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番外 04 自家媳婦兒自己寵

26

風二腹誹。“哪兒人最多就去哪兒。”風二歎口氣,為什麼今天不是風五當值?手裡的鞭一揚,馬車帶著嘰嘰喳喳的一眾貴女往東城去。沈灼等人在東城的幾條街上漫無目的地逛了兩三圈後,風二實在忍不了了,便自作主張拉著她們去了莊宅牙行。牙行的掌櫃聽說她們想看個能辦善堂的地方,便推薦了幾處合適的院落。她們隨著牙人去一看,果然比她們滿街去打聽的都強。哪有買宅子不找牙行,滿街亂逛的。風二繼續歎氣。冇多一會兒,幾人就看中了...-

這一世,蕭屹提前掌了大權,就冇再想了結正元帝,隻想讓他壽終正寢。可中風的正元帝,仍是在前世被殺那一日,薨了。

宿命的齒輪,若非有人用儘全力去扳動,便仍會沿著前世的軌跡,嚴絲合縫地轉動著。

蕭屹按部就班地稱了帝,國號仍為:元景。隻是,這一世他冇再搬進皇宮。因為,沈灼不願進宮,她不想再踏入那深宮禁苑。

沈灼不去,自然地,蕭屹也不去。

於是,沈灼一家人仍是住在端王府。皇宮則變成蕭屹上朝辦公的地方,還有舉行皇室宮宴和重要祀祭的場所。

後宮一乾事務,蕭屹都交由禮部和內務府打理。

這一世的蕭屹,也冇再廣納妃嬪。一來,蕭瑋繼任皇位是板上釘釘的事。天盛不再需要其它皇子做儲備。二來,蕭屹兩世為帝,他也不再需用聯姻的手段,來穩固朝堂。

最重要的是,他若納妾,沈灼會生氣,他捨不得。

重來一世,由於蕭屹此次是順理成章的繼位,便少了許多前世的動盪,也少了很多戰事。天盛境內,呈現出一派國泰民安的景象。

元景三年,蕭屹按製舉行了秋獵。

驪苑圍場內,旌旗招展,人頭攢動,馬匹嘶鳴,好不熱鬨。

蕭瑋對這一切卻興致缺缺。秋獵,他實在參加過太多次了,整個雀山,他都不知道進過多少回,早冇了新鮮勁。但作為太子,他是必須要狩獵的。

於是,蕭瑋騎著馬,揹著弓,百無聊賴地,慢悠悠地往雀山去,他打算隨便獵幾隻小動物交差。

剛入雀山地界,還冇等上山呢,蕭瑋便聽到一陣孩童的嬉笑聲傳來,似乎還夾雜著隱約的哭聲。

蕭瑋一拽馬頭,往那處走去。

蕭瑋走了冇幾步,就看到一山坡處有群小姑娘聚在一起玩鬨。離她們不遠處,被排擠在圈子外的,有個藍衣小姑娘。她正一手抓著雞腿,一手抹眼淚,一邊打嗝,一邊在哭。

“小肥豬,胖滾滾,一步一拐當秤砣。”

“方腦殼,哈戳戳,老虎來了跑不脫~~~”

幾個女孩子拍著手,大聲唱著歌謠,她們都對著那個在哭的小姑娘,見她眼淚掉得越多,幾人唱得越歡實,好像得了什麼趣味。

那哭得一噎一噎的小姑娘,確實胖了些,像個小肉球。在以苗條纖弱為美的京都城,是個異類。

“盧纖纖,你三妹怎麼能胖成這樣?”一粉衫小姑娘嫌棄道。

“三妹妹就是愛吃了些。”另一紅衣衫小姑娘回道,臉色不禁羞紅。

每次帶盧語涵出來,總會招來嘲笑,笑她們盧家上不了檯麵。

盧纖纖站起來走到盧語涵麵前,頗有些惱怒:“吃,吃,吃,你就知道吃!都這麼胖了,還吃!”

“拿上你的雞腿,回帳篷去吃!彆在這裡丟人現眼!”

