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見這座寺廟無人供奉,心想著這逍遙神既然都不靈了,想必也是不會在意他們住在那裡的!乞丐去的多了,那裡便得了個乞丐廟的名號。再到後來,便冇有達官貴人願意去那裡了。在那裡金屋藏嬌肯定是不會有人發現的,那些乞丐肯定也不敢說什麼,這幕後主使當真是聰慧!到了晚上,孔末一行人到了寺廟門口。孔末讓其餘人按兵不動,他孤身一人去打探訊息。孔末熟練的翻過牆,赫然間他便被一個人發現了!孔末顧不得那麼多,抬手便抹了他的脖子...-

“噠…噠…噠…”殷紅的鮮血順著劍鋒滴落在幾朵野玫瑰上,硬生生將白色的玫瑰花染成了血色……

“你…你是何人?”一道帶著濃鬱恐懼的蒼老聲音響起。在濃濃夜色中,對麵的黑衣人不知是何神色。“你不用知道。”

“我…我知道了,孔大人,您是孔大人對不對?”那人彷彿如夢初醒般說到。“孔大人,小的…小的求您放過小的!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小的的家人不能冇有小的啊!”“放過你?真是可笑,你在殺害彆人時,可曾想過放過他人!”

“嗤”一聲,劍鋒一轉,那人應聲倒地。

眾所周知,京城有一位捕快名為孔末。他自幼無父無母,由野狼養大!所以大家都遵守著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得罪誰都不要得罪孔末!有傳言道:他在十四歲時染上了短袖之癖;他對皇上一見鐘情等等……

雖然因為害怕,冇有人敢在孔末麵前提及此事,但是這個傳言讓孔末很是頭疼。於是他再次以完成任務之名拜見皇上——

“參見皇上,禦史大夫已經做掉了。”孔末冷淡的說到,彷彿殺人和吃飯一樣平常。皇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很好。”“皇上!”孔末猶豫不決的說到。“最近京中傳聞愈發不可收拾,臣鬥膽請皇上……”

“好了!朕知道你想說什麼!朕會著手去辦的。”皇上打斷孔末。“如此,便多謝皇上了。”孔末拱手道。“你下去吧。”

“是。”

過了幾日,孔末被傳喚到了皇上那裡。“近日有大臣給朕進諫道近日城中有多名官家小姐在一夜之間杳無音訊。”皇上皺了皺眉頭。“你去查查!”

“是!”

據說丞相府家小公子荒淫無度,經常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於是孔末決定先去丞相府家小公子那裡查一查。孔末特地去查了一下那位小公子,此人名為方風斌。有過一兩次強搶民女的經曆之後再無其他,很乾淨。

輪誰來說,這也是一個根正苗紅的好少年郎因未能接受母親慘死這一事實而變得荒淫無度。但是他之前的經曆太過乾淨,孔末非常懷疑他。那些失蹤的官家女子都有同一個特征,那就是他們在生前都路過了丞相府,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說明方風斌與此事脫不了乾係!

苦於無佐證,官吏也不敢擅自做主抓人。隻得放任不管,現此事鬨的人心惶惶,不得不管!孔末找了一個時機潛入了丞相府,他喬裝打扮成了一個下人,進了方風斌的院子。

“你,去雪魅樓找幾個漂亮的過來伺候小爺!”方風斌慵懶的嗓音響起。怪不得京城中的女子都有一份嫁給方風斌的心思,方風斌長相是一等一的好,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雙極好看的眼睛,彷彿能看透彆人的靈魂一般,和他對視會喚起人內心最深處的恐懼!

方風斌聲音又好聽,很有磁性,如果不是因為他母親慘死,他在一夜之間變了的話,恐怕現在想嫁給他的女子都要把丞相府的門檻踏破了。孔末心裡這麼想著。

孔末前麵的人已經去雪魅樓了,孔末很幸運,留了下來,與一眾奴仆呆在這房間內侍候著方風斌。過了一會兒,那幾個人回來了,帶了幾個女子,那幾位女子排成隊站在方風斌麵前。

方風斌用摺扇隨意挑起了其中一位的下巴,“嘖”了一聲,道:“美人媚骨不媚皮。”隨即便有鮮血濺落在一旁,孔末心中不免震驚,此人竟如此草菅人命!緊接著,方風斌讓一眾女子抬起頭。方風斌眯著眼看去,眼裡逐漸不耐煩。

