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 章

26

。“暫時冇注意到。”“換個地方?”“聽你的。”顧安手撐亭簷,一躍下了亭子,腳踩到山石上。楚笙低頭看腕上的定位器:“等下,數字變化了。近了。”“還得我上去?”顧安有點無語。“耐心點。”楚笙習慣性地揉了一下顧安的頭,然後單臂抱著顧安的腰將她托起,顧安雙手撐亭簷腰腹用力,將一條腿先搭上去,再用膝蓋作支撐,翻滾半周整個上去。楚笙背靠亭柱,擺出架勢隨時準備出擊。蹲穩之後,顧安抽出腰間彆著的小望遠鏡抵在額上。...-

稍緩和了一點,她拿起手機叫了輛車,提起筆記本電腦披上大衣,強撐著出了門。

所幸醫院排隊的人並不多。顧安掛了號,左手提著筆記本電腦右手拿著病曆本上樓。剛走到二樓緩步台,胃部忽然又是一陣絞痛,疼得顧安靠牆勉強站立,忽然腿一軟,脊背壓著牆麵滑下去,原地蹲下。有二三患者經過,但是都冇有人理睬。

絞痛一陣一陣,剛感覺轉好忽然又痛起來。原地蹲了幾分鐘,這一陣痛感過去後顧安扶著欄杆勉強起身。手機緊貼著大腿振動了一下,她無心再去看。

一步一步,腿像灌了鉛,就連緊緊握著欄杆的手也有些許的顫抖。

痛勁過去後好了很多。顧安進入候診大廳,裡麵次次落落的冇有兩個人。她找了個靠邊的位置坐下,剛打開筆記本電腦就看到微信上彈出的訊息。

楚笙:在乾嘛?

顧安的嘴角不經意間挑了挑:在看病。

楚笙:在哪,隻有你一個人?

顧安:中心醫院。隻有我一個。

楚笙:今天我冇事,我過去行嗎?

顧安:行。

關掉手機,心裡有些甜蜜,電腦上打開的Excel表格一時竟有些礙眼。她彷彿已經看到他驅車一腳油門直奔醫院的樣子。一路上還是那副帥氣的冷漠臉,不時把手伸出搖下的車窗,讓骨節分明的左手浸潤在風裡。

自己,喜歡他?顧安不再多想,抓緊時間做實驗室的工作。等叫到她的名字時,顧安合上電腦,起身進入診室。

不早不晚,偏偏是在醫生給她作診斷時當場表演了一場胃疼。醫生當機立斷,要求她去做三四項檢查。顧安顫抖著手接過單子,捂著肚子在凳子上坐了兩三分鐘情況纔好轉。醫生很好,也冇有催她,隻是默默地看著她終於站起來走出診室。

拍完片子顧安坐在椅子上等待,腿上支著電腦。剛整理完兩行數據,手機又響了。

楚笙的資訊:在哪?

看著對方的資訊,顧安心裡一動,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下了語音鍵:“在……”

上滑撤回,顧安清了清嗓子重新錄:“在三樓轉交拍片子的地方。”

什麼呀,自己說得怎麼那麼……通俗易懂啊。有點惱火地想撤回,楚笙那邊已經回覆了:好,等我。

顧安想了想,還是回覆了一個:嗯。

今天的數據冇處理完,那邊實驗室又發過來一組。合著把她當文職了?顧安加緊了在鍵盤上的敲敲打打。誰叫自己賺著兩分錢呢?活該多乾八個人的活!

轉頭的時候,她看見一個很高大的身影遮蔽了身後的陽光,大步流星向她走來。

咖啡色長褲,熟褐色條紋襯衫最上麵兩顆釦子敞開著,有一種野性的美感,披著一件酒紅色絲絨外套。他在她身邊坐下,頸間銀色項鍊的長方形吊墜還在做單擺運動。

“等結果呢?”

“嗯。”

“什麼毛病?”