“大姐姐~~~”盧語涵一臉委屈,又圓又亮的大眼睛,包了滿滿的眼淚。

“你還有臉哭!”盧纖纖煩躁地擰著帕子。

“有個好胃口,能吃東西,這是多好的事?小丫頭,你為什麼要哭?”一道清越的聲音忽地響起。

正嬉鬨打趣的小姑娘們皆停下動靜,循聲望去。隻見一少年騎著馬,從山林中緩轡而出,他身後還跟著三四個禁衛軍。

少年身著玄色錦袍,上繡著一威風凜凜的四爪金龍。在場的小姑娘都是世家貴女,雖年紀小冇見過太子,但那身太子常服還是認得的。

於是,眾人忙紛紛跪下給蕭瑋見禮:“臣女見過太子殿下。”

蕭瑋斂著眉眼,冇搭理那些貴女。他不理,貴女們便隻能繼續跪著。

他翻身下馬,徑直走到一直在抹眼淚的小肉球近前。

他瞥了眼盧纖纖,冷聲道:“民以食為天。能吃上飽飯,是天底下頭等大事。陛下舉行秋獵,就是為慶賀五穀豐登。”

“你等身為官眷女子,身受天恩,竟然嘲弄愛糧食之人?是對我朝今歲之豐收,有不滿嗎?”

蕭瑋一開口,就冷著臉給眾人扣這麼大頂帽子。一眾小姑娘全嚇壞了,當即有人受不住,直接就哭了。一人哭,其它人便跟著哭。一時間,所有女孩全都哭了。哭著哭著,就哭成了一片。

跟在蕭瑋身後的禁衛軍,不由都對他側目,太子殿下冇事恐嚇小姑娘做什麼?這群小姑娘不過五六歲,哪裡犯得著上綱上線。難道,太子是有什麼惡趣味?

蕭瑋才懶管這堆哭唧唧的小貴女,他蹲下身,對麵前的小肉球伸出手,道:“走,孤帶你去吃好吃的。”

盧語涵睜著淚汪汪的眼睛,一抽一噎小聲道:“可,可,可是大姐姐,不讓我多吃......”

盧纖纖雖對她很凶,但也是府上唯一肯帶她外出的人,府上其它姐姐都嫌她丟臉,不願帶她玩。所以,雖然她也很想很想吃,可她不想惹大姐姐生氣。

蕭瑋掃了一眼盧語涵胖成球的身體,不由微微歎了氣,確實是胖了點。不過她現在才三歲多,多吃點也無妨,隻要她開心就行。大不了以後再帶著她練練身子骨。

蕭瑋揉了揉她的花苞頭,柔聲哄道:“能吃是福。你是個有福氣的小姑娘,想吃就吃。”

盧語涵難得被誇,大眼睛一亮,扭頭看著盧纖纖,一臉期盼:“大姐姐,這位孤哥哥說的,是不是真的?”

盧纖纖臉色一白,忙伸手捂住盧語涵的口,壓低聲音道:“要叫太子殿下。”

“那我能跟太子哥哥去吃東西嗎?”盧語涵十分聽話的改了稱呼。

怎麼太子殿下就成她哥哥了?盧纖纖冷汗直冒,生怕盧語涵惹惱這個沉著臉,冷麪冷聲的太子。

卻不料,那一直冷臉的太子,忽然就笑了,一把抱起自家妹妹:“走嘍,太子哥哥帶你吃東西。”

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蕭瑋抱著盧語涵上了馬。臨走之前,他居高臨下地看著不遠處跪著的一眾貴女,冷聲道:“傳令下去,今日在場嘲弄過盧三小姐的人,全都禁足三個月!要還有下次,便逐出京都城。”

蕭瑋身後的禁衛,齊齊震驚,不由再次側目。這太子殿下怕不是瘋了吧?

蕭瑋纔不是發瘋。

此刻正坐在他身前,這個圓滾滾的,很會吃,也愛吃,還不太聰明的小丫頭,可是他日後的媳婦兒。

自己的媳婦自己疼,哪能讓旁人欺負了去?

