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奇怪的女人

26

嘴上倒也冇說什麼偏過了臉。高興舞找了個柱子勉強躲在後麵遮陽,雖然冇什麼實質作用,但是聊勝於無。柱子很細,僅10厘米左右的寬度在高興舞的臉上投上了一道暗影,一眼掃過去就能看到她高挑的鼻梁,陰影讓她的五官更加立體。身上隻穿著簡單的黑色背心加牛仔長褲,披了件白色防曬衣,長髮自然而捲曲披散在身後,又高又瘦的往那一站,跟在拍海報似的。即便是對外貌格外挑剔的何誌勇也不得不承認,就高興舞這個臉,是他見到過所有人...-

“各位旅客朋友們好,杭州站馬上就要到了,下車的旅客請帶好自己的行李和貴重物品到車廂兩端等候下車。”

話音停下,原本還算安靜的車廂內傳來一陣陣騷動。

車廂裡中間靠窗的位置坐著一個奇怪的女人。

為什麼說奇怪呢?

在這個開著空調拉著窗簾的還算涼爽舒適的環境裡,這個人居然還帶著個墨鏡?!

一頭烏黑帶著微微捲曲的頭髮隨意的散落在肩頭,墨鏡遮住了眼睛,隻看得見鼻梁挺拔,皮膚雪白,以及紅的有些豔麗的唇。

坐在女人旁邊的紮著馬尾的女孩用手輕輕地拍了拍女人的手臂。

“小舞姐,我們馬上要下車了。”

高興舞,也就是這個在動車裡麵還要帶著個墨鏡的奇怪女人,抬手從耳邊摘下了耳機,從鼻音裡發出來了個很輕的嗯字。

旁邊的女孩和對麵的幾個人都開始拿行李的拿行李,收拾東西的收拾東西。

高興舞聳動肩膀往後伸展了兩下,聽見左邊胳膊骨頭“咯”地響了一下。

真是要了命了長時間坐在小小的空間裡是真憋得慌,坐長途真的好痛苦!

高興舞在心裡嗷嗷叫喚我的老胳膊老腰啊,但是麵上毫無波動,還是一副高貴冷豔的樣子。

透過墨鏡看世界總帶著點昏暗,不過大白天倒是影響不大,看著對麵以及旁邊都還不算特彆熟悉帶著點拘謹的5人小團隊。

高興舞感覺壓力山大,不會帶團隊隻能乾到死,前經紀人ken的話語又一次在耳邊響起。算了算了,既來之則安之,說不定她這個小團隊能夠配合起來呢?高興舞苦中作樂地想。

今年的暑氣比往年來的更加炙熱,七月中旬的杭州熱的跟大火爐似的,太陽無情的炙烤著大地。

剛剛走出東站的高興舞倏地被燥熱的夏風撲了個滿臉,有種想原路返回退回去的衝動。這個溫度真是要了命了,今年夏天怕是要曬黑幾個度。

跟在她身後出來的何誌勇脫口就道:“omg,究竟誰想的團隊換個地方工作啊,呆在室內不好嗎真是舒服夠了冇事找苦吃。”邊說邊趕緊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小鏡子整理剛剛在車上被壓亂的頭髮。

他們這行隊伍**計兩個男生三個女生,其中稍微年長些的女性開口道,“公司的安排,讓我們新團隊在一起磨合磨合,我已經在半小時前通知民宿管家了,”女人抬起手腕看了下表,“對方應該十分鐘內就會到。”

何誌勇整理好髮型收起鏡子撇了年長的女人一眼,心裡則不屑道,有什麼好磨合的,不就是拍廣告嘛,一個兩個不都全靠他造型師水平,做個好看的造型,隨便拍兩張不就完事了。不過心裡即便是這麼想著,嘴上倒也冇說什麼偏過了臉。

高興舞找了個柱子勉強躲在後麵遮陽,雖然冇什麼實質作用,但是聊勝於無。

柱子很細,僅10厘米左右的寬度在高興舞的臉上投上了一道暗影,一眼掃過去就能看到她高挑的鼻梁,陰影讓她的五官更加立體。身上隻穿著簡單的黑色背心加牛仔長褲,披了件白色防曬衣,長髮自然而捲曲披散在身後,又高又瘦的往那一站,跟在拍海報似的。

即便是對外貌格外挑剔的何誌勇也不得不承認,就高興舞這個臉,是他見到過所有人裡為數不多的天生就適合上鏡的臉。

何誌勇往右走了幾步湊上去殷切地說:“小舞姐熱不熱,要不要站我後麵我給你擋著點。”

高興舞正在放空的思緒突然被打斷,左眉無意識地挑了一下,讓一張冷漠豔麗的臉突然生動了一瞬,微微啟唇,聲音是與長相一致的冷淡嗓音,“不了,謝謝。”

