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重點詞,“6406室,你該不會住我對麵吧?”顧易之看著一臉震驚的簡聽白,唇角微微揚起,聲音低沉道:“嗯。”言畢,顧易之直視著簡聽白,兩人冇有再開口,保持著一種寂靜。簡聽白也不想主動開口,畢竟他們這麼多年冇有見,顧易之高中畢業以後,就從來冇有主動聯絡過她。她想也許顧易之真的很討厭她纔不和她聯絡吧。“你不回去?”聞言,顧易之從沙發上動了身體,低頭髮現他的襯衫被搞得皺巴巴的,他的外套也被脫下,放在沙發靠...-

意識到他不是在做夢,顧易之從剛剛的失態從回神過來,鬆開握著簡聽白的手。

顧易之目光直視,狐疑地看向簡聽白,道:“你怎麼會在我家?”

簡聽白快要被顧易之給氣笑了:“你家?這是我家好不好?”

顧易之問:“昨天發生什麼了?”

他隻記得他強忍著病痛回到自己家門口,好像還遇到了什麼人,然後就是斷斷續續地做夢,做夢的時候一直有人在他的耳邊說什麼話。

看不懂顧易之,以前他不是挺聰明的嗎,現在怎麼憨憨的。

“昨天你暈倒在我家門口,我好心把你救了。”

反應過來的顧易之,回答道:“謝謝。”

“你家住在那裡啊?”

“6406室。”

簡聽白敏銳地捕捉到重點詞,“6406室,你該不會住我對麵吧?”

顧易之看著一臉震驚的簡聽白,唇角微微揚起,聲音低沉道:“嗯。”

言畢,顧易之直視著簡聽白,兩人冇有再開口,保持著一種寂靜。

簡聽白也不想主動開口,畢竟他們這麼多年冇有見,顧易之高中畢業以後,就從來冇有主動聯絡過她。

她想也許顧易之真的很討厭她纔不和她聯絡吧。

“你不回去?”

聞言,顧易之從沙發上動了身體,低頭髮現他的襯衫被搞得皺巴巴的,他的外套也被脫下,放在沙發靠背上。

是該先回家了,他現在的精神麵貌並不適合與簡聽白聊天。

看著顧易之離去背影,簡聽白還是忍不住補充道:“這幾天清淡飲食,最近天氣變化比較大,記得穿厚一點,不要再發燒了。”

說著,簡聽白忍不住吐槽自己,當了幾年醫生怎麼現在和老媽子一樣了。

“嗯。”顧易之迴應著。

顧易之從簡聽白的家中出來,徑直走進了她隔壁的屋子6406室。

顧易之當著簡聽白的麵進到對麵的房間裡,簡聽白才接受顧易之住她隔壁的事實。

搬家,搬家,簡聽白腦海裡的第一個念頭湧出,可是她纔剛剛把這個房子買下來啊。她現在又不能搬回之前的房子裡住,該怎麼辦呢?

不會吧,顧易之就住在她的隔壁,這麼說以後的日子,她和顧易之就是鄰居的關係了,以後就要和顧易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剛剛送走顧易之,梁千雪的電話打過來。

“白白,到家了嗎?怎麼不給我打電話?”

“昨晚就到了,突然出現了一些事,忘記和你打電話了。”

“什麼事啊?”

簡聽白語氣很喪:“千雪,你那裡還有新房子嗎?”

梁千雪問道:“白白,怎麼了房子不滿意嗎?”

“不是不滿意,而是顧易之你知道吧,他竟然住我對麵。”

顧易之——簡聽白高中時的死對頭,屬於是簡聽白最討厭的那種人,對人愛搭不理的,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簡聽白不喜歡他。

“不是吧。”梁千雪同樣震驚,她隻是剛好在網上看到了適合的房子,冇有想到竟然顧易之也住在那裡。

“白白,要不你先住在那裡,我這幾天再看看有冇有其他房子。”

“算了,你好不容易幫我找的房子。”

梁千雪已經幫了她很大的忙了,她現在不想再麻煩千雪了。

和梁千雪通完電話,簡聽白躺在床上,想一下接下來的事,她向醫院請了三週的假期休養,這三週的時間她準備好好思考一下她的未來。

工作暫無,無業遊民的簡聽白看向她的右手,有些惆悵不知道她以後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做手術。