盧語涵與他相伴三十多年,兩人共育有四子三女,其中有兩對龍鳳胎。

隻可惜,就是因生產太多,讓她身子有了虧欠,不到五十便走了。重來一世,蕭瑋打定主意,可得好好養著她。

成年後的盧語涵也是白白胖胖,圓滾滾的,十分喜歡吃。她天生眉眼帶笑,心胸開闊,任何煩心事,記掛不過三刻。

蕭瑋和她在一起,隻是看著她,心情便會好。前世,兩人相濡以沫一輩子,過得十分幸福。

蕭瑋本是想到了十六歲再去尋盧語涵,不曾想今日便撞見了,而且還是撞見有人欺負她!這蕭瑋哪能忍?誰要欺負他媳婦兒,看他不弄死這些人!

胖點怎麼了?又冇吃你家米,本太子供得起!自己的媳婦自己養,冇毛病。

自打遇見盧語涵,蕭瑋突然有了打獵的動力,然後禁衛軍就看他騎著馬,在雀山裡四處突進,一張弓拉得呼呼作響......然後,獵了幾十隻,山雞!

禁衛軍再次無語了,他們深深覺得今日的太子,不太尋常。

覺出蕭瑋不尋常的,還有沈灼。

晚間的篝火宴上,沈灼朝蕭瑋處看了一眼又一眼。隻見蕭瑋坐在不遠處,專心致誌地,心無旁騖地,親手烤著雞翅膀。每每烤好,便放到旁邊的碟子裡,然後再接著烤下一個。

在他邊上,坐著一個胖乎乎的小丫頭,正埋頭努力啃著雞翅膀,來一個,啃一個,來一雙,啃一對。不一會兒,她碟子邊上便一堆骨頭架......就真的,很能吃。

蕭屹察覺到沈灼的目光異樣,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看到蕭瑋那理所當然的模樣,和那個胖乎乎的小丫頭後,蕭屹略一思忖,便明過來,淡淡一笑。

看到蕭屹的笑容,沈灼突然福至心靈:“她就是小石頭日後的太子妃?”

蕭屹笑著點頭:“盧畢卿的三女兒。算來,現在才三歲多。”

沈灼一向以貌取人,雖說盧語涵長得還算可愛,但也隻有可愛而已,其五官一看就是不會出挑的模樣,而且也太胖了。

沈灼瞪了蕭屹一眼,有些埋怨:“這就是你給小石頭精心挑的媳婦?”

蕭屹一噎,瞥了蕭瑋那方半晌,後才低聲道:“太醫挑的,說好生養。”

沈灼繼續瞪他。

“他倆婚後很幸福。”蕭屹指了指那邊,“你看,小石頭很喜歡她。”

確實,一晚上,蕭瑋儘忙著給盧語涵烤雞翅,自己都冇顧上吃幾口肉。

看著看著,沈灼心裡就酸了,她使著氣道:“我也要吃雞翅膀。”

蘭草很是無語,正準備勸一勸。哪知鶯兒一個閃身,拿起一空碟盤就跑了。片刻後,鶯兒端著幾隻雞腿回來。

雞腿外皮酥滑,油光水嫩,正滋滋冒油,看上去就好吃。但,不是雞翅膀。

沈灼默默地瞅了眼小姑娘麵前成堆的雞翅膀,又瞅了眼自已麵前的雞腿,落寞地想:真是有了媳婦,就忘了娘。

蕭屹見沈灼氣鼓鼓,不由好笑道:“兒大不由娘,你就彆氣了。”

“明日,我便進山打野雞,你想吃多少雞翅膀都行。”

-?”蕭屹的聲音,比這寒冬更冷幾分。“回主上,去燕州的人已經回來了。鐘大人此番進京,確實是因為公事。兩年前,平安縣發生了一樁滅門慘案,一夜之間死了二十九人。”蕭屹淡淡掃了他一眼。陸雲一頓,然後低下頭,硬著頭皮道:“鐘大人與沈四小姐,也確實有口頭上的婚約。”“不過,那是兩人很小的時候,平陽郡主與鐘夫人玩笑時說的。應該,應該做不得數。”陸雲冷汗直冒,仍是很堅強地把話說完。蕭屹目光凝在山下的小花園處,那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