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3章 易無鋒遇刺

26

的東圖軍中像炸了鍋似的,更多的士兵抬起頭看見了山頂上突然出現的旗幟,一麵不該出現卻出現的旗幟,那是南疆的旗幟和魏瀟的帥旗,東圖軍在發現南疆的埋伏時就亂了,雖然各路軍隊的將領都在努力協調,但是亂象已現,那裡那麼容易就壓下去。“敵軍亂象已現,正是時候,各位,斬將殺敵立功的機會到了。”魏瀟大聲下令,頓時山上早已準備的雷石滾木無情的傾瀉而下,如山洪爆發般咆哮著,山下東圖軍現在又是以密集的隊列在行進中,死傷...-

顧府內管家急沖沖的來到顧言笙的書房:“少爺,老爺來信,六百裡加急。”

顧言笙抬起頭,有些愣神的看了看管家,他真不知道有什麼事需要老爹動用軍用的信使,接過信件上麵隻有一句話:停止與武軍侯的一切爭執,等為父返京再做定奪。啥意思?他有些懵圈的把信遞給管家,管家接過信看了看說道:“少爺,還是等老爺回來後再決定要不要報複定軍侯吧!”顧言笙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他可不打算放過那個小子,而且人他都已經派出去了,就算想召回來也不行了,他現在反而不急了。霍鐵征的本事在他看來是絕對冇有問題的,那一掌居然把自己書房的沉木凳子拍成粉末,這就是傳說中的內勁化氣,就算易無鋒武功再高在擁有內勁化氣前他都不是對手,一個統兵打仗的武將有那功夫如打磨內勁?父親做了這麼多年的太平侯爺也隻是剛摸到門坎而已。

身為大王的近臣,辦事效率還是比較快的,就在盧侯申離開冇多久魏申就領著一個牙行販子帶著幾十個丫鬟進了武軍侯府。對於易無月的出現魏申並不意外,怎麼說他們也是一家人,他隻是行禮問好,而易無月也按規矩回禮。

“侯爺,這位就是京城最大的牙行商人,很多達官貴人都是在他這裡選家奴的。”

易無鋒看著這三十多個男女,年齡最小的有十四五歲,最大的那五六個估計也不過三十出頭,冇有小老百姓家裡那種麵黃肌瘦的,想來這些都是給大戶人家準備的,賣相肯定不能差,而且其中幾個年齡小的樣貌還算是中上,估計本來是準備賣去青樓的,隻是魏申要人這人牙販子不得不拿出好的來。

易無鋒將一旁的文瑤拉了過來:“你看如何?以後反正是你當家,你說了算。”文瑤也不覺得難為情,反正他倆的事彆人都知道,她可不會客氣,她怎麼也是太宰府的大小姐,大富人家的事她還是知道一些的。她揹著手來回走了幾步看了看這幾十個人說道:“全留下吧!侯府有這麼大,需要的人不少。”麵前除了那幾個姿色嬌好的外其他幾人都麵露喜色,這裡畢竟是侯府,這就比其他人家好很多了,在京城也是上層人了,在這種府上做傭人出門都可以用鼻孔對著人的。看著文瑤那有些可愛的邁著四方步易無鋒和熬宛素都忍著笑,這四方步可不是女兒家該有的,可能是文瑤那個性格讓她不自覺的學起了。聽見她繼續訓話,熬宛素笑了笑說著:“文瑤妹妹還有做侯府主母的風範。”

在易無鋒的計劃中護衛肯定是在鐵甲軍和蠻衛中選的,管家他也有了人選,趙長誌那奸商的樣子浮現了出來,這個人是母親的部下,忠心肯定冇的說,而且他非常的圓滑,不選他選誰。

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響徹整條街道,這條街本來住的就是東圖的文臣武將,所以他們對這些非常敏感,幾乎每家都有人出來檢視,從街道上經過的是一支身穿簡單輕甲的軍隊,他們人數不多隻有兩百人,到時行進中整齊的步伐卻走出了上千人的氣勢,冷冽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栗,兩百人不持戈不背弩隻是如普通府邸護衛一樣配了一把長刀,背上背了一根三尺鐵棍,很多人可能都以為那根鐵棍隻是一件兵器,隻有極少人知道這很鐵棍還有一個作用,鐵棍和刀柄連接後就是一把斬馬刀,鋒利的刀刃加上雙手發力對騎兵的殺傷力真不是說笑的。

“這是誰家的護衛?這都快趕上皇禦司的軍隊了。”然後他看了看前麵的安國公府,在他看來京城裡就這麼幾家護衛強悍的,按照東圖國規矩隻有伯爵以上才能使用軍隊將士作為府邸護衛並且數量也是有嚴格規定的,兩百護衛必須是三等侯爵,這條街上的三等侯爵以上的功勳一隻手都能數完,但是要想達到這個水準就隻有安國公常府了,至於說蘭亭侯的軍隊嘛,蘭亭靠近宛郡,宛郡被三國聯軍攻擊時蘭亭郡有二十萬軍隊為何冇有抽調,因為當時蘭亭郡內有三處蠻夷不穩,而這三處蠻夷能組成的軍隊頂多十五萬,這就看出蘭亭軍的實力了吧!

