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章 總結前事,著手捕快

26

光之中,撕裂了虛空,降落在了亂墳崗,轟開了墳包,炸開了棺材,精準的落在了一具屍體上。雷電如銀蛇遊走屍體全身,身上布有點點黑色的屍斑,正緩緩的消退,蒼白如紙的臉上,緩緩湧起血色……阮小六緩緩有了意識,眼還未睜開,耳邊傳來呼嘯如鬼哭的風聲,咆哮轟鳴的雷霆聲,和嘩啦啦的雨聲交響成一片。他正想睜開眼睛,雨水將泥土的腥味撲進了鼻孔,呼吸下鼻腔氣孔被嗆,一下子讓他精神了,睜開了雙眼,身形直挺挺的坐了起來。他無...-

阮小六輕撫著懷中小黑貓的額頭,微閉著雙眼,回想著蘇明和蘇墨淵的點點滴滴。過往的記憶如同走馬觀花,在阮小六的腦海中一一閃過。“冇有。”阮小六睜開了眼睛,蘇墨淵冇有和蘇明說過相關家產的資訊。“有可能是蘇明的年歲太小,蘇墨淵自己也冇料到他會突然死亡吧。”阮小六停下了撫摸黑貓的右手,占卜銅錢出現在了右手之上,大拇指輕輕一彈,銅錢翻滾著高高拋起。“蘇墨淵有冇有留下相關的家產?”“蘇墨淵有冇有留下相關的家產?”……心中一連七遍問詢之後,占卜銅錢落下,帶有【永和天寶】的四字朝上,【正麵】。阮小六握起了占卜銅錢,按耐住想要繼續占卜【家產是否在這座庭院】的心思。占卜銅錢一日三次,超過就會增加厄運,是他為數不多的保命手段。這一天纔剛剛開始,他可不想就這般使用了。“五兩銀子,四十七天之後災劫降臨,劫運轉天經,主動應劫,可進一步瞭解劫運轉天經,獲得類似青運、福緣之類的獎勵……”阮小六掂著掌心的五兩白銀,心中千頭百緒,感覺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卻不知道從何處下手。他閉著眼睛,捏了捏眉心,有意識的調整著呼吸,讓自己的內心平靜下來。通過練習呼吸,平靜內心,這是他在學習戲劇時,老師教導的方法。壓力大,煩心時,他一直都是這樣做的,很有用,已經養成了習慣。心靜了下來,他拿著一根棍子走到池邊,沾了沾水,在地麵上寫了起來。“打鐵還要自身硬。無論是災劫,還是生存,實力纔是最為重要的,立身之本。”於是,他在地麵上寫下了【實力】二字。“實力又分幾個部分,第一就是真氣的積累。”“真氣的積累目前有兩個辦法,第一個就是雷靈珠中激盪出來的。”阮小六閉目盤坐在地,五心朝上,驅使著心臟處的雷靈珠中激盪出了一絲藍色雷霆能量,和丹田處的真氣一起,遊走在經脈之中。依然是在兩週天之後,雷靈珠不再釋放藍色雷霆能量。但丹田之中的真氣,依然可以繼續在經脈之中運轉。阮小六一邊運轉,一邊細細感悟身體的每一分變化,和昨日做著比較。“真氣的積累除了雷靈珠之外,還有肉食。”“昨天的肉食,都儘數化作了氣血之力。”“氣血之力,可以提升真氣在經脈之中運轉的次數。”“昨夜運轉的是七個小週天,現在可以運轉九個小週天。”九個小週天運轉完,真氣如果繼續運行,經脈就會產生鑽心的疼痛。九個小週天已經是當前的極限。丹田之中的真氣比最開始的時候足足大了六倍。但頭髮絲大了六倍,依然還是頭髮絲,在如同臥室大小的丹田之中,依舊顯得微不可見。“這積蓄真氣是水磨的功夫,需要時間的積累。”“時間。”看著識海之中的【劫】顯示的四十七天,他心中越發的覺得緊迫。“必須更快,一日也不能耽誤!”阮小六想起了昨夜觀想的第七幅圖,可以吸收日月星辰的力量,淬鍊身體。“白天的效果應該會更好。”阮小六繼續觀想《九陽天雷劍》中的第七幅圖,九顆太陽高懸於天際,雷霆遍佈天空。灼熱的陽光匯聚在皮膚之上,阮小六立馬停下,看著身上被高溫燙傷的血肉,眉頭皺起。“白天的日光之力溫度太高,不是我現階段所能夠修行的。”“那也就是說,觀想淬鍊肉身我隻能選擇在晚上。”阮小六在【實力】下,寫下了三個分支,分別是【雷靈珠】、【氣血】、【觀想】,這三個方麵都可以提升真氣。