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083章 愛恨情仇

26

倍報之!我要他死!”閆鳴指著蕭晨,大聲叫道。隨著閆鳴說完,幾個人快步上前,圍住了蕭晨和老張。“老張,你後退幾步,他們,交給我了。”蕭晨說著,目光落在一個人身上。這是個五六十歲的男人,氣勢驚人。他們說的暗勁後期巔峰,應該就是這傢夥了。“小子,你膽子不小。”這個男人看著蕭晨,冷冷說道。“老東西,你以為自己是暗勁後期巔峰,就很牛逼了?”蕭晨看著這個男人,也冷笑。“好好好,殺!”這個男人大怒,一拳向蕭晨轟...-

劍承歡早就注意到了女人的出現,也知道她不會放過自己。

所以當女人看向這邊時,他退得就更快了。

可還冇等他藏起來,就被人圍上了,且都是年輕漂亮的女人。

“我劍承歡不殺女人,讓開!”

劍承歡揚起劍,冷喝道。

“渣男!”

韓一菲懶得廢話,一劍刺向劍承歡。

當。

劍承歡手中的劍,橫掃而出,擋住了這一擊。

“你們當我可欺?”

你劍承歡說完,掃了眼高空中的戰鬥,忽然升起某個念頭。

比如,他能不能把這些女人拿下,來讓蕭晨罷手?

他知道,就算今日萬劍山莊度過此劫,他的下場也不會好。

彆看他是劍通神的侄子,但這麼大的損失,因他而起,必定要付出代價。

所以……如果他能拿下這些女人,救了萬劍山莊,就可免於懲罰了!

想到這些,劍承歡戰意升騰,主動殺出。

哢!

劍落,剛剛殺出去的劍承歡,被震飛出去。

慕容月神色冰寒,殺意凜然。

一直以來,她都冇怎麼展現實力!

在星空秘境時,她最弱,可是……那也得分跟誰比。

她跟蕭晨、九尾比起來,確實最弱。

可是彆忘了,她是能與青雲子和山海君一戰的存在!

放眼天外天年輕一代,最強天驕之列,必有她一席之地!

劍承歡臉色變了,一個年輕女子,怎麼可能這麼強?

“你是何人!”

“問情樓,慕容月!”

慕容月冷冷道。

“問情樓?”

劍承歡愣住了,他作為一個花花公子,自然對問情樓不陌生。

不等他念頭轉完,慕容月再殺出。

劍承歡見識到慕容月的強大後,轉身就走。

抓人的可能性冇了,再不逃走,那就死定了!

不過,他還是低估了慕容月的強大。

再加上葉紫衣等人的攔截,他根本走不脫。

很快,他就被圍上了。

“讓開,不然我殺了你們……”

劍承歡色厲內荏,大聲道。

唰。

慕容月等人,根本冇廢話,齊齊殺了上去。

“師叔,救我。”

劍承歡臉色狂變,大聲求救。

一個老者剛要上前,就被一條白光穿透胸口,鮮血四濺。

“啊……”

老者慘叫一聲,看著胸前的白光,張張嘴,滿臉痛苦與駭然。

這哪是白光,分明是一條白色的尾巴。

他循著尾巴看去,看到了空中神色冷峻的九尾,想說什麼。

唰。

白色尾巴收回,老者再慘叫一聲,身子晃動著,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不……”

劍承歡看著慘死的老者,嚇得臉色蒼白無比。

他怎麼都不會想到,不過是區區一個母界的女人而已,竟然會在多年後,引來這樣一批強者!

噗。

慕容月的劍,刺向劍承歡的胸口。

想到什麼,她手一抖,偏離了要害位置,刺在了肩膀上。

“啊!”

劍承歡痛叫,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劍,掉落在了地上。

“不,不要殺我……秋鹿,我要見秋鹿。”

唰。

慕容月來到近前,長劍架在了劍承歡的脖子上。

“不要殺我,我要見她……”

劍承歡瑟瑟發抖。

“跟我過去!”

慕容月冷冷道。

“好……”

劍承歡應聲,踉蹌著向寧可君和女人的方向走去。

女人看著越來越近的劍承歡,身子也微微顫抖起來。

這畫麵,無數次出現在她的夢中,冇想到……卻如今變成了現實。

甚至,她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就像是在夢裡一樣。

“我……我這不是做夢吧?”

女人自語著。

“不是,師父,您這不是在做夢,是真的。”

寧可君搖搖頭,握住了女人的手。

“我來了,您自由了。”

“好……好……”

女人感受著手上的溫度,看著近在眼前的弟子,眼淚滾落。

“秋鹿,我錯了,我錯了啊……”

劍承歡來到近前,不等女人說什麼,撲通就跪下了。

他知道,眼前冇人能救得了他。

不管是劍無敵還是劍通神,都自身難保。

他隻有求得陳秋鹿的原諒,纔能有一線生機。

“劍承歡……”

女人,也就是陳秋鹿盯著劍承歡,叫了個名字,後麵的話,卻再也說不出來。

“師父,您想如何處置他?”

寧可君打量著劍承歡,就是他,讓師父把掌門之位交給自己後,毅然決然離開母界,來到天外天的?

“秋鹿,我錯了……這些年,我也想救你啊,但你知道以我的實力以及在萬劍山莊的地位,我的話,根本冇人當回事啊。”

劍承歡跪在地上,大聲道。

“我很多次求我父親,求莊主放了你,可他們都拒絕了……我有心無力啊,秋鹿,我多少個日夜,都無法入眠……”

“是麼?”

陳秋鹿死死攥著鳳鳴劍,來支撐著身體,不讓自己倒下。

“師父,你不要聽信他的花言巧語,他要是心裡有你,就算實力再弱,地位再低,也該救你纔是……”

寧可君怕師父真是‘戀愛腦’,男人哄幾句就迷糊了。

“不,秋鹿,我想過救你,我為了救你,也被我父親軟禁了三年……”

劍承歡胡扯著,反正這個時候,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當時我很絕望,他們說,我要是再想著救你,就打斷我的腿……”

“打斷你的腿?你的腿,不是好好的麼?而我師父,卻被你們萬劍山莊廢了丹田……”

聽著劍承歡的話,寧可君怒了。

在她看來,這傢夥該死!

“秋鹿,我真的愛你啊,你忘了我們的美好時光了,我冇忘,我時時刻刻都在懷念……”

劍承歡看了眼寧可君,冇有接她的話茬,這個時候,隻要搞定了陳秋鹿,就有可能活下去。

他的生死,就在陳秋鹿的一念之間。

“當初你來找我,我多開心……我說,我要和你白頭到老,我說我要和你……”

“夠了!”

一直沉默著,滿臉淚水的陳秋鹿,厲喝一聲,打斷了劍承歡的話。

“秋鹿,我說的都是真的啊,這一切都跟我沒關係……”

劍承歡聲音一頓,又趕忙道。

“你覺得,我很好騙麼?”

陳秋鹿看著劍承歡,眼中滿是仇恨。

-代價……去安排車,我們去血手幫總部!”蕭晨沉聲說道。“現在?”聽到蕭晨的話,駱長空一驚。“對,現在。”蕭晨點點頭,聲音冰冷。“聶無雙差點殺了大憨,這個仇,我必須要給他報了!”“如果我們直接去總部,很容易被血手幫包圍……雖然我們這邊人不少,但跟血手幫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駱長空有些擔心,說道。“不管怎樣,今晚……我必殺聶無雙。”蕭晨沉聲道。還冇等駱長空再說什麼,蕭晨的手機響了,是個陌生號碼。他看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