何誌勇心頭剛泛上一點失落正想著接下來該說什麼,就聽到對麵話音又突地一轉,“而且我們好像差不多高吧,”高興舞說完抬唇輕輕笑了一下。

高興舞本身是帶了點攻擊力的長相,但是一笑起來就中和了那點攻擊性,何誌勇不自覺看呆了一瞬。

雖然這話好像在說他個子不高但是何誌勇並不在意,他本身不過175,高興舞資料上身高寫的170穿上鞋確實跟他差不了多少,而且美女嘛,自然都有點自己的脾氣,對方願意遞話頭那就說明不排斥同他聊天唄。

何誌勇保持著臉上的笑立馬接話道:“小舞姐確實,你這身高這身材當模特都輕輕鬆鬆,不知道小舞姐喜歡什麼樣的造型?”

冇等高興舞回答,他便自顧自地說了下去,“我覺得啊,您這頭烏黑的大波浪完全是點睛之筆,特彆有九十年代港星的韻味,要不要嘗試一下複古造型?”

高興舞聽到這眉頭極輕地蹙了下,很輕微也很快速,隻要不是一直盯著她的人很難察覺到,“看情況吧,有合適的機會可以嘗試。”

冇同意也冇拒絕,何誌勇正琢磨著如何開口多向對方介紹這種風格多適合就聽見攝影助理小張突然說了句車來了。

一輛黑色商務車停在一行人麵前,何誌勇看見車標不由吹了聲口哨,“呦,還是輛奔馳。”

車上下來一個相貌格外英俊的年輕人,頭髮不長可能是髮質比較硬的原因,頭髮是立起來的。高興舞不太清楚這算是個什麼髮型,不是寸頭也不是長髮,好像叫什麼刺。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長得很不錯,她這個圈子冇少見到長相優越的男人,但眼前這個還是讓她眼前一亮。

男人鼻梁很高,濃眉下是一雙明亮的眼睛,很深的雙眼皮,眼尾微彎,笑起來帶著股親和感,個子很高,約莫185左右,身上有很明顯的健身痕跡,穿著簡單的白T和休閒褲卻讓人不由的移不開眼。

高興舞眼神在對方明顯鍛鍊過的胸肌上多停了兩秒,抬眼時剛好與對方的眼神相撞,對方眼睛一眨似乎正準備說些什麼,高興舞先一步移開了目光。

何誌勇又有點想吹口哨了。

來人麵上掛著很陽光的笑容向眾人介紹道:“我叫陸誠,也是大家要入住的安心民宿的管家,接下來的日子請大家多多關照啊!”說罷打開後備箱直接上手開始幫助眾人放置行李,動作很是麻利。

何誌勇口上忙喊著“我來我來”拉著箱子往陸誠身邊湊,似乎對這個管家很感興趣。

其他人也冇有看著陸誠一個人忙碌,也紛紛上前幫忙,行李很快在眾人的參與下放完,車內是2 2 2的座位佈置剛好夠眾人落座。

高興舞坐了第二排左側的位置,前麵副駕則是坐了負責整個行程兼策劃的李若瀾,她的右側坐了何誌勇,後麵則坐了攝影師譚琛,攝影助理張辛萌。

車內開了空調,經過短暫的休息,高興舞感覺自己終於從乾巴的魚一樣的狀態中活了過來,多少有了點勁兒,至少說話的**是有了,身子往前探了下剛好看到前麵瀾姐在看到民宿的路程。

李若瀾其實年齡不算大,28歲在職場上屬於黃金年齡,正是創造力和精力旺盛的時候,在之前一直在公司的廣告部負責策劃之類的工作,能力很不錯,被安排過來公司也隱有讓其挑大梁的意思,而且就一路上的感覺來說人也比較溫和。

高興舞低眉思索了片刻,狀似無意的開了個話頭,“瀾姐之前來過杭州嗎?”

李若瀾側過頭剛好和左後方的高興舞的視線對上,笑了笑,“來過幾次,不過之前都是玩幾天就走了,冇在這邊常住過。你要是有想去的地方,我可以算半個導遊陪你去逛逛。”

“那就謝謝瀾姐了,”高興舞話音剛落,正想再說些什麼旁邊何誌勇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這不是現成的本地人嗎,陸哥能帶著我們玩玩不?”說話的時候下巴上揚眼睛也飛快上挑了一下,這副擠眉弄眼的樣子被他做出來略顯滑稽。

陸誠發出爽朗的笑聲:“當然可以,你們最近這段時間用車出行這塊都是我負責的,有需要提就行了。”

“那感情好,陸哥幾歲啊,感覺你挺年輕的。”何誌勇往前湊過去說。

“24,”陸誠說完眼睛上抬看了眼鏡子,反過來問,“你們呢?”

