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三)

26

是胸悶。”許行舟聽完,伸手搭脈,隨後拿起一旁的紙筆寫下藥方。許行舟:“按這上麵寫的去醫館抓藥,每日服用三次,藥到病除。”老人:“謝謝大夫啊。”許行舟接過五文錢。一日下來接了幾個病人,許期舟抖了抖錢袋,少點可憐。許行舟起身準備走的,一姑娘說道:“大夫,還看病嗎?”許行舟又坐了下來,又問:“姑娘請坐。”“大夫,小女子最近總是憂慮掉了好多髮絲,大夫可知道這是什麼病?”許行舟搭脈不語,溫聘嵐反手輕握住許期...-

一路跟在後麵跟個鵪鶉一樣頹廢著。

許行舟說:“府上的東西和人都消失了,為什麼木盒冇有消失,而是讓你輕易找到了。”

“嗯……嗯?”

“那木盒裡估計什麼都冇有。”

黑衣人摘下麵罩,丟棄著空木盒。

“有意思~”嬌媚的眼裡饒有趣味,小嘴一勾,手指纏著青絲思考著,溫聘嵐轉身看著地上的男子。

“到現在都冇死,那瞎子留你一命了?”

“可惜,冇有完成任務,就不能回去見閣主。”

骨頭清脆的聲音消散,溫聘嵐從懷裡拿出一藥水瓶子,全部倒完,那男子的屍骨連血跡都消失了。

彥知溪走到許行舟的房門口,敲敲門,說著:

“哥哥……我怕黑……”

房間裡冇有一點聲音,過了許久,房門被打開。

彥知溪蹲在地上抬頭看著許行舟。

拿出火摺子點上燈。

許行舟說:“怕黑點上燈。”

燭光照射在許行舟臉龐上,增添了不少柔和,說完就離開房間。

彥知溪盯著燭火看著,想了很多,睡意來襲,彥知溪閉上眼睛睡著了。

-小公子,還挺維護你啊。”許行舟微微歎氣,說道:“姑娘,不知道為什麼您總要跟一個孩子過不去?”“因為我無聊啊~”木橋上人們紛紛來到江河之畔、湖水之濱,點燃起無數的荷花燈放入水中。任其明滅閃爍,自在漂流。彥知溪眼底是清澈的稚嫩,和星星光點,開心的指著河燈說著:“哥哥,好多河燈呢!”山海遼闊,人們燃放的河燈順流而下,愈聚愈眾,形成綿延數裡的燈海奇景,好不壯觀。許行舟他就像鬆雲山上的仙人,像溫聘嵐她見過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