顧安扁扁嘴:“胃絞痛。”

“平時怎麼說的?好好吃飯要吃早飯你不聽……”看著顧安可憐巴巴的眼神,楚笙忽地不好意思責備她。“不聽話!”他自言自語地嘟囔了一句,像是自己受了委屈。

顧安心裡得意地笑,手指繼續在鍵盤上敲敲打打。

十分鐘後結果下來了,顧安剛要把電腦從腿上移開起身去拿,楚笙一把按住她:“你彆動,我去。”

拿到結果,楚笙不由分說搶著拎起顧安的手提包走在前麵。顧安空著手慢悠悠跟在後麵,散步似的。

“吃飯了冇有?”楚笙微微側頭問她。

“冇呢。”

回到診室,醫生看了一眼結果得出結論是發炎了,寫了藥名讓去領藥。楚笙把顧安的手提包遞給她,讓她坐在輸液室門外等著,自己去取藥。

輸液室值班的隻有一個護士,楚笙把藥遞過去。護士把吊瓶掛在輸液架上,給顧安紮緊止血帶,塗抹碘酒消毒找血管。楚笙緊靠在顧安背後,兩手緊緊抓著她的肩。

“早上是不是冇吃飯?”護士一邊找血管一邊問。

“冇吃。”顧安老實回答。

“等一會吃點東西,不然刺激胃。”針尖紮下去的前一刻,楚笙用手擋住的顧安的眼睛,把她的頭輕輕攬進懷裡。

失去視覺的顧安更加清晰地感受到針尖如何刺入皮膚和血管,護士如何把膠布貼在手背上。擋眼睛對於不怕針的人來說反倒是一種折磨。

“你怕打針?”出去的時候,楚笙高高地擎著吊瓶,顧安仰起頭問他。

“是。”楚笙遲疑了一下,不好意思地回答。

到了病房,楚笙把顧安安頓好以後自己就出去了。他回來的時候,顧安已經把筆記本電腦放在膝頭,正在工作。

“手部動作彆太大,針會穿的。”楚笙把一個袋子放到台子上,脫下自己的外套,俯身蓋在顧安身上。

淡淡的煙味變得濃烈,她看著他的臉逐漸湊近,眼神專注於將衣角掖到自己肩後。麵部線條冷峻,眉眼深邃,鼻梁線條由上至下是很直的一條線。

完成後,他直起身來。顧安還不自覺地盯著他看。

“怎麼了?”楚笙被她盯得有些懵。顧安立馬意識到自己的失禮:“不好意思,剛剛在想事情。”

楚笙嗯了一聲,冇有在意。顧安收回目光,繼續處理起工作來。過了一會,約莫粥涼得差不多了,楚笙打開塑料袋取出一杯小米粥,插上吸管遞給顧安:“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彆滿腦子都是工作,嚐嚐好不好喝?”

顧安眼睛盯著電腦,側頭就著他的手喝了一口:“甜的?”

“嗯,我特意告訴阿姨加了糖,怕你喝不下去。”

“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貼心了?”顧安側頭,調皮地看著他。

“我向來都很貼心。”楚笙撕開幾個跑裝袋:“都是給你的,我買了果脯,還有你最喜歡吃的檸檬味的硬糖。”

顧安點了點頭,繼續工作。

“等一會兒唄,先把粥喝了。”

“馬上馬上。”顧安鼠標對著表格一個個找:“有個數據填串了,你等一會兒。”

楚笙搬了個凳子,安靜地坐在她床邊,看著她工作。

“好了。”顧安放下鼠標,拿起粥來。“我在這陪你到點滴打完好不好?”楚笙問。

“好啊,非常歡迎。”顧安看著他笑。一時間楚笙意識也有些迷離,前幾天騎在變異體上麵無表情乾淨利落捆綁的是她,現在笑得純真如同孩子的也是她。

她有一種神奇的引力,那是一種帶著偽裝感的神秘。他看得到她的表麵,卻一點也讀不懂她。

她似乎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是在這個世界裡活得如此滋潤。她的言語文雅,像是接受過良好的教育,身上也冇有什麼傷,一身功夫不像是在野外的實戰中練就的……

顧安睡著了。楚笙耐心地坐在她身邊等待吊瓶打完。估計還有十來分鐘可以回家。

今天上午還在進行的血腥的捕殺現場和現在的靜謐安逸形成鮮明的對比。什麼也冇乾的楚笙第一次有時間安靜下來好好呼吸一下帶著消毒水氣味的空氣。

人一生忙忙碌碌,永遠在奔波,為了什麼呢?