“雷靈珠是半成品的,需要雷屬性的靈物,蒐集雷屬性的靈物應該也可以提升真氣,但這個不是現階段能做到的,暫時不考慮。”阮小六在【雷靈珠】下寫的【雷屬性靈物】,被劃掉。“倒是氣血,除了肉食,丹藥也可以做到,而且效果能夠更好。隻是,這個需要錢財,大量的錢財。”“蘇墨淵留下的錢財需要儘快找到,可以很大程度的得到彌補。”“隻是,蘇墨淵藏起來的地方,肯定極為隱蔽,在冇有任何線索的前提下,不宜花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最後要想找到,恐怕還得依靠占卜銅錢。”“這個可以作為中長期的目標。但不能過於期待,也很有可能災劫來了,都找不到。”阮小六在【氣血】下寫了兩個分支,【工作】·【短期】,【寶藏】·【中長期】。“《九陽天雷劍》共有十七幅圖,每一幅圖應該都有奧秘。”“但當前不宜在這些上麵花費太多的時間,貪多嚼不爛,不如鑽研第七幅圖。”“這第七幅圖就叫【九陽曜日】吧,等日後徹底領悟了再改。”“修煉《紫薇禦雷訣》,通過增強氣血,觀想九陽曜日,提升自身實力是正途。”“那《劫運轉天經》就是奇途,是險途。”阮小六在【實力】的旁邊又寫了【劫】字。“喵!”小黑貓眯了一覺,很是精神。他看著阮小六用木棍在地上寫寫畫畫,好奇的上前,嗅嗅木棍的頂端,又嗅嗅地上水形成的字。興許是冇發現什好玩的,他昂起小小的腦袋,對阮小六發出了一聲甜甜的叫聲,似撒嬌,似親昵。阮小六咧嘴笑,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他伸出了雙手,小黑貓一個跳躍投入了阮小六的懷抱。“喵”一邊輕聲叫喚著,一邊用小腦袋蹭著阮小六的胸前。阮小六摸著小黑貓身上的絨毛,看著大門的方向,輕聲道:“走,黑子,讓我們看看到底能遇到什樣的劫難。”“喵”隨著貓叫,阮小六右手大拇指彈起,占卜銅錢翻滾著高高的飛起,懷中的小黑貓立馬來了精神,瞪大著眼睛看著占卜銅錢,在落下時,伸出了毛絨絨的小爪子快如閃電的輕觸了一下銅錢。銅錢並冇有被擊飛,依舊穩穩的落在了阮小六的手掌上。阮小六占卜的內容是【今日出門是吉是凶?】如果是凶,他出門後會更謹慎,甚至會選擇不出門。【永和天寶】“哈,正麵!”“喵”小黑貓高高的昂起頭,對著阮小六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叫聲,好似在說,“我厲害吧,快誇我呀!”“黑子真棒!”阮小六將小黑貓抱起,狠狠的吻了一下額頭。“喵”有了底的阮小六,心中不再那般緊張壓抑,抱著小黑貓就走出了門。裁縫鋪中。“掌櫃的,我能帶寵物進來嗎?”阮小六身上的衣服已經不能穿了,在選擇衣衫的過程之中,狀若隨意的問道。“額,這位公子,我這畢竟是裁縫店,若是阿貓阿狗的毛髮落在了衣服布料上,那是很有影響的。”阮小六看了眼在台子的衣服布料上,爬來跑去的小黑貓,口中“噢”的應了一聲。“就這兩套布衣。”“好的,公子,一共十文。”阮小六換了一身灰布衣,抱著小黑貓,出了裁縫店。“果然,普通人看不見嘛。”“如果不是自己出現幻覺,那黑子就是鬼體了。”“隻是黑子為何在這烈日下出現,不是說遊魂級別的鬼烈日就足以灰飛嗎”鬼,也分高低境界之分。根據蘇明在荒雲學院之中所學到的,剛死的普通人就是屬於遊魂。這種級別的鬼,即使是在夜間也隻能存活七日。七日之後自會魂飛魄散。烈日,陽剛之氣足的壯漢都足以讓其灰飛煙滅,本身不具備靈智和攻擊性,屬於不入流。“傳聞,黑貓是鬼物的剋星,那化作鬼體的黑貓是不是就更上一層樓了,成為了怨鬼級別的呢?”小攤鋪的木桌前,阮小六看著桌子上的小黑貓陷入了思考。鬼修行的起步最低是怨鬼。隻有怨鬼才能成形存在於世。它們是以一口怨恨之氣凝結而成,被恨意所影響,吸食人體精魄,靈智很低。怨鬼之上是厲鬼,厲鬼之上是鬼卒。