下的眼睛就是關鍵。

駕著馬悠悠然走在後麵。

三人一人一隻船在水上飄,舟行向前方,兩岸樹木伴著陽光悄悄地退向身後。

溫聘嵐看了眼後麵的一隻船上坐著的小公子,左顧右盼,坐立不安。

溫聘嵐想著閣主說的話。

閣主:“有人要保那人的命,焰,你要做的就是待在那人身邊。”

焰問:“閣主,屬下想知道是誰要保那人的命?”

閣主:“當今皇上。”

當今皇上覆姓袁,從五個皇子當中脫穎而出,心狠手辣的不會少,可為什麼要護著一個小毛孩,難道……

溫聘嵐拉起帷帽,看向許行舟。

這瞎子也知道他的身份了?

雖說叫瞎子不好意思,但也忘記問名字了。

三更半夜,潭底升起溶溶的煙霧。

幾人上岸,圍坐在篝火旁。

溫聘嵐問:“公子你叫什麼啊,小女子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呢?”

“嗯?”彥知溪咬著乾糧望向溫聘嵐。

溫聘嵐看著許行舟。

“許行舟。”

溪上月光灑瀉,霧氣漂流。

進入夢鄉。

-馬鞍,說著:“小女子也是見家人信中有提過,水上死過人,飄過屍體,聽他人說是水鬼作祟。”“都提醒你們了,走或是不走,都隨你們。”溫聘嵐等著許行舟的答案。“走,帶的乾糧和銀兩最多撐五日。”許期舟說著。溫聘嵐說:“恐怕五日都撐不了,小公子可是累了就吃點。”被說到的彥知溪巴巴嘴,把乾糧收起,拿過許行舟放旁邊的水囊喝口水後收好。許行舟說:“水鬼,我可真冇見過。”溫聘嵐說:“小女子想問公子你一個問題。”“若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