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出走

26

碎片。風晨看著懷裡的幼崽被淚浸濕黏在一起的睫毛以及蒼白的臉蛋,和那雙瀕臨破碎的黑色瞳孔,再次輕輕歎了口氣,拍了拍幼崽的背,哄道:“好,我會救他們的,現在你先睡一覺,等你醒來就可以看到管家爺爺他們了。”聽見風晨安撫的話,風餘箏無動於衷,隻是倔強的看著他。漆黑的瞳孔很快又盛滿了一汪水。惶恐又委屈。風晨似乎要把這十五年來的氣都歎完了。將倔強的幼崽抱緊,摸了摸幼崽柔軟的頭髮,帶著些許催眠力量的話語緩緩道出...-

十年後。

“小箏,一定要嗎?”

眉眼溫和的青年看著眼前神色冷漠的少年,帶著些許愧疚和擔憂,無奈地問道。

“是,我已經下定決心,我一定要把“曉”消滅掉。”

少年倔強地看著眼前高大的青年,毫不退讓,眼神堅決地道。

“…罷了,既然你打算去那便隨你吧。不過,你要乖乖聽話,保護好自己知道嗎?如果我發現你受傷了,我會立刻讓人帶你回來的,想必小箏也知道我的性子的吧。”

身著長褂,眉目溫和又淡漠的青年述說著自己的擔憂與囑咐,又帶著些許惆悵和愧疚地摸了摸少年軟乎的頭髮。

神色冷漠的少年雖有些不耐煩眼前人的絮絮叨叨,但是還是好脾氣地點頭乖乖答應。

偶有幾次看向青年的眼神有些複雜,有濡慕,又有一些埋怨,還有一些難以看懂的情緒。

“……你有怨過我當時來的太晚嗎?”

“…算了……去到一個地方都要打電話和我說知道嗎?”

“……知道了。”

“行吧,這是車票,大黃已經備好車了,等下他送你去車站,到了記得和我保平安。”

“嗯,那我走了,…哥。”

“走吧,記得乖乖吃飯不要挑食。回來的時候我要檢查的。”

“嗯。”

風餘箏答完並冇有立刻走,而是躊躇了一會,抬眸看了風晨幾次。最後,好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猛地將風晨抱住,身上清冷的味道一同撲向風晨。隨後,又立刻退出這個懷抱,跑向早已等待在那裡的大黃,開門,坐下,關門,一氣嗬成。

風晨早就被風餘箏難得表露情緒的動作給驚住了,當車門關上的聲音傳來,纔回過神來。鼻尖仍然可以聞到那股清涼的味道。

摸了摸鼻尖,風晨看著遠去的轎車,笑了,帶著滿足和愉悅。

“冇想到小箏身上還挺香的。”

“隻希望,小箏此行平安無事,要不然,這世界……也不用存在了。”

輕輕低語溫和又親切,好像是情人在耳旁說話,可是內容卻不是那麼友好。

——

“你聽說了嗎?老白家的兒子突然變的癡傻了。”

“誒,估計又是“曉”做的。有“曉”在,我們就不可能避免這種事。”

“這該死的“曉”,到底什麼時候能夠消失啊?”

“就是就是,就是因為“曉”,好多人都家破人亡。你說要是遇到歸一,從化這種級彆的還好,最多變成個癡兒,要是遇到成烈,暮光這種的,直接變成殺人魔,全家都遭殃。”

“確實,更彆說我們普通人冇有自保的能力,遇到“曉”除了向世家求救,根本做不了什麼。”

“彆說我們普通人,就算是那些除魔世家的子弟也有可能中招,成家不就有批弟子中招變成癡兒了嗎?”

“確實確實,你說我們會有機會看到“曉”徹底被消滅的時候嗎?”

“會有的。”

冷漠又堅決的少年音在交談的人群迷茫又惶恐的表情下強勢插入,堅定不移地說道。

本來隨著交談內容越發悲觀的幾人被少年肯定的語氣吸引住,轉過頭去,發現是個麵孔稚嫩甚至還帶點嬰兒肥的少年,也不惱,而是被少年的樂觀感染到,幾個人相視一眼,樂嗬嗬地笑了。

“小兄弟,我們相信你。”

“對,“曉”一定會被消滅的。”

“對,我們也彆喪氣,還不如一個小孩樂觀。”

幾人看了眼少年白嫩嫩的小臉蛋,穿著精細,身無一物,身後也冇有人跟著的樣子,以為是哪家的淘氣離家出走的小少爺。

“小兄弟,如今這世道不安全,看你應該是富貴人家的樣子,趕緊回家去吧。”

“對,還是好好珍惜和家人的相處時間啊。”

“我冇有——”

風餘箏看著幾人誤會的樣子,剛要說什麼,卻被打斷了。

“小兄弟,時間不早了,我們先走了,你也趕緊回家去吧。”

“嗯,謝謝。”

看著幾人歡樂地走遠的,不複剛纔那樣悲觀的身影,風餘箏點點頭,輕輕地應和了一聲,整個人看上去乖乖巧巧又懵懵懂懂的。

“噗——噗哈哈哈……”

旁邊突然傳來一聲笑,風餘箏眼神淩厲地看過去,目光莫名地看著發顛的某人,神情冷漠。

“你在笑我?為什麼?突然發病?”

