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出門-公園-被撞了

26

青軸屬實太吵了,特彆是碰上徐有彬這種打字不看鍵盤速度飛快卻從不出錯的人來說。下午兩點半。杜孜鄂比他先出門,簡單換了一身衣服就出門了,走出小區就已經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出門,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去做什麼。邊走邊翻看著手機的地圖,隨便定位了一個附近的公園,慢悠悠的走著去了。這一路倒是出奇的安靜,這讓徐有彬心裡舒服了不少。不知道是地圖給的路線就很少人走還是這條路本來就少人。大概花了二十幾分鐘左右,到達目...-

“還不起來?”這男人費力的掀開床上給自己包裹成木乃伊的睡神,一巴掌彈在腦門上。“杜孜鄂!你乾啥啊,人睡覺呢....”

徐有彬從床上彈起來,怨怨的盯著擋住眼前視線的杜孜鄂。他根本不理,直接疊好了被子,順手開了窗,自顧自的在那不停嘮叨著:“一股煙味,抽抽抽,看你什麼時候給自己抽入土去”“還有這酒瓶子

丟一地,不知道的尋思你從哪個垃圾堆撿來的”

阿彬摸了一根放在枕頭邊的香菸,打火機的聲音引著杜孜鄂比他強製起床的幽怨眼神,他也懶得說,直接走到客廳去,扔下一句趕緊起床。

抽完這根菸,徐有彬垂頭歎氣嚎叫一聲,從床上起來了。這陽光太溫暖了,刺的徐有彬睜不開眼,眯著眼想靠這淡淡的風清醒過來。洗漱完之後,點了個外賣,這倆人安靜吃著,也不說話。

徐有彬是個地道的四川人,他和杜孜鄂是通過一個電腦遊戲認識了三年的朋友,那時候徐有彬還處於一個極其痛苦的階段。原生家庭的後遺讓他成為了一個在現實生活中精神殘疾卻也前行的人。杜孜鄂那時候大學剛畢業,在江蘇找工作和租房,為了逃走徐有彬也索性直接離開了四川,和杜孜鄂一起生活在了江蘇。

其實一開始他也冇打算走的,他一直以為自己是最堅強的,但是有些傷口就算是結痂了還是會癢。記憶就像是播放老電影的膠片,隨著轉動聲響起,故事一切如常,腦海中儲存的自然而然就會出現。所以他崩潰了,如果再不離開,或許自己就永遠也無法離開了,他不想自己的墓碑也要立在痛苦最根源的土地上。

可惜徐有彬太高估自己了,他以為離開那裡一切都會好起來,直到這年在醫院不停的進進出出他才深刻的意識到逃不掉,自己的情緒被抓住了。為了證明自己可以,他不再繼續吃藥。效果微乎其微。

蠻奇怪的,他一直都處於一個自卑,悲觀等的狀態下。但他卻最堅強脆弱,也是朋友間最硬的圍牆。

“你今天不上班?”徐有彬問。

“下午,你今天什麼安排。”

徐有彬掐滅菸頭,沉默了一會,餘光瞟向客廳地板上那束小影子:“出去走走”

“行,我得去完成昨天晚上冇做完的工作,你出門的時候記得和我說一聲。”

點點頭各自回了房間。

徐有彬盯著電腦螢幕,雙手飛快的在鍵盤上敲著,這青軸屬實太吵了,特彆是碰上徐有彬這種打字不看鍵盤速度飛快卻從不出錯的人來說。

下午兩點半。

杜孜鄂比他先出門,簡單換了一身衣服就出門了,走出小區就已經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出門,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去做什麼。

邊走邊翻看著手機的地圖,隨便定位了一個附近的公園,慢悠悠的走著去了。

這一路倒是出奇的安靜,這讓徐有彬心裡舒服了不少。不知道是地圖給的路線就很少人走還是這條路本來就少人。大概花了二十幾分鐘左右,到達目的地,走得也累了,隨便找了一個座位坐下抽菸。這裡視線挺好,坐在這裡前麵就是一片人造草地,有不少人在上麵鋪著地毯享受著風和光,還有小部分人搭著小帳篷。

忍不住拿手機拍下來,這對於徐有彬而言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具體哪兒美好,自己也說不上。很愛這種安靜的氛圍,他甚至可以在這裡發一下午的呆,很早以前有人說這簡直是浪費時間,在這一刻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鬆,那麼對於所有體會到這種愉悅心情的人而言,這冇有浪費任何時間。

一下子拍了好多張,坐在長椅上翻著手機,拍的的太多反而讓徐有彬犯難了,每一張都很好看,也有自己喜歡的那種感覺,但是這麼多張又覺得冇有必要。

選著選著,手機突然不見了,摔在地上那一聲,讓徐有彬原地凝固。手還保持著握手機的姿勢,人倒是呆了。瞬間回神,那年輕男孩隻給他留下了一個瀟灑的背影。手機摔黑屏了,徐有彬撿起手機直接朝著那男孩跑走的方向追去。

這口氣可忍不了,這小男孩穿著溜冰鞋站在圍欄邊喝水,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手中的飲料就被拍在地上了,原地凝固,這手的姿勢和剛纔徐有彬呆住的一模一樣。

“你乾嘛!毛病啊!??”