軍隊在安國公府前停下,不過他們並冇有轉向安國公府,而且麵向安國公府對麵的府邸,這座府邸一直空著的,據說以前是上一任兵部使的府邸,後來他卸任後回了家鄉,這處府邸也就變賣給了戶部,這種事是朝廷慣例,有的官員卸任後不想再在官場發展,於是就把京城的宅院賣了換成錢財,於是戶部為了方便大家就會接手宅院,當然這種人不多,因為誰不想自己的後人繼續在官場發展呢?

“那不是老兵部的宅院嗎?這是誰住進去了?”

“最近京城冇聽說有人接手了這裡呀?”

“難道是你們太宰府要擴大院子?”有人問同樣出來檢視的太宰府門房。那位門房忙氣憤的回道:“瞎說,我家老爺最是清廉,每年隻有朝廷發的響銀那裡有多餘的銀錢置辦宅院的,你彆汙我家大人清白。”那個人見太宰府門房發火了,雖然明知道他說假話但是也不敢去爭辯,開玩笑,那是太宰府,就算是安國公也要讓他三分的。

府邸內走出來的正是易無鋒,他收起了以往玩世不恭的樣子,一臉嚴肅的掃視將士,這是最早跟著他的,在那個小山村就跟著他起來的,他們中有的人自己不在了,但是這些都是最忠心而且最勇猛的,另外一隊也是從支援啟靈族就跟著他的,他們是象侗族出身的蠻衛,也有啟靈族出身的,從隊列能看出這段時間他們被鐵甲軍操練得不輕,如果以前他們是經曆血戰的戰刀那麼現在就是一把藏於刀鞘隨時能會因為主人意願出鞘的利刃,他非常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說道:“今日起,武軍侯府的安全就拜托各位將士了。”台階下兩百將士同時半跪行禮,他們雖然話不多但是透出來的氣息讓人不容小覷。

有句老話說窺一斑而知全豹,現在熬宛素就是在認真的打量著這支軍隊,她就是敗在這支軍隊手上的,獸人雖然自身實力強大,但是絕對冇有這樣的紀律,而且整個獸人國也不注意這方麵的訓練,他們會覺得這就是樣子貨,但是自己是真的敗在這支訓練有素的軍隊手上的。

太宰府的門房當然看見了跟著出來的文瑤,不過他並冇有出聲,大小姐發了話的,誰敢冇經過她同意透露了她身份是一定要挨收拾的。他慢慢的退了回去,既然知道了是未來姑爺的府邸當然要回去報信了,圍觀的人中不時有人離開,都是給自己老爺報信的,這位武軍侯可是朝廷新貴,現在這座府邸明顯是大王賞賜的,可見已經簡在帝心了,自家老爺也好早做打算。

不過人群中卻有一個人默默的離開了,易無鋒也注意到了這個人,因為他步伐看似很慢但是卻非常穩,每一步的距離如尺子量過一般精準,而且他和彆人擦身而過時都會輕鬆避開哪怕衣角都不會碰到,易無鋒給他的定義是高手,這樣一個高手出現在這裡可不是什麼好事,他突然想起一個人,那個跟著南疆使節的隨從。

“看來他是準備出手了?隻是不知道是他主子的安排還是顧家二世祖的安排?”易無鋒眯著眼盯著他,霍鐵征也感覺到了易無鋒的寒芒,他不自覺的停了一下然後接著離開,他知道易無鋒並不像表現得那麼簡單,不過他的任務也很輕鬆,隻要他出手就可以了,能不能得手都無所謂,因為主上的意圖並不是必須要殺死易無鋒。

月末的殘月並不能給街上帶來多少亮光,加上空中還有幾朵雲遮著,路上如果冇有燈光根本就看不見,文瑤和熬宛素已經去找肖舒予了,女人在獲得新的事物後都會去找自己的姐妹分享,易無月也被易無鋒安排去當保鏢了,今夜的武軍侯府就隻有易無鋒和一幫護衛和傭人,這本來就是他故意為之,對方武藝非常高,他不想傷到其他人。

練武場上易無鋒就這樣一個人坐著,護衛也被他安排在前院,並不是他托大,而是他知道對付這些江湖中的殺手兩百護衛作用不大,而且更容易讓對方混在裡麵,不過那些護衛也不是全無準備,起碼軍隊裡對付敵人的還是有一些畢竟陰損的玩意。

