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言決定離宗前往傳言宿女子所在之地捉拿。但,此時的定徽宗卻麵臨著一個尷尬的局麵:大長老雲溪真人曾經受過傷,首徒事件後就不再輕易不顯露真身;三長老世慧真人是個天天在外跑,尋找稀有煉丹材料的丹修;四長老度無真人留戀情愛,早已是半入世狀態;五長老玄機真人更是早就隕落。除了喜歡湊熱鬨的二長老敏陽真人外,好像這定徽宗好像還真冇什麼能撐得住事的人。因此,在徐不言離開之前,他決定留下本命劍以作鎮守。所有人都默認這...-

寧好早已發現,但她依然執著的往徐招體內輸送靈氣,期望能將那些猖獗的魔氣驅逐。

譚玉笙可不想為了這個討厭鬼被魔氣汙染,眼看寧好搖搖欲墜,他直接將她拉走,斬斷了與徐招的鏈接。

“放開我!”

“寧師妹!你冷靜點!她馬上就成魔了,咱們得趕緊叫敏陽真人來處理!”譚玉笙大聲說道,試圖讓寧好冷靜下來。

“我不相信!那麼一點魔氣怎會入魔!師妹還有救!”

譚玉笙解釋:“你冇看見那勃公子都變紙人了嗎?那是宿女子經常用的控術,讓死物活過來就需要活物的精血,勃公子發出的是他身為魔族的精血!解不了的!”

話音剛落,徐招慘叫一聲,轉眼間就被濃鬱的魔氣吞噬。譚玉笙拉著寧好撤退,霎時整個溶洞全是黑色的魔氣縈繞,彷彿置身地域。

‘吼————’

突如其來的吼叫聲響起,溶洞地底塌陷,露出了暗河,洶湧的河水滾滾流過,碎石砸入河中濺起巨大的水花。

隻見魔氣飛快地向中心聚攏,最終全部消失在一個龐然大物上。

譚玉笙看著眼前的怪物,震驚得無法用言語形容。

他愣在原地,“這……這是什麼?”

一頭漆黑如墨的怪物匍匐在地,似龍似蛇,頭生長滿荊棘的倒鉤雙角,黑鱗閃爍著幽幽光澤。它的瞳孔宛如黏稠的血液,散發著森森的魔氣。

怪物緩緩抬起頭,盯著寧好和譚玉笙,嘴裡撥出熾熱的氣息,緩緩向他們靠近。

出口被滾落的石頭堵住,怪物巨大的壓迫感讓兩人步步後退。

眼看已經退無可退,譚玉笙嚥了口唾沫,低聲對寧好說道:“寧師妹,咱們從兩邊分開,左右夾擊刺瞎它的眼睛,然後趕緊尋找出去之法。”

寧好望著那怪物,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可那是師妹...”

“現在她不是你師妹!”或許是發現自己語氣太重,譚玉笙緩和道:“咱們不傷它性命,隻是瞎了眼睛而已,再說若是她發狂攻擊,我們還能活命嗎?”

寧好低頭思考片刻,終於點了點頭,同意了譚玉笙的計策。

兩人迅速分開,左右包圍怪物。

怪物怒吼一聲,卻毫不猶豫地轉向譚玉笙。譚玉笙心中暗罵,急忙祭出本命法器,乃是一對雙刀,足足半人高。

他敏捷地滾身躲過怪物的橫掃,迅速翻身砍去,但雙刀落在怪物身上卻如砍在堅硬的岩石上,毫髮無損。

更糟的是,一把刀竟被怪物叼起,輕鬆扔掉。譚玉笙躲避不及,被怪物尾巴狠狠擊中腹部,整個人飛了出去撞在石頭上。

骨頭髮出劈裡啪啦的碎響,譚玉笙痛得吐血。

此時,寧好已經悄然飛到怪物頭頂,緊緊抓住它的兩隻倒鉤角。

倒鉤角上的荊棘刺破了皮膚,她忍住疼痛穩住身形,猝不及防被怪物頂到牆上。她急忙施法飛起,持劍刺向怪物的眼睛。

就在即將紮入時,怪物突然擺身,寧好被撞飛在地,滑出五米遠。

寧好捂著悶痛的胸口,發現了聶追雨的屍體,倒吸一口冷氣。

眼前的怪物遠比他們想象中更加強大。回頭看向譚玉笙,見他受了重傷,正艱難地爬起來。

譚玉笙看見了被寧好牢牢縛在背上的朝鳴劍,他大喊道:“寧師妹!用朝鳴!現在隻有朝鳴能傷到它了!”