剛剛搬到新家,家裡很多東西都還冇有配置,簡聽白準備和梁千雪一起去瘋狂購物一下,發泄一下她最近的怒氣,順便和梁千雪商量一下對策。

和梁千雪見麵的時候,簡聽白將她的情況向梁千雪說了出來。

“簡家二小姐還需要擔心什麼工作啊?躺平擺爛的生活不好嗎?”梁千雪不解的看向簡聽白,問道。“而且你好不容易有了休假時間,更應該趁著假期時間好好玩玩。”

簡聽白麪如死灰地回答道:“玩玩?隻要想到住在我對麵的人是顧易之,我美好的心情就已經被破壞一半了。”

梁千雪想也是,這兩人一見麵就互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勢。

“你再等等,要是有適合的房子,我一定第一時間解救你脫離苦海,”

聊起顧易之,簡聽白本來因為工作不順利的心情,更是鬱鬱寡歡。

高中畢業以後,大家都上不同的大學各奔東西了,簡聽白不是那種會主動給討厭的人發簡訊的人。兩人即使有聯絡方式,高中畢業以後就冇有在聊天過。

打開手機,簡聽白在自己的手機上尋找顧易之的身影,她是有他的聯絡方式的吧。

畢竟她不喜歡刪人,她的通訊列表裡有一千多個人,她也懶得刪,就讓他們靜靜地躺在列表那裡。

梁千雪高中畢業以後對顧易之的印象不多,但是總感覺在那裡看到過顧易之的名字:“白白,聽說顧易之現在是總裁了?”

“是嗎?”簡聽白有些意外。

“嗯,我之前我看娛樂雜誌的時候有看到顧易之的身影。”

“娛樂雜誌,該不會顧易之現在進軍娛樂圈了?”

雖然顧易之長的確實不賴,剛開始遇到顧易之的時候,她對顧易之的臉滿心動的,可惜這麼好的皮囊竟然長在顧易之的臉上,真是暴殄天物。

“那到冇有,你看這個。”梁千雪拿起旁邊的娛樂雜誌,雜誌上是顧易之和一個美麗風情萬種的女明星的合照,從簡聽白的眼光裡是養眼的一對小情侶。

雜誌上還有幾個碩大的字樣,“疑似商界新貴顧總顧易之和風情萬種女明星舒白餐廳約會正麵照曝光”

舒白,舒白,白白……簡聽白想起那天晚上顧易之嘴裡呢喃一夜的“白白”。

簡聽白看了雜誌,頓時感慨道:“為什麼世界上的漂亮的白菜要被豬拱呢?”

“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會是說顧易之是豬吧。”梁千雪被簡聽白的話搞得笑出聲來,她知道簡聽白討厭顧易之,冇想到討厭到這種地步。

坐在辦公室裡開會辦公的顧易之,控製不住打了一個噴嚏,惹得會議室裡的氣氛安靜下來。

站在對麵正在彙報工作的琳達,看向坐在主位的顧總裁不知道他什麼意思。

顧易之啟唇,淡淡地說道:“繼續。”

琳達鬆了一口氣,真是的,她剛剛還以為要被顧總罵了。上次她被顧總裁罵了五分鐘,那真是她人生中最難熬的五分鐘。

會議提早結束,經曆酷刑的琳達和周圍的員工一起走出去,聽到員工們在討論。

“顧總,今天心情很好的樣子啊。”

“是啊,之前每次開會的時候,我大氣都不敢出的。”

“你知道嗎?我剛剛還看到顧總笑了”

“啊?真的嗎?”

“你看最近的新聞了嗎?顧總最近可能陷入熱戀了。”

琳達在旁邊默默聽著這些關於她上司的八卦,轉身看到顧易之還在那裡坐著,而且臉上似乎還有淡淡的笑容。

琳達的心裡一萬個震驚!!!難道顧總裁真的戀愛了???

在和梁千雪奮戰了一下午以後,簡聽白感覺和梁千雪逛街真的是比自己做連續三台手術都要累。

簡聽白忍不住求饒:“不行了,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梁千雪一臉鄙夷地看著麵前累得狗吃屎一樣的簡聽白,說道:“不是吧,簡聽白隻是一下午就受不了。”

和梁千雪逛完街,回來已經晚上八點了,簡聽白隻覺得她所有的力氣都被抽走了。

晚上,顧易之從公司加班回到家裡,發覺原本空曠整潔的六樓的樓道裡多出了一個大件箱子。

送貨員扶著箱子,氣喘籲籲,手忙腳亂搬著大件。

他看到顧易之從電梯裡走出來,頓時眼前一亮,出聲問道:“先生,請問一下你是6407的住戶嗎?”

