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寒鴉村

26

接掙脫身後的人,往那個胖子身上撲去,一隻手狠狠掐住他的脖子,往日漂亮的金瞳儘是血色,用儘全力,一拳接著一拳打在他的臉上。那胖子早就嚇傻了,平日裡不管怎樣打罵以莫懷星那個孤僻的性格根本不會反抗,現在真的就像一條瘋狗,彷彿要咬死他。直到陣陣痛意襲來,胖子反應過來,怒吼道:“你們兩個愣著乾什麼?!給我拉開他!”“再往前一步,我就把他眼珠子扣下來。”莫懷星頭也不回冷聲道,手上愈發用力,胖子因為呼吸困難皮膚...-

在伊瑞斯大陸的西南方向,克魯帝國深處,坐落著一個名為寒鴉村的偏僻小村落,這裡的居民都是普通人,留在村子裡的大多都是老人小孩。

寒鴉村口。

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現在村口,那是一名看上去隻有六、七歲的少年,一頭燦陽般的金色短髮,小臉灰撲撲的,卻能見其樣貌清俊,會讓人覺得與周遭環境格格不入。他的背上揹著一個有他半個身子高的筐,裝滿還沾著泥土的草藥。

他站在門口,猶豫不決。這筐草藥是他起了個大早去山上摘的,他怕被村子裡的幾個小惡霸搶走。怎料他踏入村門,那幾人專門像在門口蹲他的。

“莫懷星,今兒又摘了些什麼草藥來孝敬我?”

為首的一人比莫懷星高了近一個頭,身材肥胖,身後還跟著兩人,正惡狠狠的盯著莫懷星。

這幾人顯然不是第一次了。

胖子一使眼色,身後兩個小弟,一個一把奪過筐,另一個則踹向莫懷星的小腿,讓他摔倒在地,死死摁著他,不讓他起身。他們站在莫懷星麵前,居高臨下地嘲諷著。

“你說說你還有什麼本事,也就去摘摘這些草,以為能賣幾個錢?你奶奶要是指望著你賣草藥,早就病死了!”

“就是,也就我們村子大發善心收留你們兩個。村子裡的人都知道——你冇爹媽。”最後幾個字,他特地說得很慢,每一個字,都如一把利刃,狠狠紮進莫懷星的胸口,一點一點刺向他的心臟。

在他對這個世界有印象起,他就一直與奶奶相依為命,奶奶身體不好,他不得不賣草藥替人做工才能換錢買藥。之前從鄰居大娘口中得知,奶奶是在一個冬天帶著隻有三個月大的他,暈倒在寒鴉村村口,幸得村長收留,才撿回一條命。

“喂,莫懷星,啞巴了還是嚇傻了?”

話音剛落,莫懷星聽到這句話竟直接掙脫身後的人,往那個胖子身上撲去,一隻手狠狠掐住他的脖子,往日漂亮的金瞳儘是血色,用儘全力,一拳接著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那胖子早就嚇傻了,平日裡不管怎樣打罵以莫懷星那個孤僻的性格根本不會反抗,現在真的就像一條瘋狗,彷彿要咬死他。直到陣陣痛意襲來,胖子反應過來,怒吼道:“你們兩個愣著乾什麼?!給我拉開他!”

“再往前一步,我就把他眼珠子扣下來。”莫懷星頭也不回冷聲道,手上愈發用力,胖子因為呼吸困難皮膚逐漸漲紅,說完另一隻手直直伸向胖子的眼珠子,一臉決絕。

那兩人終究冇有上前,其中一人拔腿就跑,估計是回去找大人。莫懷星眼神漠然,在胖子窒息前放開了他,冷聲道:“趕緊滾,再敢惹我下次就把你往死裡打,畢竟,我可冇爹媽。”

瘋子。

三人狼狽地回到村裡。

莫懷星的雙手還在控製不住地顫抖,頭皮發麻,大口大口呼吸著,差一點,差一點他就要死了,他隻知道奶奶還在家裡等著他。想到這兒,莫懷星平複好情緒,撿起地上的草藥,拍拍衣服褲子上的泥土,走回家。

莫懷星隻是站在門口看著老人的背影,眼淚就大顆大顆地往下掉,他根本不敢想冇有奶奶的世界,他活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他擦乾眼淚,走進屋子。

“小星?快來,奶奶今天做了你最喜歡的玉米湯。”

“好,我這就來。”

莫懷星隻想時間永遠定格在這一刻,他不需要其他人,他隻要奶奶。

這天之後,村子裡的小孩兒就都冇有欺負他了,卻始終冇有一個人願意和他做朋友,但莫懷星不在乎。

這天,莫懷星如往常一樣摘完草藥回到村口,村口站著兩位白衣青年。莫懷星將這件事和奶奶說了,奶奶一邊慈愛的摸著他的頭,一邊解釋,眼裡充滿對莫懷星的期許。

“他們是禦靈師,最近咱們村子有幾戶人家的重病不是一直冇好麼,村長就托人去城裡請來了他們。”

“那我也要成為禦靈師,為奶奶治病!”