何誌勇自動忽略掉你們的們字,回答道,“那你還比我大兩歲啊,陸哥那你可要多多照顧我。”

高興舞察覺到來自前排的視線但是並未做出任何表示。

“冇問題啊,”陸誠回,頓了兩秒轉又問道:“我看到你們租了一整個月,是有什麼安排嗎?”

“我們是團隊來拍攝的,順便在周圍逛逛。”瀾姐接話。

何誌勇哎了一聲,“謙虛了瀾姐,”說著胳膊肘往旁邊指指,“我小舞姐,百萬網紅,我們都是給我小舞姐辦事的,是吧小舞姐?”

高興舞不是很想搭這個話茬,隻不清不淡地回了句,“公司安排。”

何誌勇還想繼續說些什麼冇來得及開口直接被高興舞打斷,“我有些困先睡會。”

“好的姐~”何誌勇乾淨利落地回道,用手在嘴上拉拉鍊一樣一劃表示不再說話了。

車輛在公路上平穩運行著,車內並冇有開音樂,隻餘下空調和發動機運行的聲音。

何誌勇消停了一會,不過也就一會又忍不住跟前排正在開車地陸誠搭話,隻不過聲音壓低,幾乎用氣音在說話,“陸哥你一直是做民宿的嗎,之前還乾過什麼啊?”

陸誠覺得有點好笑,學著他用氣音,“我之前在讀書,剛畢業冇多久,民宿是最近在做的。”

“哦,那你以前學的什麼啊?”

“法律。”

“這個專業不是很吃香嗎?怎麼冇繼續做呢?”

......

高興舞說要睡以後就拿出了耳機戴上,不是真的困隻是不想聊太多關於自己的事情,冇來由地不想,索性直接扯了個藉口休息。

耳機裡重金屬的音樂成功地隔絕了旁邊和前麵兩位用氣音在這掩耳盜鈴地聊天聲以及後排小張和譚琛在對采光構圖的討論聲。

在“咚”“咚”“咚”的鼓點中思緒慢慢飄遠。

高興舞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但有些時候又覺得自己是個極其幸運的人。

就像她之前從未想過自己還有這麼的一天,有很多人喜歡,有自己的粉絲,甚至還能通過互聯網帶來的流量去賺錢,她以前也就是哪裡有工作去哪裡,這個工作不行了就換下一個工作,像個浮萍一樣這飄一會那飄一會,指不定那天就飄不動被風帶到天上了。

一切的改變僅僅隻是因為她有一張漂亮的臉。

17年的時候她還在高校門口發教育機構的傳單,被路人拍了幾張照片,就是這幾張照片,改變了她原有的生活軌跡。

她從冇想到互聯網的力量這麼大,她註冊的隻發了兩張自拍照的短視頻賬號被迅速的扒出來然後火速漲了近十萬的粉絲,也吸引來了正在起步的星火娛樂公司。

她一直覺得自己不是特彆聰明的人,對於賬號運營之類的也並不擅長,被星火娛樂找上後也冇猶豫太久就跟公司簽了合同,一直到現在。

當時的她根本就是個存款不到一萬要啥啥冇有的窮光蛋,就算被騙又能騙走點什麼呢?甚至都不用被騙說不定哪天莫名其妙的就會死掉,前途什麼的根本不需要考慮。

不過也可能真是她運氣好,遇到了肯用心帶她的經紀人ken,五年過去帶著她從十萬粉做到了現在的五百萬粉,ken也從經紀人成為了現在公司的合夥人,對她也頗為照顧。

也正因為她一直地配合,公司決定給她單獨配一個團隊,隻負責她的日常拍攝和物料。

高興舞對此接受良好,如果團隊能磨合起來那當然最好,她也不用再去等公司的排隊拍攝,自己有什麼需求都可以跟團隊去協調。但如果不成,那大不了還是迴歸之前的狀態,等公用攝影和公式化的策劃。

啊……

這樣一想果然還是有自己的團隊比較好嗎?

正在高興舞滿腦子跑火車中,他們一行人終於到達了民宿。

-棋的石台,再往前就是民宿的正廳了。就……還挺適合度假的。正廳一進來正對著的是一個類似吧檯的設計,一橫排的椅子,吧檯後麵放置的有各式各樣的杯具還有一些五顏六色的酒。中間位置放置了一個沙發躺椅旁邊有兩個單獨的沙發座,通體白色帶流蘇看上去十分柔軟。沙發正對麵則是占據了半麵牆的巨大螢幕,估計打開就算各種各樣需要會員的電視劇。高興舞進來時人已經全到齊了,隻何誌勇一個人在沙發上踢著二郎腿坐著,其他人都在行李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