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冇半點修煉的樣子。”……等將東西都背上了山,兩人如釋重負,但不過休息片刻,齊斐便被喚至仙君跟前,等進入宮殿後齊斐跪至仙君麵前行禮。“師尊”麵前的男人抬手示意,齊斐起身站直了身體,男人神色冷清,端坐在案前,隻是坐在那裡就令人心生膽怯,齊斐感到身上起了冷汗。……天氣入秋,本應由齊斐大哥運送的茶葉因為感染風寒而空缺了人,在家裡待久了的齊斐就順道應下了這份差事。未曾出過遠門的齊斐很是興奮,對著他爹再三保證...-

上山的路上齊斐愈發感到不安,這不是他第一次來了,但再次踏上這條路還是感覺不太真實,和夢一樣。

“好了,走快些吧,師傅還在等著我們呢”麵前的翩翩白衣少年是他的師兄,也是此次出行引領他的引行人。

齊斐原像人間一個在普通不過的少年一般,成長然後繼承家裡的產業,齊斐家中從商,算是富庶一方的商賈人家,齊小少爺在一次護送茶葉輸送的路上經過了清月莊。

原是打算歇息一晚後接著趕路,誰承想起夜的時候撞見了仙君做法,說什麼資質上成被邀請著收做仙君的徒弟,說是邀請,其實待齊斐將茶葉護送歸返的時候被綁上了山。

就在齊斐以家中父老等著孝順為由婉拒好意時,齊家家主快馬加鞭的一封信徹底斷了齊斐拒絕的可能,連帶著行李也一行給捎送過來了。

...想來真是遂了父親的心願,家中出了個仙君,真是光耀門楣了,原本還有一種方法,參與科考做官,但是以齊斐的德行,看的出是遊手好閒,胸無大誌的浪蕩公子。

於是就這樣告彆了快活生活,拜師修行了。

趕了幾天的路,齊斐實在走不動了,找了塊石頭就坐下了

“宋冉師兄,我們歇一會兒吧,我已經走不動路了。”

白衣少年折了回來,用玉扇在齊斐頭上敲了一下,似無奈的道:

“路上已經休息許多次了,你可真是金貴啊,等到以後還有更艱難的任務呢......算了,反正一會都要麵對師尊了,就讓你歇會兒吧。”

宋冉挨著齊斐坐下了,齊斐將頭靠在宋冉肩上,欲哭無淚道:

“宋兄啊,能不見師尊他老人家嘛,在他老人家旁邊待久了我就要成石頭了,總是讓我端坐著...

你說,這次讓我們取這物件,是要教我真本事了嗎?”

“應當是快了,不過你這個樣子,可是冇半點修煉的樣子。”

……

等將東西都背上了山,兩人如釋重負,但不過休息片刻,齊斐便被喚至仙君跟前,等進入宮殿後齊斐跪至仙君麵前行禮。

“師尊”

麵前的男人抬手示意,齊斐起身站直了身體,男人神色冷清,端坐在案前,隻是坐在那裡就令人心生膽怯,齊斐感到身上起了冷汗。

……

天氣入秋,本應由齊斐大哥運送的茶葉因為感染風寒而空缺了人,在家裡待久了的齊斐就順道應下了這份差事。

未曾出過遠門的齊斐很是興奮,對著他爹再三保證一定會將貨物安全送達,齊家家主對著齊斐的保證很是擔憂,於是一路上配了許多護衛,一行人浩浩蕩蕩,很是壯觀。

一路上齊斐都坐在馬車裡麵,車內空間很大,齊斐和自己博弈,車內有精緻的點心還有舒適的軟榻。

出發後的三日,齊斐看著外麵的景色還算津津有味,又過了十日,路上除了景色不錯,當真是尋處人家也難了,終於離開了次第城,但這通往台陵的上真是人煙稀少的可憐。

好不容易來到處有水的地方,傭人敲了敲窗道“少爺,此處有水源,需要休息一下嗎。”

自己一直待在馬車中,倒是不覺疲憊,齊斐挑起窗簾看了一眼,

“那就在此處稍作整頓一下。”

齊斐跳下馬車,活動了下肩膀,沿著這山間泉水走著,倒真是在樹林之中窺見了一個山莊,齊斐便叫隨從們運起貨物進莊休息。

一塊巨石上赫然刻著清月莊三個字,此外也無人看守,簡單拜訪之後,莊主人似是習以為常,安排了房間給他們,囑咐了一些事後便不再過問。

此處雖比不過次第繁華,但勝在坐落山林,難得珍貴,齊斐便挨著逛便了每個商鋪,這交通不便的清月莊裡倒是有這許多寶貝,看來是有不少商隊在這裡停留過。

齊斐從酒樓出來時,已是天黑,便趕回住所歇息,興是飲了太多酒的緣故,齊斐從睡夢中驚醒,起來去尋個方便。

月光皎潔,本該寂靜的長廊散出了隱隱光亮,齊斐回來的時候這光亮更加明顯,齊斐輕手輕腳走上前去檢視那處怪異的房間,便是窺見了四五個人神情嚴肅的圍著一個匣子擺出各種姿勢,而這光亮就是從匣子發出來的。

這幾個人雖然古怪但都生的極為好看,齊斐正看的投入,身子卻突然飄進了屋內,想要掙紮卻動彈不得,嘴巴也發不出聲音,齊斐感到驚慌失措,隻聽那人道:

“師尊,這人該如何處置?”

一位少年說到,而他對著的人看著齊斐,停了會,齊斐感覺到自己被放了下來,但嘴巴仍是說不出話來,他盯著眼前俊美的男人,卻聽他道:

“生知安行,帶回山上吧。”

等那少年應下後,齊斐便睡了過去。

待到第二天,從床上醒來的齊斐不記得昨晚是夢又或是真的發生了的,但自己昨晚明明在彆出,現下卻又在房間中醒來。應當是做了個夢,或許是話本看多了吧。

告彆了莊主後,齊斐一行人接著趕路,又過了半月,到了台陵。

因為地勢平坦,又近水的緣故,台陵交通便利,比著次第還要富庶,因此大多商人選擇來此處行商,齊家也不例外,等將貨物運到自家商鋪的時候,那夢中的少年卻突然出現在了商鋪,說是他們師尊要收齊斐為徒弟,齊斐本想著拒絕的,可是他父親大人的家書少年遞了過來:

機不可失,全是應了為父的心願了,去就是了,彆再回來了。

……

少年又指了指他身後,大包小包,幾件常服,一些齊斐的收藏,甚至是齊斐養的小花,一株從地裡挖出來的油菜花也給打包過來了。

齊斐感到生無可戀,養了十四年的兒子,說送就送出去了……

“那我們準備上路吧,我叫宋冉,以後就是你的師兄了”

說罷帶著楞在原地的齊斐又坐上了馬車。

“你父親說路途耽擱時間,便派車送我們一程了”

……

-故,齊斐從睡夢中驚醒,起來去尋個方便。月光皎潔,本該寂靜的長廊散出了隱隱光亮,齊斐回來的時候這光亮更加明顯,齊斐輕手輕腳走上前去檢視那處怪異的房間,便是窺見了四五個人神情嚴肅的圍著一個匣子擺出各種姿勢,而這光亮就是從匣子發出來的。這幾個人雖然古怪但都生的極為好看,齊斐正看的投入,身子卻突然飄進了屋內,想要掙紮卻動彈不得,嘴巴也發不出聲音,齊斐感到驚慌失措,隻聽那人道:“師尊,這人該如何處置?”一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