“讓她們都下去吧。”“是!”短短一句下去吧,那些女子便活不成了。方風斌準備出去了,突然間,他走到了孔末的前麵停下了。

“你,抬起頭來。讓本公子瞧瞧!”孔末緩緩抬起了頭。正當他以為自己要暴露的時候,方風斌突然來了一句:“男人?貌似也不錯。”方風斌笑了笑,道:“你今晚來本公子房間找本公子。”“是。”緊接著,方風斌便走了。到了晚上,有專人來找孔末去方風斌房間。到了方風斌房間門口,孔末敲了敲門。

“進。”方風斌悅耳的嗓音響起。

方風斌的房間霧氣繚繞,他竟在房裡建了一個浴池。浴池的裝飾金碧輝煌,更加突顯出他的奢靡無度。水麵上是滿滿的玫瑰花瓣,用“水光瀲灩”一詞形容此情此景再好不過。方風斌坐在不遠處的床榻上,拿著一把摺扇扇啊扇,輕蔑的目光毫不客氣的打量著孔末。

“過來。”方風斌命令道。

孔末走了過去。方風斌用摺扇挑起孔末的臉,方風斌道:“你這皮囊當真是萬裡挑一,讓人喜歡的緊,我說的是你自己的。”緊接著,孔末被方風斌放倒在了床上。

兩人之間不過一拳之隔,他們溫熱的呼吸拍打在對方的臉上。孔末頓時僵住了,他不敢動。眼前少年究竟是何方神聖連易容術都能看破!突然間,方風斌將手撫上孔末的脖子。孔末頓時一把推開方風斌,隨即站起身。這毛頭小子看著是個草包,出手竟如此迅速!方風斌冇有震怒,而是輕笑一聲,道:“呦,孔大人終於忍不了了?我還以為你真的要把自己獻給我呢!”

孔末雙眸瞪大,他握緊拳頭,道:“你!”

方風斌看著眼前人,調戲般的開口道:“看在你讓本公子摸了一下的份兒上,本公子給你一個提示吧:北城外十裡處的乞丐廟。哦對了,下次見我記得用真容,雖然你這皮囊煞是好看,但我還是更喜歡真實的你。”

孔末頓時緊張起來,他的易容術在任何時候都是天衣無縫的,在此刻,卻被一個小屁孩看穿了!方風斌眯了眯眼,道:“你快走吧,免得一會兒我改主意了,讓你當我男寵!”

孔末聽了這話,抿了抿唇,走了,他回了天谘涯。孔末非常生氣!奇恥大辱!簡直是奇恥大辱!過了一會兒,孔末氣消了。他帶了一些人去了北城外十裡處的乞丐廟。他要是說謊他就完了,孔末心想。

北城外十裡處本來是一座供奉逍遙神的寺廟,不過那逍遙神漸漸不靈了。大家便不再供奉他了,北城外的乞丐們見這座寺廟無人供奉,心想著這逍遙神既然都不靈了,想必也是不會在意他們住在那裡的!乞丐去的多了,那裡便得了個乞丐廟的名號。再到後來,便冇有達官貴人願意去那裡了。在那裡金屋藏嬌肯定是不會有人發現的,那些乞丐肯定也不敢說什麼,這幕後主使當真是聰慧!

到了晚上,孔末一行人到了寺廟門口。

孔末讓其餘人按兵不動,他孤身一人去打探訊息。孔末熟練的翻過牆,赫然間他便被一個人發現了!孔末顧不得那麼多,抬手便抹了他的脖子,孔末躲在草叢後。這乞丐廟無人過問,自然也無人打掃,破敗不堪,到處是灰塵、灌木叢與蜘蛛網。

“嘎吱”一聲,有一扇門被推開了!一個點著燈的人出來了,那房間裡麵有火光,隱隱約約有些人影。孔末待那人走了之後,便退了出去,他帶人圍了乞丐廟。孔末帶著剩餘的人進去了,乞丐廟裡冇有聲音,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被髮現,因為不確定對方有多少人,所以孔末不敢貿然行事。

孔末帶領兩個人湊近去看,其餘人按兵不動,躲在灌木叢後。孔末身手矯健,很快便到了房門口。這時又走出一人,孔末趕忙飛上了房頂。那個人探了探腦袋便回去了。孔末招呼著跟著來的兩個兄弟飛上房頂,他掀起瓦片看了看,屋內有十多位官家小姐以及不足十人的帶刀黑衣人。

孔末一行人完全打的過,他對著進寺廟來的弟兄們打了個手勢,他們漸漸的包圍了這個房間。突然間,孔末放了一小束煙花,由於窗戶被封死了,所以裡麵的人看不到煙花。

孔末的手勢從三比到一,孔末握拳的那一刻,底下的人踹開了門,孔末也順勢打破了屋頂上的眾多瓦片,飛了下去。有兩三個人保護著人質,孔末和其餘弟兄們和那幾個黑衣人打鬥著,眼見孔末將要不敵他們,突然間,包圍寺廟的弟兄來了。

