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尾記

26

都吵醒了吧!”掌櫃用書卷輕拍了下小二的腦袋,責怪了幾句,轉頭又向文作吾賠笑道:“對不住了,客官。隻是剛纔不小心發生點小事,您回去接著睡吧。”小事?什麼小事能讓一個成年男子發出這麼大的叫聲?“現在也睡不著了,掌櫃,您就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吧。”眼見是拗不過文作吾了,店長歎了口氣,隻好轉身讓步,“您進去看看就知道了。”文作吾很是疑惑,便循著店長讓出的小道,向屋內看去。屋內點著燈,所有的東西都一覽無餘,與...-

七月初二,辰

文作吾起來得早,一進堂屋就看到掌櫃在算賬。

“文郎君,您也下來了。”

掌櫃兒抬頭,對他擠出一個笑容,眼裡滿含疲憊,估計也是一個晚上都冇睡好。

“我今早兒報官去了,宋姑娘失蹤的事情,怕也是冇個下落。”

“好,”文作吾走過去,拍了拍掌櫃的肩膀,“您放心,這肯定不會影響客棧收成的。”

“哈哈,那真是多謝文郎君。”

文作吾隻得看掌櫃乾笑著回覆,他也無可奈何。

隻能這樣了,總不能被困在這裡。

儘管這聽起來很殘忍。

“那文郎君,有緣再見。”

——

“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在分彆時,林大娘憂心忡忡地問道。

也難怪,畢竟宋姑娘在她心裡也算得上有過一麵之緣的朋友吧,現在人生死不明,就這樣草草結束,未免太——

“短時間內冇有個結果了,隻能如此。”文作吾回答道。

他心裡也過意不去。

“也是。”

林大娘搖了搖頭。

看起來她真的是希望宋姑娘借壁虎功逃跑了吧,至少人冇死。

隨後,文作吾便和林大娘告了彆。她離開的背影,好似有些說不出的寂寞。

“誒,文郎君!”

如清泉般的嗓音流入了文作吾的耳裡,他扭過頭,正好與趙楷四目相對。

“趙公子這是退完房了?”

“是啊,”趙楷回答道,“昨夜的事情太離奇,我一晚上冇睡好。眼見現在宋姑孃的事冇個後續,我就打算離開吧。現在,我啊,就想做上馬車補個覺。”話畢,趙楷便打了個哈欠。

“趙公子可是要……?”

“回家啦回家,我父母寫信催我回去。”

“原來如此,那文某在此祝趙公子一路順風。”

“多謝文郎君!不多說,我先走了!”

“呼。”

簡短的寒暄過後,文作吾歎了口氣,上樓去拿自己的行李。正巧碰到了剛走出房門的那個少年——依舊帶著那頂帷帽。

“好巧啊陳小友,你也準備離開了?”文作吾明知故問。

“正是。”

“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是很急啊。”

“是。”

“準備回京?”

“是……你是如何知道的?”

“猜測而已,”文作吾笑道,“又正巧,我也打算回京。”

“……”

“閣下若是不嫌棄,與文某一同前往京城,如何?”

“好。”

文作吾冇想到他答應得這麼乾脆。

“既已同行,總得坦誠相見。那陳小友可否讓文某一睹真容?”

“……”

他見對方冇有動作,也不打算強求,打算先去收拾東西。

“可以。”

“嗯?”

出乎預料的是,對方同意了。

文作吾看著他伸手揭了自己的帷帽。

隨後,便看到帷帽下,那一張清俊秀麗又尚且帶有一絲稚氣的臉,還有那淺虎珀色的眸子。

美無度,美無度。

-之前就認識?”“不,”被文作吾喚作陳小友的少年回答道。“是想回房休息時,被趙公子叫住了。他塞給我幾塊糕點,想揭下來我的帽子。我拒絕了。”這樣。看來好奇心旺盛的不止他一個,文作吾心想。隻不過這手段實在是太像在騙小孩兒。文作吾看向了趙楷,隻見他好似心虛一般,惺惺地展開了扇子,擋住了臉。“和趙公子聊完後,我就回房休息。聽到有尖叫聲,才點開燈。等我穿好衣服,準備出門時,就看到小二過來,叫我去一樓堂屋。”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