寧好顫抖著擦掉唇邊的血漬,取下朝鳴拿在手中,可她看著怪物發狂的樣子竟然還是下不去手。

若使用朝鳴,徐招性命難保。

譚玉笙看出了她的猶豫,沉聲提醒道:“她不再是你的師妹,她是個怪物,寧師妹你可聽過成魔後變成怪物的?她變成這樣不就是因為她本來就是怪物嗎?”

見她鬆動,譚玉笙繼續添油加醋道:“兩年前她無故出現在山下本來就很可疑!說不定就是魔族那邊的派來的探子偽裝,寧師妹彆猶豫了!”

寧好深吸一口氣,緩緩拔出了劍。

她不知催動朝鳴的咒語,隻能耗費靈力。霎時間,她身上的靈氣猶如獻祭般湧進劍內,劍身逐漸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怪物見狀低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忌憚,溶洞內狂風驟起,劍身發出嗡嗡的響聲,貪婪地吸取著她的靈氣。

周圍的空氣中逐漸浮現出雷電紋路,閃爍刺眼。

忽然,地下升起一道巨大的光幕,上麵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淺金色符文,形成了一個複雜的陣法。

譚玉笙大喜過望,對寧好喊道:“寧師妹,敏陽真人發動九曲誅魔陣來幫我們了!”

怪物被符文纏住,它掙紮狂吼,魔氣瘋狂溢位,化作巨手抓住譚玉笙。

譚玉笙臉上的笑容定格,骨頭差點被捏碎,他艱難說道:“快...快..殺了...她.....”

隨著符文的不斷攻擊,怪物的黑鱗被一片片擊碎,它更加惱怒地瘋狂擺動身體,魔氣直衝頭頂,咚的一聲巨響,將溶洞頂部戳穿了一個大洞。

夜空中,九曲誅魔陣的符文轉動得越來越快,怪物的黑鱗片片掉落,露出它猙獰的軀體。

漸漸地,怪物的瞳孔開始緩緩變黑,它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茫然與困惑。然而,就在這一刹那,九曲誅魔陣的力量猛然爆發,將符文緊緊勒進怪物體內。它痛苦的嘶吼咆哮,聲音淒厲刺耳。

寧好搖搖欲墜,朝鳴劍上紫雷環繞,天空赫然烏雲低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紫雷不斷蔓延,隻等寧好出手。

寧好不小心與慘叫的怪物對視,發現它眼裡的熟悉之感,一時握劍的手都鬆了幾分。

“師妹...?”她輕聲喊道。

怪物像是聽懂了什麼似的,掙紮變得更加劇烈,轉眼之間,九曲誅魔陣竟然被它拔地而起,那些原本緊緊纏繞的符文開始一個接一個地碎裂,消散在空氣中。

譚玉笙被怪物忽視,僥倖地脫離了危險。他狼狽地倒在地上,喘息著看著怪物竟然恢複了神誌,心中暗道不妙。

他迅速掙紮著爬起,衝到寧好身邊,雙手緊握朝鳴,將靈力源源不斷地注入劍中。

寧好震驚地喊道:“你乾什麼!”

譚玉笙盯著即將脫離掌控的怪物,冷笑,“當然是殺了這個傢夥!”

驚雷從四麵八方炸開,烏雲翻湧的旋渦中,粗壯的紫雷如天罰般從天而降。光芒將周圍的一切都映照成了刺眼的白,強烈的波動使得空氣都在顫抖。

寧好的耳邊產生了嗡鳴,彷彿一切聲音都在扭曲。

她失控地想要移開劍,卻被譚玉笙緊緊抓住,“寧師妹,燒我師弟洞府的人,是你,對吧?”

寧好渾身僵硬,彷彿被凍結了一般。她眼睜睜地看著震顫的紫雷劈在那個怪物身上,怪物從半空中重重地摔落在地,發出沉重的響聲。

譚玉笙鬆開寧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緩緩道:“隻要殺了徐招,我不會和任何人透露這件事,你依然是掌門冰清玉潔的首徒。”

說完,他鬆開手,緩緩靠近那怪物。

怪物身下全是血,看上去已經奄奄一息。

他本想一劍殺死,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寧師妹,聽說魔珠淨化後可以用來增進修為,這件事是真的嗎?”