怨鬼、厲鬼、鬼卒,都同屬於一個境界:凝煞。“吸溜,吸溜!”“咕嘟咕嘟”兩口吃完碗中的陽春麪,阮小六抱起小黑貓,也不再糾結他到底是啥。“隻要能夠陪著自己就好。”正準備去鐵匠鋪中看看,想要買一柄鐵劍防身,身後就傳來了呼喊聲。“蘇公子,蘇公子。”阮小六後知後覺,回過頭看到一位身穿捕頭衣服的少年,氣喘籲籲的跑來。“喊我?”“嗯嗯,正是。宋戶吏和張捕頭有請。”阮小六心頭一動,宋文八成是說動了張捕頭做捕快一事,他的動作還挺快啊。接著,他又想到了出門前占卜銅錢的結果【吉】,“如果順利成為捕頭,那確實是件好事。”路上,阮小六很自然的套出了少年的資訊。李二,十五歲,比蘇明還小一歲。“現在縣很缺人手,各個街道,城外鄉鎮,村莊,都極為的缺人。”“我也是因為識得幾個字,被張捕頭破格提拔,作為了見習捕頭。”“蘇公子作為荒雲學院的才子,願意做捕頭,張捕頭很是高興,特來請公子到捕快房一敘。”正如李二所言,捕快房中正在桌前和宋文聊天的張捕頭,在看到阮小六後,眼睛一亮,明顯帶著欣喜。阮小六也在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張捕頭,身材魁梧,年齡在25歲左右。一臉濃密的絡腮鬍,鬍子如虯髯般纏繞在他的下巴和臉頰,為他增添了幾分粗獷。穿著一身黑色的捕快服,捕快服的胸口上繡著大大的白色“捕”字。“嘿,蘇公子,好久不見啊!”張捕頭很是熱情的伸手擺了擺,打著招呼。作為本地的地頭蛇,張捕頭之前自然是和蘇明打過幾個照麵,彼此認識很正常。隻是,在蘇明的記憶中,並不熟。“張捕頭,幸會!”阮小六拱手的時候,眼睛很敏銳的觀察到張捕頭抬手的右衣袖下有一塊褐色的汙跡,似血凝結而成。“請坐!”阮小六坐在下方,旁邊是宋文,對麵是張捕頭。張捕頭很是熱情的拿起桌子上的茶壺,為阮小六倒了一杯茶,遞給了阮小六。阮小六連忙站起身,雙手接過茶杯。“怎敢有勞張捕頭。”“以後就是自家弟兄了,不說兩家話。”張捕頭暗暗點頭,冇有富商公子家的傲氣,看來宋文所言屬實。“聽宋戶吏說,兄弟要來做捕頭,為兄很高興。”“兄弟是從荒雲學院出來的,又是本地人,身世清白,能力出眾,肯定是和李二他們不同。”“所以,該走的流程還是得走一下,想問問兄弟是因何要做捕頭?”阮小六回想著實習期間麵試的經曆,這句話一般是在問:能做多久?但這又和麪試大不相同,在摸不清張捕頭的意圖下,他還是決定穩一點,真誠點。“前幾天的事情我還曆曆在目,所以,我想為巍城添一份自己的力量。”“在下力量微末,還請張捕頭不要嫌棄。”阮小六說著一拱手,很是真誠的道。“好,不愧是從荒雲書院出來的,有格局。”“我準備給你正式捕快,有官身,有職權,有俸祿。”“官身掛靠縣衙,雖然不入流,但在這一畝三分地,還是有些分量的。”“有執法權,遇到事務可以自行決斷,無需請示,某些特殊情況,甚至可以先斬後奏。”“俸祿,七天一發,一貫錢!”“但能不能拿到就要看你自己了。”阮小六再度拱手,道:“還請張捕頭直言,若在下做不到,願意從見習捕頭開始。”“好,有誌氣。”“宋戶吏在這,我也不故意為難你。”“給你三天時間,隻要能破一件案子,無論案子大小,都算完成任務。”“注意,案子以在縣衙報案的纔算。”“當然,你可以先領衣服和武器!”“好,一言為定!”

-一刀砍死,和普通人冇有區別。”滂沱雨夜中,阮小六站在荊棘雜草旁,遙望著遠處的巍城。目測巍城城牆有三十米高,由青石砌成,在歲月的打磨下,已經宛如整體。此刻城門緊閉,如同一座沉睡的巨獸,守護著城的一切。“這樣的邊陲重城,為何會冇有絲毫的防守?為何能讓賊人隨意入城,肆意殺戮呢?”冰涼雨水浸透了他的全身,還處於屍身狀態的他,本冇有影響,此刻卻覺得有些冷。他的左手手掌伸出,古樸的銅錢出現在手中。他猶豫了一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