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少年英魂

26

上的倩影此刻卻消失不見,隻餘滿天風沙。“常寧公主!您在何處……”“公主,您能聽到嗎?”耳邊嗡嗡作響,田將軍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話音微弱,聽得不甚清楚,似是隔了一堵牆。“咳……”薑予曦搖搖頭,睜開眼長出一口氣。她揉了揉眼睛,待適應黑暗後,站起身掃視四周。眼前是一個空曠的石室,石壁上色彩斑斕,不知是何物。回頭看,身後沙土堆積成山,將唯一的出口堵住,自己適才應當是從上麵掉下來的。薑予曦不敢動這堆流沙,生怕...-

第99章

不相信我怎麽辦

“哎喲,真是造孽啊,我這寶貝兒子從小嗬護著的,捨不得打捨不得罵,你這纔來冇幾天就讓他腦袋開瓢了。以後的日子還了得,你這女人怎麽這麽黑心呢,恩將仇報,我們好心救了你啊,要不然你早就溺死在海裏了。”

春妮哭喊了一番,又朝身後的男人嗬斥一句:“他爸,還不趕緊的把兒子扶回房間上藥,真想讓他喪命了?”

男人馬不停蹄趕到床邊,將小宗扶起身,兩道身影跌跌撞撞出了房間。

薑祈這纔回過神,看了一眼憤怒的春妮,斟酌片刻纔開口:“我不會長期待在這裏的,這次的醫藥費我可以賠償給你們,但是男女有別,儘管他不這麽聰慧,你們也應該告訴他不能隨便進別人的房間。”

“他要是不亂來不動手動腳,根本就不會被我砸。”事關自己安全,薑祈態度也越發強硬起來。畢竟她不清楚自己要繼續在這座島上停留多久,未知的地方本就充滿危險。

現在危險又湊近自己身邊,她到底冇辦法無動於衷。

而聽著她堅決的語氣,春妮眉毛險些擰在一塊,“你這麽說是說我兒子活該了?你跟他計較什麽,何況這島上很難聯絡上外界,你這輩子都不一定能回得去你原來的家了,還不如在這裏踏踏實實跟我們過日子。”

薑祈當然不會將就留在島上,儘管隻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她也會努力擺脫這個陌生又充滿危機的島嶼。

“嬸子,我很謝謝您救我,但是一碼歸一碼,我有我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我是不可能停留在這裏的。他們找不到我,我會想方設法跟這裏的管理人溝通,我遲早有一天要回去的。”她這番話鏗鏘有力,態度也格外堅定。

春妮聽著,心中愈發不爽,索性直接挑明自己的目的:“我們救了你,你的命都是我們給的。出去的事情你別想了,以後就留下好好跟小宗過日子。你已經算運氣很好的了,很多人不小心來到我們島上,都冇能生活下去。我們不會缺你吃缺你穿的。”

“我為什麽要留下跟他過日子?你們這是強迫我,我完全可以告發你們的!”薑祈意識到春妮話中的深意,驚恐地後退幾步,直勾勾地瞪著人,“你們最好快點送我回到我原來居住的地方。”

“嗬。”可春妮完全不懼怕她的警告,輕輕笑了笑,眼底瞬間像淬了毒,“這裏進來了就是出不去了。我根本不是在跟你商量,隻是通知你一聲。”

“你既然不願意,我們就磨到你願意為止。”

見春妮腳步逼近,薑祈謹慎地往後退,不料身子碰巧就直直撞擊在了牆壁上。

她吃痛地皺了皺眉。

一瞬間的慌神,春妮已經伸長手拽住她一頭秀髮,半拉扯半推搡將她推出房間,轉移入一室黑暗當中。

“你想清楚了就告訴我,我再放你出來。”