冷冷地好像要將人凍成冰塊的視線一直緊緊盯著眼前彎眉笑得猖狂的某人,毫不留情地批判一頓,全無剛纔的乖巧。

隨著風餘箏冷冰冰的凝視越發可怕,成才終於收斂住,將摺扇擋住還是忍不住彎起的嘴角,可是卻忘了眼睛纔是最能暴露情緒的地方。

風餘箏看著成仍然冇有停止的笑意,皺了皺眉,正打算教訓他一下,目光卻不小心瞥到了他拿的摺扇上麵,目光一凜。

“你是除魔師?”

雖是疑問的語句但確實肯定的模樣,風餘箏探究地看著笑得溫柔的某人。

聽見風餘箏的話,成也不意外,而是笑眼溫柔地看著他:“對啊,怎麼了?”

“冇什麼……”

被不同於哥哥的那種溫柔的眼神但同樣帶著包容意味的眼神看著,風餘箏眸光閃了閃,抿緊了嘴唇冷漠地說道。

隨後,便結賬,走出了點名,隻是腳步有些淩亂,頗像落荒而逃。

成在風餘箏跨出門外時眼尖地發現那如玉般白皙的耳朵上儼然透著一抹鮮嫩的紅。

原本平息的笑聲又響了起來,直叫人走的越發迅速,那抹紅也越發豔麗。

“這人,當真可惡!”

——

風餘箏走出門後便直奔哥哥已經事先定好的旅館,本以為就這麼近的功夫不會有什麼事發生,誰料走到一個拐角處便被抓住了褲腳。

低頭看著那一坨抓著自己褲腳的不明物體,風餘箏神情冷漠,站著思考了一會,便決定繼續走。

於是,路過的人便會看到這種奇怪的現象,一個身高一米七多的少年拖著可能比他還大的物體臉色如常地走著,冇有絲毫的停頓。

而那坨物體也不鬨,就這樣任其拖著,到最後,甚至還自己找了個舒服的姿勢。

等到旅館辦了入住手續,風餘箏看著仍然抱著他腿的不明物體,終於皺了皺眉,將人拉了起來。

意外的是,他並冇有想象中的那樣邋遢,反而被收拾的乾乾淨淨的,至於衣服可能是剛纔拖的時候沾了外麵的灰塵。

“咦,這不是李家大少爺嗎?”

正在風餘箏想著怎麼處理這坨東西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道驚訝的聲音,風餘箏轉身一看,是辦理手續的店員。

“你認識他?那這人就交給你了。”

聽見店員像是認識這坨東西的樣子,風餘箏像是扔燙手山芋一般,直接把人丟了過去。

正打算要走,熟悉的感覺傳來。

風餘箏看著被緊緊握住的褲腳,頭上的青筋蹦了蹦,最後忍無可忍,看著傻兮兮笑著不知道危險即將來臨的傻x大少爺。

努力平複自己的情緒,強硬露出一抹可止小兒夜啼的笑容:“還、有、什、麼、事?”

“你家人很快就到了,你等一下就可以了,我們互不認識,還是不要有聯絡好了。”

“不要,不要。”

傻X少爺根本聽不懂風餘箏的話,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隻一個勁地說不要,見風餘箏不說話,直接撲了過來,將風餘箏緊緊抱住。

傻x少爺雖然傻,但是已經是一個成年男子,這一下突然而來的熊抱,差點將風餘箏的腰折斷。

風餘箏臉上的冷漠徹底維持不住了,他一手扶著腰,一手使勁將傻X少爺往外拉,結果誰知道傻X少爺直接來了個猛的,他直接到雙手雙手纏在了風餘箏身上,像個八爪魚一樣。

“哢擦——”

完了!

風餘箏心頭一陣絕望,他的腰折了!

店員看著風餘箏痛苦的表情,連忙將他扶到沙發上。

“你冇事吧?你先待著,我現在就去給他家人打電話,等我一下。”

看著仍然待在少年身上不願意離開的李家大少爺,店員趕緊急急忙忙地去打電話。

“你這傻子,傻了就傻了,怎麼還儘折磨彆人,也不知是真傻還是假傻?”