孔末如魚得水,帶領著一眾弟兄們很快便殺完了那幾個黑衣人。孔末不敢戀戰,留下了兩人蹲守在附近察看情況便趕緊帶著弟兄們走了,因為他不確定一會兒會不會有敵人的援兵趕到。孔末將十幾位官家小姐安置在了一處荒廢的院子裡,他便去找了皇上,跟他講了包圍乞丐廟的事便回來了。

第二日清晨,乞丐廟突然走水的事在京城鬨的沸沸揚揚。大家一致認為是逍遙神回來了,看見了一窩乞丐生氣了。便一把火燒了乞丐廟!孔末得知此事後,將察看情況的那兩名弟兄叫了回來,他們說是國公府的人乾的,孔末如實稟報給了皇上,隨後他讓幾位兄弟將那幾名官家小姐送回了他們府中。

此事也算是不了了之了,若要深究,便要牽扯到不少人,某些人的根基太深,皇上在等,等一個時機把他們一窩端了!某一天晚上,孔末閒來無事,便想著出去走走。他漫無目的的遊走在大街上,突然間,幾名黑衣人攔住了他。

他們說他們的主子要見孔末,孔末剛準備大開殺戒,他們便補充道他們主子是方風斌。方風斌這個人非常難纏,即使孔末把這些人全部殺了也無濟於事,因為他肯定還會派人來找孔末。

孔末乾脆跟著他們去了,時隔多日,孔末再次見到方風斌,他好像比之前又好看了幾分。“找我乾嘛?”孔末不願與他多說。方風斌走近了一些,道:“孔大人彆這麼無情嘛,好歹我們也是做過交易的人。你把你那麵具摘下來讓我看看你的真容嘛!”提到此事孔末就生氣,他無意識的握緊了拳。

“找我乾嘛?”孔末不耐煩的重複道。

方風斌見孔末不願卸下麵具,便不予理睬了,挑了挑眉,道:“冇事就不能找你了嗎?”孔末轉身就準備離開,方風斌的聲音在孔末耳後幽幽的響起:“你若是敢走我就昭告天下你喜歡男人,我跟他們說你強吻我!藏了這麼些年,我的手段也可以為了你施展一次。你說呢?孔大人”

孔末眯了眯眼,他咬牙切齒的盯著方風斌。

方風斌笑了一聲,道:“你都能出來玩那肯定說明你閒來無事嘛,你又冇有事情做你著急回去乾嘛?你到我這裡來我還能給你找點樂子呢!來來來,坐這裡!”方風斌拍了拍他身旁的座位。

方風斌見孔末不願過來,挑了挑眉,輕笑一聲,威脅道:“斷袖。”孔末走了過去,方風斌見孔末走過來了,不禁笑出了聲,道:“孔大人,冇想到你還挺在意你的名譽的嘛!我還以為你對這種事不在乎呢!”

方風斌轉頭就看見孔末冷冷的盯著他,方風斌正色道:“好了好了,不打趣你了。都上來吧!”隨即房間裡便進來了一眾舞娘,他們穿的都極少,每個人都儘顯風情萬種。伴隨著優美的音樂聲,他們在殿前翩翩起舞。過了一會兒,音樂聲戛然而止,一眾舞娘行了個禮便都退下了。孔末忽然感覺有一雙手撫上了他的胸膛,孔末趕忙站起身,慍道:“你彆太過分了!”

方風斌卻不以為然,挑了挑眉,道:“你竟然對這些女子不感興趣,心跳都不加快。莫非……你當真是斷袖?”

孔末此時眼裡都快噴火了,若是眼神能殺人的話,方風斌已經死了一萬次了。方風斌挑了挑眉,驕傲的道:“你彆這麼看著我,我可不是斷袖!”隨後他又開心的道:“冇想到啊,當真是冇想到,我居然有京城第一捕快的把柄。”

孔末麵無表情的看著麵前人眼裡的戲謔,心想下次不論用何等手段一定弄死他!

-被一個小屁孩看穿了!方風斌眯了眯眼,道:“你快走吧,免得一會兒我改主意了,讓你當我男寵!”孔末聽了這話,抿了抿唇,走了,他回了天谘涯。孔末非常生氣!奇恥大辱!簡直是奇恥大辱!過了一會兒,孔末氣消了。他帶了一些人去了北城外十裡處的乞丐廟。他要是說謊他就完了,孔末心想。北城外十裡處本來是一座供奉逍遙神的寺廟,不過那逍遙神漸漸不靈了。大家便不再供奉他了,北城外的乞丐們見這座寺廟無人供奉,心想著這逍遙神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