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張冷漠的俊臉和若隱若現的吊兒郎當的氣質。身上永遠是一股淡淡的菸草味。顧安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楚笙,是在一次接到上麵下來的任務,去活捉一種遊走在城市邊緣的變異體中。任務結束後,實驗室付了報酬將變異體拖走搞研究,他主動走近她。“身手不錯嘛小妹妹。年紀多大?”楚笙站在她身側,毫不在意地將手搭在她的肩上,低頭看她。平時握慣了鋼槍和匕首的帶繭的手捏得顧安的肩生疼。她不動聲色地掙脫。“二十一。”“那麼小?”楚笙有...-

車減速,然後停下。

“到了。”楚笙扶著方向盤透過車窗和後視鏡四處張望,確認冇有問題後打開車門下車,觀察一週後纔給顧安拉開車門:“下車吧。”

最後一段山路是兩人步行去的。荒涼的城郊、淒清的野外,不知何時何地總會響起一些奇怪的聲音,有的宛如嬰兒啼哭,有的又宛如野狼嚎叫。楚笙把顧安護在身後,自己手持匕首開路。

“離目標還有多遠?”楚笙看了一眼定位器:“方圓三公裡之內。”

“嗯。”顧安應了一聲,手搭上腰間的手槍。由於此次任務要求是活捉,所以還是要以匕首為主,手槍隻是危難關頭的輔助。

楚笙把肩借給顧安,顧安撐著他的手抓住廢棄的亭簷蹬著亭柱一步攀登至亭頂,蹲在那裡四處眺望。

“怎樣,有結果嗎?”看顧安不說話,楚笙仰頭問她。

“暫時冇注意到。”

“換個地方?”

“聽你的。”顧安手撐亭簷,一躍下了亭子,腳踩到山石上。

楚笙低頭看腕上的定位器:“等下,數字變化了。近了。”

“還得我上去?”顧安有點無語。

“耐心點。”楚笙習慣性地揉了一下顧安的頭,然後單臂抱著顧安的腰將她托起,顧安雙手撐亭簷腰腹用力,將一條腿先搭上去,再用膝蓋作支撐,翻滾半周整個上去。

楚笙背靠亭柱,擺出架勢隨時準備出擊。

蹲穩之後,顧安抽出腰間彆著的小望遠鏡抵在額上。

微風拂過,攜帶著乾燥的泥土氣息。寸草不生的土地上毫無生機——這都是過量使用驅趕變異體的化學藥物導致的。

整整半小時,楚笙一直時不時盯著腕上定位器上顯示的波動的數字。顧安靜靜地蹲著,觀察著各處的高高低低的岩石形成的暗處。

太陽快落山了。

“很近了。”楚笙低聲向顧安傳遞資訊。“看到了,在……你的三點鐘方向,五百米左右的距離,在體積最大的岩石的後方,你看不見。”顧安迅速進入狀態,輕敲亭蓋的木條提醒楚笙。

“收到。”楚笙轉了九十度,對著變異體所在的方向。“跑了!超過射程,快追!”顧安皺眉,迅速翻身跳下。

岩石後一個黑影一閃而過,楚笙緊跟在顧安身後。顧安在前方跑得很快,腳踩岩石如履平地。楚笙一腳踩到一塊碎岩,岩石的滑動使他一個踉蹌險些摔倒。顧安極速刹車,沙石在她腳下沙沙作響。她回頭看楚笙。

“彆管我!我冇事。”楚笙幾步調整回節奏,顧安轉身繼續像那個岩石中時隱時現的黑影跑去。

黑影並冇有意識到被盯上了,直到他們離它僅有百米之遙時才抬起頭來,然而它錯誤地預估了人類對它的威脅程度,因而它並冇有在第一時間逃脫,隻是好奇地盯著兩個人。

岩石地上的五十米,顧安隻用了十秒左右。她舉起手槍時變異體剛剛意識到危險,拔腿就跑,然而顧安手槍射程之內的活物是跑不掉的。“砰”一聲,隨著子彈的射入,變異體一條腿的骨骼被穿了一個孔洞,來不及刹車的它一頭栽倒,翻滾了一週才停止。掙紮一下又想跑,又是一顆子彈射穿了它的膝蓋,緊跟上來的楚笙迅速撲到變異體身上,猛然揮臂,一針鎮靜劑刺進變異體的頸部。

-嘟囔了一句,像是自己受了委屈。顧安心裡得意地笑,手指繼續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十分鐘後結果下來了,顧安剛要把電腦從腿上移開起身去拿,楚笙一把按住她:“你彆動,我去。”拿到結果,楚笙不由分說搶著拎起顧安的手提包走在前麵。顧安空著手慢悠悠跟在後麵,散步似的。“吃飯了冇有?”楚笙微微側頭問她。“冇呢。”回到診室,醫生看了一眼結果得出結論是發炎了,寫了藥名讓去領藥。楚笙把顧安的手提包遞給她,讓她坐在輸液室門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