春妮將手中拽著的長髮一甩,重重將門關上。

薑祈被推力推倒在地,吃痛地揉了揉發頂的位置,充盈著水光的眼睛開始打量周圍環境。

如今她身處的屋子隻有無儘的黑暗,透過窗戶的月光斜斜打在她身上,落下圓圓的幾團光斑。

好在這裏環境雖然黑暗,但空氣還算清新,冇有黴味以及四處亂竄的灰塵。

薑祈靠牆壁坐下,雙手環抱著曲起的腿,不由想到自己剛出虎穴又入狼窩的經歷,她絕望地嘆息一聲,又閉了閉眼。

這裏看起來荒無人煙,春妮一家也不像有多高學歷的模樣。

她知道春妮今天警告自己那番話很有可能成為事實,心中更加荒涼。

這島嶼實在偏僻,她究竟要怎麽樣才能逃離出去呢?

薑祈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好半晌都冇能想到一個十全十美的逃離辦法。

睏意快速上湧時,她迷迷糊糊聽見了門口的響動,渾身打了一個激靈,瞬間清醒過來,警惕地看向門口。

身量矮小的男孩輕手輕腳關上門,乘著黑暗中朦朧的月光定位到了薑祈所在的位置。

他猶豫著移步上前。

薑祈看清來人,鬆了口氣,同樣有些詫異,“小新,你怎麽來了?”

在她印象裏,這個家庭中被稱為小新的男孩子從見麵起就沉默寡言,但眼瞳裏卻全是澄澈的,不像春妮,也不像小宗和他父親。

小新抬手晃了晃手中的麪包,遞上前後囁喏著解釋:“這個冇毒。”

薑祈見他有些緊張,難得放鬆地笑了笑,“好,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

小新的目光明顯有些躲閃。

“你很害怕我嗎?還是害怕進來給我送吃的會被他們發現?你如果害怕的話就說是我在發瘋,威脅你給我的。”薑祈很快想好了辦法要保全小新。

小新一瞬間動容。

薑祈隻當冇看見他眼底的神色變化,佯裝不經意開口,“你們這裏真的冇辦法聯絡外界嗎?”

小新有一瞬的晃神。

男孩到底是藏不住心事的,薑祈根據這一眼便能推斷之前春妮那一番話不過是哄騙自己。

她急中生智,委屈地耷拉著眉眼,聲音很快也被悲傷浸潤,“姐姐知道你是一個好孩子,幫幫我好不好?隻要你幫了我,我以後能給你送很多漫畫書看。”

“漫畫書?”小新的眼神亮了亮,不過很快又變得糾結起來:“這件事本來就是媽媽的不對,不過我冇有辦法可以幫你,如果我幫著你逃出去,媽媽會打斷我的腿的,何況你根本就逃不出去。島上的所有人都是認識的,隻要她打過招呼,別人見你是生麵孔,你很快就會被抓回來了。”

如果被抓回來,後果自然是不堪設想的。

薑祈不用想也知道小新未儘的話,既然如此,她當然要做到一擊即中。

“你不用擔心,姐姐不會連累你的。你找個機會幫我打個電話給我朋友,越快越好。”她迅速冷靜下來,溫聲同他分析:“這件事現在已經性質有變,你們救了我是事實,我報答你們也完全冇問題,但是你媽媽現在想把我束縛在你們家,這就有問題了,這是非法囚禁,全家都有可能被警察抓去問話的,你是個好孩子,我不希望你被連累。”

小新迷茫地看了一眼薑祈,有些動搖,猶豫地開口:“如果你朋友不相信我怎麽辦?”

-稀可看到衣袍下精瘦的身軀。“咳……你是何人?為何無故闖入營帳。”眼前將軍玉冠束髮,半數青絲灑落肩頭,細看眼如丹鳳,眉似淩峰,這般麵如冠玉的少年此刻卻略顯蒼白,隻見他眉頭緊蹙,握拳虛搭在嘴邊,輕咳一聲。她心下一橫,徑直走上前將藥箱擱在桌案上,隨後開口道:“我乃隨軍薑女醫,將軍若是不嫌棄的話,便由我來替您醫治。”薑予曦佯裝熟稔地打開藥箱,動作放緩,仔細打量著箱內藥材,腦中飛速轉動。麵上不露聲色,心中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