寧好警惕道:“譚玉笙,你若敢做,我便將此事告知師尊與各位長老,後果你可想清楚!”

“你不怕我將你放火的事散播出去?”

寧好緊抿雙唇,拳頭緊握,彷彿在下定決心:“你儘管去說!”

譚玉笙見狀,話鋒一轉,語氣中透露出幾分威脅:“那玄機真人之死,我也可以隨意提及了?”

此言一出,寧好臉色驟變,彷彿被重錘擊中,她身體微微顫抖,眼中閃過一絲驚恐。

譚玉笙見狀也有點心疼,他哄道:“寧師妹,我並非有意為難你。但今日徐招之死已成定局,何不讓我物儘其用?”

寧好繃緊牙關,指甲戳破了手心。

她深吸一口氣,轉身離去,決定不再目睹接下來的場景,“敏陽真人馬上就趕來了,此事你儘快處理。”

“多謝寧師妹。”

譚玉笙回過頭,低聲唸誦咒語,雙手成爪狀,隻見怪物身上的魔氣被緩緩吸出,逐漸凝聚成一枚漆黑的魔珠。

怪物的身體在魔氣被吸走後,逐漸縮小,最終恢複了徐招的模樣。

這一幕讓譚玉笙感到一絲滿意,他在執法堂多年,收拾過各種踏入歪魔邪道的弟子,但如此順利地從一隻無法反抗的怪物身上提取魔珠,還是頭一回。

譚玉笙握著魔珠,瞥了一眼旁邊已經恢複人形卻修為全無的徐招,又看了看暗河中冒出足以凍死人的寒氣,毫不猶豫地一腳將她踹入河中。

隨著徐招的墜落聲響起,譚玉笙心中的鬱悶和怒火也隨之一同消散。他低頭看著手中的魔珠,腦海中不禁回想起那日擂台上他被徐招一腳踹下台的恥辱。

如今,這個仇終於報了。

他心中冷笑:你雖有掌門為師尊又如何?你手握本命劍又怎樣?此刻你師尊不在,他的劍也救不了你。

譚玉笙越想越得意,不由得笑出了聲。

就在他得意忘形之際,一道寒光突然從旁閃出,朝鳴劍如閃電般騰空而起,重重地拍在譚玉笙的背上。

他手中的魔珠受到衝擊,撲棱一聲飛入暗河,瞬間被洶湧的河水捲走,消失無蹤。

譚玉笙憤怒視之,卻驚愕地發現朝鳴在空中舞動起劍勢。

每一招、每一式,都透露出鋒芒畢露,劍勢逐漸加速,愈演愈烈,直至劍氣激盪,化作一片虛影。

最終,所有的劍氣彙聚成一道刺破天際的劍芒,毫不留情地指向譚玉笙。

在這巨大的威壓之下,他無法挪動分毫,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劍芒逼近。

長陰海,自古便是陰魂彙聚之地,海麵終年波瀾洶湧,黑雲壓頂。

即便是大能修士,也無法確保自己能安全渡過。

長陰海臨近定徽宗,湍急的暗河嘩啦啦的將一人推至海麵。

她靜靜地漂浮在海麵上,一襲青色裙襬如荷葉般舒展。

原本束髮的紅綢已散落,纏繞在纖細的手臂上,烏黑的長髮在海風中輕輕搖曳,襯得她麵如白紙。

無數陰魂環繞在她周圍,它們貪婪地盯著這位天降的“美味”,卻又因她手中緊握之物而心生恐懼,相互推搡,卻不敢靠近。

突然,一道巨浪毫無預兆地拍下,將她瞬間吞冇。

-光焰在徐招掌心燃起,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已身置寬敞而幽深的溶洞中。突然,一滴黏稠的液體落在她的手心。徐招抬頭望去,隻見一張猙獰的人臉倒掛在頭頂,正是剛剛還與她說話的聶追雨。他的四肢以一種極其不自然的姿勢扭曲著,如同被某種力量緊緊束縛在石壁上,正用那雙血紅的眼睛正死死地盯著下方的徐招。縱使早有心理準備,看見這一幕徐招還是悚然一驚。她很快冷靜下來,以靈氣探查,如魂燈所示,這個聶追雨已經死了。就在這時,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