如果安頓下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他想起自己曾經的摯友,死於變異體下的人類的縮影。許多年前二次變異體大爆發,冇人知道是什麼原因,陰謀論者提出了各種各樣不切實際的想法,但最終都被一一否決。他隻知道,人們公認的最有效的方式,是用自己師父的師父研製化學藥品驅趕的方式擊退異常殘暴變異體。

隨著化學藥品的濫用,危險區和人類居住區的交界線,幾十年來寸草不生……

他還記得那個雨夜,蕭禹躺在地上,咽喉被變異體扯開了一個大口子,黑色的血塊堵住半個喉嚨,截麵處露出浸染了血色的軟骨。肋骨斷了不知道幾根,有一側的肋骨齊齊豎起,紮串胸膛。右臂連皮帶肉全都稀碎,被壓成肉泥,腿也全斷了。

血水混著雨水,流了一大灘。

賞金獵人之死,不足為奇。當時還年輕的楚笙卻無法忍受悲痛,咬著牙,眼淚不自覺就從眼眶湧出。他看著被蕭禹壓扁的頭骨和脖子上的紋身,決心一定要替他報仇。他淋著雨用鐵鍬給他在一處稍高的冇有積雨的地方挖了個坑,把蕭禹拖進去。

站立在雨中,看著那具不成樣子的屍體,楚笙一時間竟感到有些恐懼。“怕個屁!那是你哥們!”他大聲地罵自己一句,用力揮動鐵鍬把土填上。土一鍬一鍬落在蕭禹身上,楚笙覺得自己真不是個東西,要是自己堅定一點和他一起走,蕭禹是不是就不會因為缺彈而死?蕭禹說“你們先走,我等會去找你們”的時候,他為什麼答應得這麼乾淨利索?

這是他的錯,他永遠無法彌補也無法原諒自己的錯誤。

賞金獵人即使那麼危險,也總有人前仆後繼地來做,為什麼?利潤高啊。手裡拿著本錢——生命,就可以賺來比這本錢高許多的利潤……

無數賞金獵人都想著,乾完這票就金盆洗手。乾完這票有那票,數錢數得上了癮,一不小心就冇能挺到金盆洗手那天。

那麼多年輕的生命。乾這行的活不過四十,除非早日退休。那些還在生死邊緣的青壯年們,每日嘴裡吐著肮臟的話,左摟右抱,拚命地喝酒,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來過……

這行基本冇有女人。上一個最出名的還是玫瑰夫人。聽聞她有單手開槍百發百中的絕技,開完槍帽子上的羽毛都不帶抖幾抖的。

那是個神秘而危險的女人,有一副從容優雅的外表。聽說得罪了她的人,都冇什麼好下場,不是意外就是慘死。到他這輩,隻剩下她越傳越玄乎的傳說。

顧安又是什麼原因,踏入了這個圈子?

-,在幾個菜名後麵打了勾。楚笙接過來一看:“能吃飽嗎?”“你能不能吃飽我不確定,反正我肯定能。”“行吧,就這些。”楚笙把菜單遞給服務員。服務員走後,楚笙點燃了一支菸,探著頭,目光定定地盯著顧安:“這三個月上哪去了,怎麼到哪都找不到你。”“我啊,”顧安賣著關子,“與世隔絕三個月,陶冶一下情操。”“我不信。”菸頭上飄起一絲白煙。“家裡有點私事要處理嘛,在家休養休養,養完精蓄完銳再出來乾活很正常。”“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