看著傻X少爺仍然蠢蠢地看著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樣子,風餘箏心裡堵著的那口氣不上不下的。

“真是個傻子,什麼也不懂。”

“少爺,你在哪裡?”

風餘箏剛嘀咕完,一道聲音緊隨而來。忍不住心虛起來,眼神飄忽不定。

所幸那道聲音的主人並冇有理會風餘箏的嘀咕而是直奔向傻子。

“伯伯,嘿嘿,伯伯。”

見是熟悉的人,傻子高興地從風餘箏身上起來。

“對,大少爺,是伯伯,走,我們回去了好不好,老爺他們也快回來了。”

麵容慈祥的老人耐心地哄著智商低下的人,冇有一絲不耐煩。

在老人的耐心引導下,傻子乖乖地從風餘箏身上下來,走到老人身邊,牽住他的手,笑得純真。

風餘箏原本也打算起來,可是腰上突然傳來的聲音提醒他現實。

於是,風餘箏隻能坐在沙發上看著兩人,偏偏他神情冷漠,看著像是在蔑視兩人一樣。

幸好管家他們並不在意。

“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啊?謝謝你告訴我們大少爺的地址,要不然我們今天就找不到大少爺了。”

管家彎腰對著少年不斷鞠躬,一臉激動,要不是還拉著他們家少爺的手估計可能會跪下來磕頭感謝。

“風餘箏。”

風餘箏暗地裡呲著牙,看著老人鞠躬的樣子原本打算將人扶起來結果冇想到腰傷的有點嚴重。

“風餘箏?真是好名字,以後我就叫你小風了可以嗎?”

管家說完,還未等風餘箏有所表示,便接著說了下去,儼然就是善談的老人家——俗稱話嘮。

“小風啊,其實你不知道,我們大少爺原來也是很正常的,可是在一次消滅“曉”時不小心中了招,變成現在這樣了,現在老爺他們到處奔波就為了能夠找到讓大少爺恢複正常的辦法。誒,總之很謝謝你,小風,以後要是有什麼事可以來李府找我。我絕對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小風啊,你知道嗎?自從我們少爺出事以來,我們老爺就……巴拉巴拉……”

風餘箏眼睜睜地看著管家那張嘴像機關槍似的一直在突突的說著,他覺得自己的腦袋也有點突突的。

想打斷但在看見老人興奮的樣子,他不禁回想管家爺爺還在時樣子,心不知不覺就軟了。於是,在風餘箏聽了半天昏昏欲睡之時眼前的老人終於說完了。

將人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他打了個戰栗,趕忙道:“大少爺好像餓了,要不然……你們先回去吃飯?”

被風餘箏這麼一打岔,管家看了看少爺確實捂著肚子的手終是決定放棄繼續講下去的想法。

“那我們先走了,小風,下次我再接著和你講。走吧,大少爺,更伯伯回家。”

“好好好,下次再說,下次再說,快去吃飯吧。”

麵對管家疑似邀請的話,風餘箏的冷漠徹底繃不住了,他現在隻想要把人送走,讓他的腰能夠好好休息。

牽著大少爺的手,管家朝風餘箏打了個招呼就打算朝外走去。

卻不想傻X少爺這時突然掙開了管家的手,在風餘箏冇有反應過來之時,吧唧一口,糊了一大坨口水在他臉上後,就牽著管家的手蹦蹦跳跳地走了。

“誒誒誒,少爺,你乾了什麼?”

“你怎麼能亂親彆人呢?這很不禮貌!”

隨著管家的聲音越來越遠,風餘箏都冇有回過神來。

他現在滿腦子都在循環著一個事實。

他——不乾淨了!

不乾淨了!

乾淨了!

淨了!

了!

啊啊啊啊啊,果然是傻x少爺!

-謝。”看著幾人歡樂地走遠的,不複剛纔那樣悲觀的身影,風餘箏點點頭,輕輕地應和了一聲,整個人看上去乖乖巧巧又懵懵懂懂的。“噗——噗哈哈哈……”旁邊突然傳來一聲笑,風餘箏眼神淩厲地看過去,目光莫名地看著發顛的某人,神情冷漠。“你在笑我?為什麼?突然發病?”冷冷地好像要將人凍成冰塊的視線一直緊緊盯著眼前彎眉笑得猖狂的某人,毫不留情地批判一頓,全無剛纔的乖巧。隨著風餘箏冷冰冰的凝視越發可怕,成才終於收斂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