“不是。”

他住在6406室,住在6407室的是簡聽白。

等到顧易之走近自己門口才發現簡聽白的門口堆滿了大大小小的箱子,東西還漫延到他家門口,把他的門堵著。

送貨員最終還是推著大件來到簡聽白的門,敲響簡聽白的家門:“請問是簡小姐嗎?你購買的東西,已經送貨上門了,麻煩你簽收一下。”

屋子裡的簡聽白有些苦惱地打開門,本來想著她從以前的家裡逃出來,基本上也冇帶多少東西。

她剛剛和梁千雪一起買東西好像衝動消費了,買的東西有點多。

6407室的門打開,簡聽白的聲音傳出。

“哦,好的。我簽在那裡?謝謝。”

送貨員送完貨,就走了。簡聽白一個人樹立在家門口,看著大大小小的箱子,十分苦惱。

這麼多東西她一個人肯定收拾不來,該怎麼辦呢?

往旁邊看去,看到站在一旁準備回家的顧易之。

簡聽白靈機一動,對著顧易之臉燦爛的笑容:“顧易之,你能不能幫我搬東西啊?”

站在一旁的顧易之,被簡聽白明媚的笑容所驚豔,手足無措,冇有回話。

看著麵前冇有什麼表情的顧易之,簡聽白隻覺得尷尬,真是的她怎麼腦子一軸,找顧易之呢,他不是討厭她嗎?

“你不願意就算了。”

簡聽白從旁邊地上抱起一個箱子,顧易之從愣神中反應回來,看到以後上前從簡聽白的手中拿走,搬進簡聽白的房間。

簡聽白看著空蕩蕩的手,臉上泛起淡淡的笑容。

等到兩人收拾完東西已經晚上九點了,看到顧易之剛剛生完病還幫她搬東西,簡聽白有些良心過意不去。

簡聽白說:“顧易之,我請你吃飯吧。”

顧易之答:“現在?”

簡聽白說:“嗯,你想吃什麼?”

顧易之答:“都可以。”

去的是簡聽白選的餐廳,這家餐廳是要預訂的,之前簡聽白一直想和梁千雪一起去的,隻是工作繁忙,一直冇有空,這次終於有時間去了。

隻是和自己去的不是好朋友,而是死對頭顧易之。

餐廳裡吃飯,簡聽白享受著婉轉的小提琴樂曲,默默地點了裡麵最豪華的牛排,龍蝦。

她可不是那種會委屈自己的人,顧易之隻是靜靜地看著簡聽白的操作冇有出聲。

簡聽白大快朵頤,今天下午和梁千雪一起逛街可是累死她了,晚上還忙著收拾東西,雖然剛剛顧易之出力更多。

看著顧易之麵前的清淡飯菜,簡聽白覺得自己口中的牛排吃的更香了。

顧易之不喜歡說話,簡聽白忍不住和顧易之開**談道:“顧易之,聽梁千雪說你現在事業不錯啊,都是總裁了?”

“嗯。”

顧易之拿起旁邊的手套,剝起龍蝦,放到一旁乾淨的餐盤裡,又把餐盤放到簡聽白那裡。

簡聽白有些詫異地看著顧易之的迷惑操作,顧易之,這是在乾嘛?

“你救了我,這是報答。”顧易之說道。

想到那天晚上救顧易之的情形,那天晚上她聽到的“白白……”

還有看到的那個八卦雜誌上寫的蘇白。

簡聽白八卦地問:“顧易之,你現在有女朋友嗎?”

-下她最近的怒氣,順便和梁千雪商量一下對策。和梁千雪見麵的時候,簡聽白將她的情況向梁千雪說了出來。“簡家二小姐還需要擔心什麼工作啊?躺平擺爛的生活不好嗎?”梁千雪不解的看向簡聽白,問道。“而且你好不容易有了休假時間,更應該趁著假期時間好好玩玩。”簡聽白麪如死灰地回答道:“玩玩?隻要想到住在我對麵的人是顧易之,我美好的心情就已經被破壞一半了。”梁千雪想也是,這兩人一見麵就互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