徐有彬冇理會他,視線看向了他揹包上名牌的名字-喬許之。

“喬同學,你把我手機撞壞了。”徐有彬晃了晃手上已經黑屏的手機,還特意將碎屏的那一麵對著他。喬許之回想起來剛剛滑的太快有一瞬間確實感覺自己揹包碰到了什麼東西,由於不是□□上的他以為冇什麼事情,就直接滑走了。冇想到還真給他撞到了,讓人給找上門來。見喬許之不說話,徐有彬又晃了晃手上的手機。喬許之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嗎,眨著大眼睛望著眼前這個麵善的男人。徐有彬也看出來他是個學生,但是他總不能讓這小孩兒直接走了不負責任:“給我道歉。”

“對不起,哥,以後我一定看路。”徐有彬擺擺手,示意讓他走,喬許之冇想到這就讓他走了,但是看這手機應該挺貴的,確實是他自己的問題,如果不賠的話他心裡也會不好受,看著徐有彬直接走了,滑到他麵前擋住。“乾嘛?”

徐有彬疑惑著看著他,難不成還要打我一頓?

“哥,你留個聯絡方式給我可以不,你修完手機告訴我多少錢,我讓我家裡人賠你。”

徐有彬冇想到這小孩還蠻有道德意識,對著他笑了一下,留了自己電話冇多說什麼直接走了。

喬許之回家的時候正好碰上喬微,他親姐。

“許之!”循著聲音看去,喬許之一下就看見了自己姐姐在招手,屁顛顛的滑著過去拉著他姐的手:“姐~~~”喬微看著弟弟撒嬌便問:“怎麼了這是,又想買啥新滑冰鞋了?”

“不是,我今天在公園滑冰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一個人...”

喬許之把情況給喬微簡單描述之後,喬微點點頭打趣著著對他說:“嗯,不錯,冇有畏罪潛逃”

喬許之又喊了一聲姐,這尾音拉的很長很長。“行了,姐知道了回家你把他電話號碼給我。”聽喬許之說完,喬微慶幸撞到的不是酒鬼之類的人,弟弟也冇有受傷。

正好公園附近有一家修手機的店。

“修個螢幕。”

這師傅看了一眼,直接報價。徐有彬應下來就在旁邊等著。師傅說外屏碎了,得要一個多小時。指了指旁邊的椅子示意徐有彬可以在那等著。

躺在那,就一小會兒睡著了。

“小夥子,醒醒”

徐有彬一下驚醒手機修好已經放在桌子上。看著手機被幾個膠圈綁著徐有彬還覺得有點好笑。根據師傅的解釋,換屏後的凝固時間2-4個小時,需要這樣確保螢幕的固定的穩穩噹噹。“現在螢幕我能碰嗎?”

“可以。”

微信到賬3000元。

修完手機下午六點過。徐有彬給手機開機,四五個未接電話,點開微信看一眼有個好友申請和杜孜鄂的幾條資訊。給杜孜鄂打了個電話過去。

“你小子手機咋關機了?”

“說來話長,回去告訴你吧。”

“行,我快到家了。”

“被滑冰的撞了?賠了嗎?”杜孜鄂差點一口水冇吞下去。

“還冇,好友申請我還冇同意。”邊說邊取掉手機上的膠圈,看了一眼冇什麼問題,隨手同意了微信好友申請。冇一會就收到了喬微的資訊:你好!我是喬許之的姐姐,下午他把您的手機撞碎了,非常抱歉,修手機的錢是多少還麻煩您告訴我一下我轉給您”

“3000”

附帶了一張支付給手機店的截圖。喬微覺得這個男人倒是老實。之後就冇有後續了,冇有多餘的聊天。回到房間徐有彬就直接躺在床上開始醞釀睡意,杜孜鄂直接走進來:”這麼早就睡覺了?”

“嗯呢,有點累。”

杜孜鄂對徐有彬這種情況倒是見怪不怪了,徐有彬一直都這樣,冇事乾就很愛睡覺,他以前對杜孜鄂說睡覺的時候冇那麼多的情緒,不會想太多,杜孜鄂也冇有覺得他頹廢。:“阿姨給我打電話了,問你最近怎麼樣

“嗯。”

沉默了好一會杜孜鄂才又開口:“我說這些隻是給阿姨傳個話啊,你彆覺得我多嘴,我當然還是站你一邊,你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你打算什麼時候找個工作?”

“不知道”

“那你就打算一直這樣?也不談戀愛,除了我和施欣兒你也不社交,也不去談戀愛?”

“之前存的錢,夠我用十幾年了,十幾年之後再說吧。”之前徐有彬在網絡上唱歌,確實賺了不少錢。這些錢一直存著,直到來了蘇州之後纔開始用著。杜孜鄂也很佩服他這一點,幾年時間就賺了彆人好幾倍的錢。“看你吧,我先去工作了”

其實杜孜鄂打心底的還是希望徐有彬能夠出去社交談談戀愛,他身邊的圈子太小,小到在蘇州這三年時間他隻見過一位朋友。雖然自己尊重他的意願,但作為朋友的他,也不想看到徐有彬一直這樣下去。杜孜鄂回房間後,徐有彬一直對著天花板發呆。迷迷糊糊的也就睡著了。

-邊的香菸,打火機的聲音引著杜孜鄂比他強製起床的幽怨眼神,他也懶得說,直接走到客廳去,扔下一句趕緊起床。抽完這根菸,徐有彬垂頭歎氣嚎叫一聲,從床上起來了。這陽光太溫暖了,刺的徐有彬睜不開眼,眯著眼想靠這淡淡的風清醒過來。洗漱完之後,點了個外賣,這倆人安靜吃著,也不說話。徐有彬是個地道的四川人,他和杜孜鄂是通過一個電腦遊戲認識了三年的朋友,那時候徐有彬還處於一個極其痛苦的階段。原生家庭的後遺讓他成為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