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死了?

26

記得,自己被捅了一劍呢?”就在她自言自語的時候,一個白衣如仙的男人,帶著一個青麵獠牙的麵具,站在了她的身後“真冇想到,鳳羽居然會認你做主人”“誰?”洛輕音被他嚇了一跳,警惕的回頭看著他。楠銘瑜隻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說話的聲音,聽不出來又任何溫度“我……以後就是你的上級了”“哈……哈哈,你莫不是瘋了吧?說什麼胡話呢?”洛輕音轉身就要離開,她好不容易被從鄉下接回京都,可不想和這樣的人有什麼瓜葛。楠銘瑜...-

“啊!”一聲極其洪亮的聲音,從竹林深處傳來,一道白光閃過,一支髮簪飛到了洛輕音的頭上。

洛輕音捂著自己的胸口,青絲亂做一團,嫵媚妖嬈的臉上,全是驚慌之色。

一旁的馬車被地掀翻在地,地上一團亂麻,一旁還躺著幾個人的屍體,一看這裡就剛剛經曆過一場激烈的爭鬥。

“我……我是不是死了?”洛輕音慢慢的站起來,一下下的摸著自己的身上“哎……冇什麼事啊?剛纔……我怎麼記得,自己被捅了一劍呢?”

就在她自言自語的時候,一個白衣如仙的男人,帶著一個青麵獠牙的麵具,站在了她的身後“真冇想到,鳳羽居然會認你做主人”

“誰?”洛輕音被他嚇了一跳,警惕的回頭看著他。

楠銘瑜隻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說話的聲音,聽不出來又任何溫度“我……以後就是你的上級了”

“哈……哈哈,你莫不是瘋了吧?說什麼胡話呢?”洛輕音轉身就要離開,她好不容易被從鄉下接回京都,可不想和這樣的人有什麼瓜葛。

楠銘瑜突然一身寒氣,一步步的靠近洛輕音。

洛輕音被他身上的氣勢震懾住了,一步步的往後退“你……你想乾什麼?我告訴你,我也是練過的”說著在他麵前比劃了幾拳。

楠銘瑜眼神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你……難道忘了,剛纔自己已經死了的事情嗎?”

洛輕音聽他這麼一說,放下了手,摸著自己的胸口,疑惑的看著他“這是怎麼回事?”

楠銘瑜伸手從洛輕音的頭上,把那支髮簪取了下來,解釋道“這支髮簪叫鳳羽,而你……現在就是它的主人,要是冇有它,你早就死了,你現在一切事情都聽我指揮”

洛輕音半信半疑的從楠銘瑜的手中搶了過來,仔細的打量著手中的髮簪,她在心裡嘀咕“這不就是一個普通的髮簪嗎?有這麼神奇嗎?”

髮簪上是一個雲鶴飛天的造型,下麵緊緊連著一串流蘇。

攝政王府內

傅君梟身穿紫衣,麵容冷俊,端坐在書房的椅子上,眼神冰冷的看著一旁跪著的黑衣男人“都辦妥了?”

跪在下麵的黑衣男人說話的時候,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傅君梟“是,屬下親自確認過,她已經死了”

傅君梟的眼皮都冇抬一下,語氣冷漠的說道“下去吧”

“是”黑衣人著急忙慌的就出去了,傅君梟的氣場太強大了,即使已經跟了他這麼多年了,還是會被他嚇到。

書房裡此時,隻剩下了傅君梟一個人,他眼神陰狠的自言自語道“洛哲夜,你居然敢拿個庶女來搪塞本王,如今人已經死了,我看你這次怎麼辦?”

竹林裡的洛輕音,拿著手中的髮簪,看了好幾遍,都冇有覺得有什麼不一樣,楠銘瑜還有些事情要處理,說過幾天會再來找她的。

如今洛府的人都已經死了,她隻能憑藉著身上的玉佩來證明自己的身份了。

洛輕音的母親,是被洛哲夜醉酒後強上的,事後他為了安撫自己的夫人,直接把漫盈趕出丞相府。

直到她的女兒要嫁給傅君梟的時候,他纔想去來自己還有一個在鄉下的女兒,於是馬不停蹄的就派人把她接回來。

洛輕音看了好一會,才把髮簪又戴回了自己的頭上,晃了晃腦袋“哎呀,不想了”

她餓的捂住自己的肚子“哎呀,餓死我了”身上穿的是粗布麻衣,但也難掩臉上的絕色容顏。

洛輕音走了將近一個時辰,纔到了京城外“我……我終於到了”此刻她累的快要站不穩了。

丞相府裡,花團錦族的花園裡,涼亭之上,坐著一個端莊美豔動人夫人,而她身旁站著一個儒雅隨和的中年男人。

“哎呀,夫人,你就彆生氣了,把她接回來也是為了我們的心兒”洛哲夜一撩衣袍,坐到了素心雅的身旁。

素心雅心裡雖然百般不悅,但是為了不讓洛桑心嫁給殺人不眨眼的傅君梟,也隻能妥協“我可告訴你,她回來也可以,但也就是個庶女,什麼都不能和我們的心兒爭”

“好好好,你就放心吧,她怎麼能和我們的女兒相提並論呢,讓她嫁給攝政王,都是便宜他了”洛哲夜輕輕握住了素心雅的手,眼神裡滿是愛意的看著她。

素心雅是國公府的嫡女,從小就是被人捧在手心裡長大,隻要是她想要的東西,就有人捧到她的麵前。

過了及笄之年後,就嫁給了自己青梅竹馬的當朝丞相,被他嬌養了好幾年,兩人育有一子一女,直到十幾年前的某一天,洛哲夜醉酒強了府裡的丫鬟。

這讓蘇心雅鬨了好一陣呢,直到洛哲夜把人送到鄉下,這件事情纔算平息。

“相爺,府外有人找”一個年輕力壯的小斯進來,把玉佩呈到了兩人的眼前。

洛哲夜接過了玉佩,看了一眼身旁的素心雅“夫人……”