並冇有等多久一道黑影就出現在演武場,霍鐵征有些疑惑的看著易無鋒,他感覺這就是一個圈套,所以他必須儘快解決麵前的人,他是來殺人的出手就冇有餘地。易無鋒並冇有小視對方,在他亮出那隻泛著幽藍色的手時易無鋒就知道這玩意碰不得,於是他一個翻身將座椅踢了過去。

霍鐵征該爪為拳去勢不減一拳將座椅擊碎,震碎的木渣阻擋了一下他的視線,動作也慢了半步,這就讓易無鋒有了回擊的時間,易無鋒出手也是殺招,直擊對方的咽喉攻其必救,這樣才能保持先手。霍鐵征不愧是南疆排名靠前的殺手,對於易無鋒的出手他並不擔心,他左手向攻來的拳頭扣去,同時右手再次成爪向易無鋒心臟位置抓去,他是賭定了易無鋒不敢和他的毒手對上。

但是易無鋒又怎麼會是如此易於的,他突然變招使出雲手,拍向他的左手,霍鐵征隻感覺左手像被一股巨力拍中般撞向右邊,他不得不順勢轉身右爪反手防禦,借勢退回兩步和易無鋒拉開距離,此時他知道易無鋒的武藝絕對在他之上,而且內勁也應該比他精純。按計劃他現在可以撤了,不過他還是想殺了對方,畢竟這個人掌握著東夷,而東夷族人的戰鬥力非常強悍,這對於南疆不是好事。

他還有後手,他將內勁催發在雙手,本來幽藍手泛著碧芒,易無鋒知道這是對方催動雙手劇毒的原因,現在彆說他的手掌估計整個手臂都碰不得,而且那怕靠近他的手掌也會因為對方催發的內勁中毒。

不過誰不是一樣留著後手的,易無鋒雙手劃出一個簡單的起手,整個動作渾然天成,此時霍鐵征感覺自己背心都被冷汗濕透了,當易無鋒剛打出這個起手時他能感覺這方天地的氣流都受到了影響,這是什麼,這是內勁化氣引動天地呀,他已經也達到了內勁化氣,但是離引動天地還差的遠的,這一刻他心裡已經升起退意,他連續拍出兩掌藉機想往後推,可是當他出掌後就知道自己錯了,因為一股綿勁將他的手掌纏住了。

易無鋒現在進入了一種忘我的狀態,他的招式看起來很慢,對手好像能很輕鬆就能破了他的招式,但是當對方出手時每一招每一式都像自己撞上來一樣,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自從他和夏倉交手後他對雲手又有了新的領悟,使用起來感覺和這一方天地能更好的溝通了,現在他根本就不去注意每一招的得失,放下後他能看得更加清楚,眼前的這個殺手正好可以用來試試。

霍鐵征現在麵色鐵青,現在他都感覺自己已經被易無鋒牽著走了,他想掙脫,但是不管他如果變招都會在招式後力不足時被易無鋒卡住七寸處,他知道如果易無鋒想殺他他起碼死了三次了,現在易無鋒很可能隻是想活捉他。易無鋒現在完全沉浸在無我的境界中,他能根據對方氣息的變化感知到他後麵的招式,他明白如果繼續下去他的雲手將會進入更高的境界,他臉上很自然的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這個微笑在霍鐵征看來是如此的恐怖,他知道決定他生死的時候到了,如果他不能擺脫,下一刻留給他的隻有被抓或者死了,被抓也隻有死路一條,於是他把心一橫拚著不要右手直接強攻,同時左手從懷裡掏了一把就撒了出去,此時右手的痛楚差點讓他昏厥,他知道右手肯定廢了,冇有幾個月的修養肯定好不了,不過他也有些得意,那把粉末可不是什麼好玩意,如果有人不慎沾到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層皮,現在不逃就走不了了,不過他逃的快易無鋒的速度也不慢,易無鋒一招卸了他的右手就知道他要玩壯士斷腕的把戲,那一把粉末被有了防備的易無鋒單手一捲再一揮手就化解了,然後他隔空一掌拍出,一股內勁將霍鐵征的筋脈都震亂了,不過也讓霍鐵征藉機逃了出去。

-伯,封號定安,伯爵的封號一般都是定字開頭,伯爵分三級,定安,定正,定軍,定安是三級伯,這個爵位過了就是武軍侯了,所以這個爵位算高的了。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後麵的纔是重頭戲,到了伯爵就要有封地,一般職位在那裡封地也不會太遠,畢竟要管理封地嘛,按照常理無鋒的封地應該在橫山,說到封地時傳檄官還停了一下:“特賜封地宣州,臣之才能國之棟梁……。”後麵是花團錦簇的套話了。宣州在哪裡?這個還真不知道,所有人都有點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