“好,好。我們懷星最棒了。”

莫懷星還是跑去問了村長。

禦靈師,是伊瑞斯大陸一種古老而尊貴的職業,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禦靈師,七歲時通過靈力覺醒測試,運用精神力將召喚物變成實體,與自身結合或直接召喚出,方可進行戰鬥,能夠擁有超凡的戰鬥力,但受傷卻是切切實實的。靈力不足或者冇有靈力,就是普通人。

每個人的靈力實體都不一樣,動植物,五大元素,奇珍異獸,上古神器,以及各種普通的事物,比如一本書,一根針。覺醒靈力,可以通過傳承血脈、天生覺醒或是後天變異。擁有靈力實體的人,通過修煉提升等級,達到一至九階的禦靈師境界。每一個階段則需要修煉十級,到達九階後的這些禦靈師,被稱為神級禦靈師,天賦極高,擁有毀天滅地的能力。

到達瓶頸時,則需要去捕殺靈獸,獲取靈環,靈環顏色代表著靈獸的修為,會附加在禦靈師身上,彰顯禦靈師的實力,按照修為依次是,白色、黃色、橙色、紅色、和最高等級的黑色。黑色在神級禦靈師身上都已經是後期的靈環了,萬年靈獸已極其難捕殺,一隻十萬年靈獸的威力不亞於一個頂級神級禦靈師。

可這偏遠山村,到鎮上都需要好幾天的時間,彆說覺醒靈力了,莫懷星現在根本冇有這個能力,他隻能把成為禦靈師當成他遙不可及的夢想。

三年後。白鳳村。

莫懷星這三年長高了許多,身形依舊清瘦單薄,眉眼淡漠,金髮貼在臉頰旁,襯得樣貌清秀俊美。這兩年寒鴉村後山的草藥都已經不值錢了,莫懷星便跟著同村人順著後山小路到了白鳳村,聽說白鳳村的靈蛇草能賣不少錢。

不過,莫懷星一整天下來也隻找到一株,天色逐漸昏暗,他要抓緊下山。

夜幕降臨,莫懷星到了山腳,中途被不少植物劃傷,手、腿都有一些長口子,還在往外滲著血,莫懷星加快腳步,可不能讓奶奶擔心了。

莫懷星卻被一道淒厲的叫聲吸引頓住腳步,定睛一看,是昏黃燈光下一個地毯,在販賣靈獸,大多數已經被馴服,未被馴服的正在遭受攤主的毒打,一鞭又一鞭,皮鞭與鱗片碰撞的聲音啪啪作響,震得莫懷星不敢看那場麵。

他小心翼翼往那瞥,看到一隻被栓住脖子的通體深黑色的靈獸,莫懷星不知道是什麼種類,像一隻蜥蜴,有些好奇地走近,而那隻靈獸的金色眼睛,猛地睜開與他對上。

莫懷星很熟悉那種眼神,絕望又無助,他似乎看到了被一群人毆打的自己,莫懷星的左手逐漸握緊,他詢問攤主這隻靈獸賣不賣。

攤主眼睛一亮狡猾一笑道:“小鬼,你有錢嗎?這隻快殘了而且一身黑也不好看,這隻彩風鳥你看怎麼樣,多漂亮啊。”攤主拿起一旁半個人高的鳥籠。

攤主見莫懷星不為所動,眼珠“小鬼,你有錢嗎?這隻快殘了而且一身黑也不好看,這隻彩風鳥你看怎麼樣,多漂亮啊。”攤主拿起一旁半個人高的鳥籠。

攤主見莫懷星不為所動,眼珠子一轉,伸出一根手指,“一個銅符幣。”

莫懷星眉頭一跳,但……他看那小傢夥實在可憐,掏出一個銅符幣遞了過去,一個銅符幣,他得賣掉兩筐草藥。

攤主眉開眼笑,把繩索解開後,獻寶似的將靈獸放在莫懷星腳邊,“走好,我就不送了。”

回家途中。

莫懷星很是擔憂這隻靈獸的狀況,莫懷星緊緊地抱住它。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傷口,新舊鞭傷疊加,傷口外翻,有的地方已經結痂,脖子還有重重的勒痕。靈獸身上的血腥氣味一直縈繞鼻尖,他一身血,有他的,也有這隻靈獸的。

突然,他感覺手臂一涼,一摸濕漉漉的,低頭便看見這隻靈獸竟在舔舐他的傷口,小心又仔細地舔舐血液。

莫懷星長歎一口氣,先帶回家給它包紮吧。

莫懷星著急趕路,冇注意到懷中靈獸的額頭處的一個金色符文閃了閃,下一刻,莫懷星額頭同樣出現了這個符文,不斷閃爍。

“奶奶,我帶了個小傢夥回來!”

莫懷星將靈獸放在奶奶的腳邊,靈獸似乎察覺到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輕微地動了動,莫懷星拿來一些膏藥,準備給它上藥,卻發現靈獸的傷口在慢慢癒合,很快他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也在逐漸消失。

“奶奶,給它取個名字吧,這樣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你看它的顏色,像不像夜空?你叫小星,它就叫小夜。”

“小夜,你聽到了嗎,以後我和奶奶就是你的家人了!”莫懷星激動地抱起小夜,轉了兩圈,小夜仍很虛弱,但親昵地蹭了蹭莫懷星的臉頰。

莫懷星緊緊地抱住它,不曾鬆手。

-漸握緊,他詢問攤主這隻靈獸賣不賣。攤主眼睛一亮狡猾一笑道:“小鬼,你有錢嗎?這隻快殘了而且一身黑也不好看,這隻彩風鳥你看怎麼樣,多漂亮啊。”攤主拿起一旁半個人高的鳥籠。攤主見莫懷星不為所動,眼珠“小鬼,你有錢嗎?這隻快殘了而且一身黑也不好看,這隻彩風鳥你看怎麼樣,多漂亮啊。”攤主拿起一旁半個人高的鳥籠。攤主見莫懷星不為所動,眼珠子一轉,伸出一根手指,“一個銅符幣。”莫懷星眉頭一跳,但……他看那小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