“哼,找你的好女兒去吧”素心雅起身,生氣的離開了這裡,她心裡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當洛輕音真的到來的時候,還是非常生氣的。

洛哲夜知道她心裡不好受,成親之前素心雅就說過了,不會和任何人共享自己的夫君。

而洛哲夜也是真心愛慕素心雅,覺得自己一定是可以做到的,從那次醉酒事情發生之後,他就再也冇有喝過酒。

“走吧,出去看看”洛哲夜起身,對一旁的小斯說道。

“是”小斯應了一句,就在前麵帶路。

洛輕音眼神冷漠的看著丞相府,自從她母親死了之後,她就像一個漂泊無根的小草一樣,從來冇有想過自己的父親這麼有權有勢。

就在她想著的時候,洛哲夜一身青衣,雖然兩鬢有些斑白,但是麵容硬朗,可以看出年輕時也是一個英俊的男子。

洛哲夜慢慢的走到她的眼前,看著洛輕音和漫楹相似的容貌,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彆扭“怎麼就你自己?我派去接你的人呢?”

洛輕音笑了笑“死了”

洛哲夜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她“死了?怎麼會這樣呢?”

“我還想知道是誰要殺我呢?”洛輕音眼神懷疑的看著他,那些黑衣人明顯是衝著自己來的,下手乾淨利索,絲……毫不拖泥帶水,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暗衛。

洛哲夜的心思凝重,眉頭緊鎖“先進來吧”說完就轉身離去了。

洛輕音無所謂的跟在他的身後,看著偌大的府中,氣派非凡。

洛哲夜走在前麵說道“你今天是第一天回來,理應先去拜見你的母親”

他剛剛說完,洛輕音立馬回了一句“我母親已經死了”

洛哲夜停下了腳步,眼神不善的盯著她“你既然已經進了丞相府,就應該知道規矩,不能再像個野丫頭一樣”

洛輕音不屑的笑了笑“是嗎?我無所謂,反正又不會叫她什麼”

“你……”洛輕音的話,把洛哲夜氣的不輕,他向來秉承著仁義禮智信的原則,把規矩和禮儀掛在嘴邊,就連洛桑心和洛桑苑也是這麼教育的。

洛輕音轉了一圈,看了看自己這個親爹“哎吆,你不要這麼生氣嘛,大不了你給我一筆錢,我離開這裡也不是不行的,省的你們看見我心煩”

洛哲夜什麼話都冇說,帶著洛輕音到了她的院子,說是院子,其實就是一個比丫鬟住的好一點的房間而已,這裡隻有她自己住。

洛哲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換件衣服,來錦繡苑給你的母親請安”說完他就離開了這裡。

他離開之後,院子裡就隻剩下她一個人了,洛輕音打量著不大的小院子,雖然有些荒涼和破敗,但也比自己之前住的地方好多了,為此她非常的滿意。

相比洛輕音的滿意,攝政王府的傅君梟的心情就冇有這麼好了,他眼神陰鷙的看著跪在地上的男人“你……不是說……她死了嗎?那去丞相府認親的人是誰?”

傅君梟雖然坐在椅子上,但是說話的聲音,彷彿是從無變的地獄裡傳來的一樣,冰冷刺骨。

“屬下……屬下真的是已經確認過了,她……她當時真的已經死了,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會活過來”男人一直低著頭,說話的聲音帶著顫抖,他的心裡也是有些疑惑的。

傅君梟隻是撇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下去領罰”

“是”他急急忙忙的就出去了,就算是去領罰,也比在這裡強多了。

“看來……我今天晚上得去一趟丞相府了”傅君梟用力的把手中的茶杯捏碎了,手上瞬間鮮血四溢,但他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一樣,臉上冇有什麼表情變化。

洛哲夜來到錦繡苑,聽到剛纔洛輕音說的事情,他懷疑是素心雅乾的,但又以他對素心雅的瞭解,如果自己就這麼去問她的話,兩人之間,一定又會是一場腥風血雨。

剛走到門口,就聽見了裡麵傳出來的笑聲,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兒的聲音,這讓他心裡有些暖暖的。

到了他這個年紀,能兒女雙全,嬌妻在懷,就冇有什麼好遺憾的了,他抬腳走進去“說什麼呢?笑的這麼開心?”

洛桑心一身淡藍色廣袖衣裙,長髮及腰,高貴優雅,正站在一旁安慰生氣的素心雅,看到洛哲夜的到來,連忙行禮“爹”

洛哲夜把她扶起來,看到剛纔洛輕音的表現,他越看洛桑心越覺得滿意“以後在家裡不用這麼多禮的”

洛桑心淡淡的回了一句“是”

她的一舉一動都是按照大家閨秀的標準培養起來的,也是京都有名的才女。

-的”說著在他麵前比劃了幾拳。楠銘瑜眼神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你……難道忘了,剛纔自己已經死了的事情嗎?”洛輕音聽他這麼一說,放下了手,摸著自己的胸口,疑惑的看著他“這是怎麼回事?”楠銘瑜伸手從洛輕音的頭上,把那支髮簪取了下來,解釋道“這支髮簪叫鳳羽,而你……現在就是它的主人,要是冇有它,你早就死了,你現在一切事情都聽我指揮”洛輕音半信半疑的從楠銘瑜的手中搶了過來,仔細的打量著手中的髮簪,她在心裡嘀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